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桶柑園 操盤手法大不同 科學檢驗證實「生態真的有差」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三個桶柑園 操盤手法大不同 科學檢驗證實「生態真的有差」

【舌尖上的生物多樣性】系列

2019年07月09日
文:蘇立中(舞春食農工作室);果園生態調查執行:莊懿愉

理解農田的生態,其實就是理解一種關係:一種農民、環境與作物間的關係。

這個關係的養成與鏈結,往往有其前因後果,舉凡農民從事農業的起心動念,一直到農地所形塑出的生態環境,甚至作物的生產與銷售,彼此都環環相扣;所以我們在調查農地的生態環境時,也同時記錄下農民的個人狀態與歷程,以此來彌補單純科學數據所沒能看到的面向。

水果風味計畫在2018一整年間,在新竹縣北埔鄉南埔社區共六間果園參與生態調查,雖然都位處同一社區,區域異質性低,果園也都以桶柑為主要作物,但因為每位農民的人生歷程有所不同,連帶每處果園的狀態也都各有表述,無關對錯,只是各有不同選擇。

我們透過調查時與果農接觸,聊聊他們經營果園的想法與歷程,也記錄下每間果園的管理方法,因篇幅有限,本文先簡單整理其中的三間果園 (以下以A、B與E代稱),試著透過紀錄了解關係建立的前後脈絡。

例如同樣以友善環境為出發點進行栽種管理的桶柑園A和B,就有不太一樣的環境樣貌。

果園A:養蛋雞 增加土壤養分與收入來源

果園A的主人,以經營果園銜接退休後的生活,除了忙農務也跑小農市集販售自家產品。因為希望讓果園的自然環境達到平衡,採行最低干預的果樹管理方式,僅進行少量修枝以及一季一到兩次的除草,果樹生長過程中也不施用任何防治資材。另外,為了想在果園生活多一點與動物共生的連結,並實踐在日常生活中,A園主選擇在果園內養蛋雞,讓雞在果園內可以盡情的覓食,豐富的野草與昆蟲都是雞的食物來源,生產的雞蛋不僅可供自家生活所需,還可以作為桶柑之外的另一項收入來源,還因此招來了把雞當作「美食自助吧」的鳳頭蒼鷹,不時上演果園主人與老鷹的大鬥法。

桶柑園與雞

果園A的主要特色是有很親人的蛋雞,只要主人在家就會放出至果園,任其跑動吃草吃蟲,雞的糞便可以化作土壤的養分,雞的取食及走動踩踏也讓草長得比較低矮。圖片來源:蘇立中(舞春食農工作室)

果園B:低度管理野草 小野兔和蛇都來做客 

果園B的園主接手果園後,也在桶柑盛產時找人代工做成桶柑冰淇淋,為了讓消費者能品嘗到優質安全的桶柑與相關衍生產品,同時也能保護好環境;從早先一開始的減藥、減肥種植,到現在完全以有機防治資材與有機肥替代,在果實採收結束後會請前園主協助幫果樹整枝,一季也是除一到兩次草,對於果園的野草則採低度管理方式,所以有時進果園會發現野草長得滿茂盛的,還意外在果園內發現野兔,而同樣是採用草相低度管理的果園A,因為有除草雞大隊,野草變的較低矮也省了些除草的功夫。

桶柑園與野兔

在調查時意外發現的小野兔,因果園B的野草時常長得茂盛,有時還會發現蛇藏在草堆中。圖片來源:蘇立中(舞春食農工作室)

果園E:採割草見底的除草方式 節省人力、土壤較裸露

果園E也是以草生栽培的方式來管理果園,但由於老園主已年邁,無法再維持以前豐富的草相並定期割草,只好委由在科學園區上班的兒子,假日有空時來協助整理果園。為求管理效率,他會在採果後進行一次除草劑大清園,之後再定期割草,為了不讓草長得太快,也會盡量把草割得很乾淨,土壤因而常呈現裸露的狀態。

桶柑園E除草見底

以管理效率為主要訴求的果園E,採用了割草見底的除草方式,以節省除草人力。圖片來源:蘇立中(舞春食農工作室)

