修法永保農地工廠  學生看不下去:拜託立委,讓我還有像樣的家可回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修法永保農地工廠  學生看不下去:拜託立委,讓我還有像樣的家可回

《工廠管理輔導法》27日將三讀  「無期限」條款遭嗆

2019年06月26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政府都沒在管嗎?」「政府就是在帶頭違法、守法的工廠業者都是潘仔!」來自農村、與關心農村議題的大學生們今(26)在立法院前發生怒吼。他們手捧「農地送終」的照片,披麻撐傘,抗議經濟部主導的《工廠管理輔導法》將讓工廠永遠留在農地上。

《工廠管理輔導法》草案預計明(27)日進入最後的黨團協商跟三讀。「拜託拜託,讓我們還有一個像樣的家可以回,而不是一個只有濃厚金屬氣息,不是記憶裡的家。」學生懇請立委拒絕這部惡法,不要成為破壞農地與年輕人未來的幫凶。

《工廠管理輔導法》進入修法最後階段,學生抗議工輔法修惡,反對農地送終。攝影:陳文姿

《工廠管理輔導法》進入修法最後階段,學生抗議工輔法修惡,反對農地送終。攝影:陳文姿

工廠永留農地「無期限」 學生為農地「送終」

《工廠管理輔導法》進入修法最關鍵期。雖然民進黨、時代力量立委都提案設下違章工廠申請合法的期限,到期後還不合法的特定工廠登記會被廢止,但經濟部卻始終不肯鬆口。實際見證工廠污染農地的學生緊急召開記者會,百名學生聯名呼籲暫緩審理《工廠管理輔導法》。

「身為彰化農村的孩子 ,我只能說『荒唐』」,政大社會系林聖昌重批,這次修法將讓2016年5月20日以前既存的低污工廠「沒有期限」的申請合法,換句話說,工廠將「無期限」的在農地上繼續生產。「拜託拜託,讓我們還有一個像樣的家可以回。」

台北大學城鄉環境學系陳謙說,他也是來自彰化農村的北漂學子,小時候的稻田是黃澄澄的,但長大後空氣就飄散著金屬味、灌溉溝渠水也變黑。這次的修法是大開後門,工廠取得特定工廠登記後,只要每年繳幾萬的納管金,就不用受區域計畫、都市計畫法、建築法處罰納管。等於是永留農地的「免死金牌」。

他呼籲立委審視法規,不要成為違章農地工廠跟綁架台灣農地未來的幫兇。

《工廠管理輔導法》進入修法最後階段,學生抗議經濟部罔顧村未來。攝影:陳文姿

《工廠管理輔導法》進入修法最後階段,學生抗議經濟部罔顧村未來。攝影:陳文姿

政大台文所蘇淋齊說,他家的農地旁就有鐵皮工廠,鋼鐵材放在地上,下雨天鏽蝕的物質就流入他家的田。而政府信誓旦旦說2016年5月20日後的農地工廠會即報即拆,但他今早查「保護農地-拆除農地上新增違規工廠」最新資料,至今仍只拆17家。他問農委會,守護農地的決心在哪?

「這件事非常荒唐,政府都沒在管嗎?」 政大地政所學生吳沅諭批,將農業與工業放在一起,就是要讓農業死掉。讓大家吃到的食物受到污染。

吳沅諭表示,經濟部應該做的是輔導中小企業,卻失職失能,改以就地合法便宜行事,還要壓迫農地。她呼籲立院暫緩修正《工輔法》。

台北大學法律系廖原圻指責,政府修法讓農地工廠就地合法,就是用政策在告訴大家,「我就是要帶頭違法,守法的工廠業者都是潘仔。」

廖原圻指出,經濟部不顧工廠底下是農地的事實,護航違章工廠就是因為全台違章工廠一年產值1.3兆,直逼竹科園區。這種建立在貪慾、剝削的經濟發展方式,台灣還有什麼前景可言?「這種殺雞取卵的經濟發展,我們不要」。

5

手捧「農地送終」的照片,披麻撐傘,學生抗議經濟部主導的《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法。攝影:陳文姿

雖然《工輔法》修法擺明只讓「低污染」工廠留在農地上,但蘇淋齊擺明不信任經濟部主導的「低污染」標準。他指出,經濟部對污染的認定標準極度寬鬆,甚至將爐渣視做副產品,讓爐渣污染農地。他指控經濟部說謊,法規載明主管機關是經濟部,卻還對外放話低污染的認定是環保署主導,這也經環保署證實,主導的就是經濟部。

吳沅諭於上周末發起這次記者會的連署,隨即獲得百位跨校學生共同聯名。出席記者會學生最後以「農村武裝青年」歌曲「揣啊揣」表達農村面臨開發的問題,並呼籲修惡法的人聽聽台灣年輕人的心聲。

附錄:學生共同聯名 反工輔法修惡


圖片出自「學生共同聯名 反工輔法修惡」主辦單位。活動網址 http://bit.ly/2X56y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