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與風機同行:鯨豚觀察員出任務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專題】與風機同行:鯨豚觀察員出任務

2019年09月05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今(2019)年5月,海洋風電(Formosa I)風光開工,台灣首座離岸風場預計年底完工。緊接將有5.5GW、近700架風機在接下來的五年陸續進場。能源轉型步伐大幅邁開之際,兼顧海洋生態成為不可或缺的一環。這其中,有個角色就叫「鯨豚觀察員」。

鯨豚觀察員海上培訓課程。攝影:陳文姿

鯨豚觀察員海上培訓課程。攝影:陳文姿

依據離岸風電開發商的環評承諾,為了避免過大的噪音造成鯨豚聽力損傷,要確保警戒區內沒有鯨豚出沒才能開始打樁作業。打樁中如果發現鯨豚進入警戒區也要停止打樁(隨各風場承諾略有差異)。鯨豚觀察員[1]的任務就是在打樁期間進行鯨豚觀察,並在鯨豚出現時提醒施工單位停工。

今年8月,國內第一批由官方海保署委託訓練的鯨豚觀察員取得證書後即將上路。立意良善的制度能確實執行嗎?在法規配套不足的情況下,我們看到了許多問題。

【與風機同行:鯨豚觀察員出任務】

(一)鯨豚觀察員是如何煉成的 我國首批官方訓練結業 考照、實戰海陸都來
(二)離岸風電搶開工 鯨豚觀察員趕上路的五大誤區 
(三)不讓離岸風電毀生態 英國鯨豚觀察員的專業養成之路
(四)缺船、缺錢、缺人 環保署如何監督海上環評承諾

各國鯨豚觀察員制度
英國、紐西蘭:MMO(Marine Mammal Observer,海洋哺乳動物觀察員)
美國墨西哥灣區:PSO(Protected Species Observer,保護物種觀察員)
格陵蘭:MMSO(Marine Mammal & Seabird Observers,海洋哺乳動物與海鳥觀察員 )
台灣:TCO(Taiwan cetacean observer,台灣鯨豚觀察員)

不同國家鯨豚觀察員的任務範疇也不同。英國和部分歐盟國家,涵蓋地質探勘、打樁噪音、爆破工程。美國包含離岸工程開發和離岸能源鑽探,紐西蘭目前沒有離岸打樁工程,因此法定要執行的項目只針對地質探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