還有一次調查時,夥伴剛好碰見E園主的兒子正在調配農藥,因好奇上前詢問反而使得對方產生警戒心,進而說出:「還不都是因為你們消費者喜歡又大又漂亮的橘子,我們才要用藥的」;由於用藥涉及諸多專業,在此先不討論,但還是很感謝他願意說出實際想法,也讓我們可以反思,日常生活中如何行使對環境更友善的食物選擇權。

果園生態實測!管理方式影響昆蟲與草相種類

不同農民的管理方式,讓果園生物相的組成產生有趣的差異性。先以直接觀察的方式來看,走進果園A和果園B,可以感受到多種生物在活動或逃竄的情景,當中可見許多蜘蛛和訪花、寄生、捕食及植食性的昆蟲;果園E雖然也可以觀察到上述食性的昆蟲或蜘蛛,但活動情況、數量及種類都相對少許多。

果園內的昆蟲

觀察果園內捕食、訪花及寄生昆蟲的種類,可大致連結上果園環境和管理之間的關係。圖片來源:蘇立中(舞春食農工作室)

若再仔細觀察果園環境會發現,果園A的果樹樹勢[註1]較B來得弱,因此果樹遮陰處的面積也較B來得少,所以呈現出果園A的草種以大花咸豐草和紫花霍香薊等為主,也因此導致果園A的訪花昆蟲比果園B來得多樣。而果園B則因為果樹遮陰度較A高,草相以火炭母草為主,其次才是大花咸豐草。

果園E所呈現的草相,以空心蓮子草和竹仔菜居多,兩者皆為匍匐性生長的草種,即使草割得很短也可以靠著迅速生長的匍匐莖東山再起。此外,這兩種草皆具備耐濕能力,就在我們田調期間,曾有一段時間連續下大雨,導致果園E積了滿多的水,進而塑造出適合竹仔菜和空心蓮子草生長的環境;反觀果園A和B皆排水良好,這兩種草反而失去了競爭的優勢。

果園與草

從野草觀察反推果園環境,可以看出滿多果園生態中有趣的現象,此圖為果園E裡的空心蓮子草和竹仔菜彼此佔據地盤的狀態。圖片來源:蘇立中(舞春食農工作室)

用科學採集土壤生物的方式找出果園間的關係

經由2018一整年的果園生物採樣以及物種分類鑑定之後,委由邱名鍾博士分析樣本的生物群聚特性,以釐清果園間土壤生物相的關聯。

果園土壤生物相
透過土壤生物相的組成分析,來釐清不同果園間的彼此關係。圖片來源:蘇立中(舞春食農工作室)

目前第一年的結果,的確顯示出果園A和B的土壤生物相組成相近,並與果園E的組成呈現顯著的差異;顯示不同的農法的確會影響果園內的生物相,而且類似的農法可能導致較為相似的生物組成。然而生物相的差異是否會進一步影響我們最關心的作物品質與產量,以及我們應該維持怎樣的田間生物相才能達到自然資源的永續利用與降低大規模蟲害的發生,這些都是未來進一步研究中主要努力的方向。

從認識農民開始,然後進行環境觀察一直到科學調查,並分析出農民與果園關係的結果,這一路上發現了許多有趣的現象和議題,值得後續研究發展,也期望未來能夠更完整地呈現農田生態幕後操盤手的脈絡與關係,讓我們以此來思考,如何更了解農民和解讀環境資訊,並以此轉化成廣大群眾可以參與的模式,讓大家可以一起提升對環境、食物、農業的認知與視野。(系列專文第二篇,待續)

[註1] 影響柑橘樹勢的原因有許多,像是先天或是人為而讓土壤狀態改變、根系是否受到病蟲害影響、樹幹受到天牛危害的程度影響、樹齡影響其健康狀態、果樹整枝修枝程度…等等,要追究出影響樹勢的原因還需更進一步的收集資訊。

【舌尖上的生物多樣性】系列專文

  1. 結合科學調查與風味評測 了解田間生態與果實風味的關係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