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利品狩獵行不行? 133科學家聯名投書期刊:全面禁止無助保育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戰利品狩獵行不行? 133科學家聯名投書期刊:全面禁止無助保育

2019年09月05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100多位保育學家在「科學」期刊上刊登一封公開信,警告在沒有可行替代方案的情況下直接禁止戰利品狩獵,將反而危害生物多樣性並傷害當地社群。

英國獨立報報導,由於英國和美國考慮禁止和限制輸入受威脅或瀕危物種,保育學家表示,已有有力的證據顯示,戰利品狩獵其實可以減少動物死亡的總數。

牛津大學保育學者迪克曼(Amy Dickman)博士指出,面對偏頗和情緒化的社群媒體活動,政策制定者應該依證據訂定規範,而不僅是下意識反應,因為這麼做往往不能反映真正的結果。

2015年辛巴威獅子塞西爾遭獵殺使戰利品狩獵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獵人在社群媒體上炫耀瀕危動物屍體照片時不時引發眾怒。


辛巴威一度最知名的獅子塞西爾(Cecil)Daughter#3攝。(CC BY 2.0)

但是,這133名保育專家學者和社區代表呼籲,狩獵應改革,而不是徹底禁止。公開信中提到,在非洲開放戰利品狩獵的國家,戰利品狩獵所能保護的土地比國家公園更多。禁止狩獵而沒有可行的替代方案,會導致土地利用方式不再以野生動物為考量,並引起無差別的棲息地破壞。

「如此一來,農業、畜牧業、住宅區會擴張,造成更多動植物消亡,」在這個領域有二十年經驗的迪克曼博士說,「在我看來,會有更多的野生動物遭到獵殺,但不會出現在社群媒體上,也不會有個笑嘻嘻的獵人的照片,人們完全不會意識到,但這不表示死亡沒有發生。」

這封公開信強調,對戰利品狩獵的關注「分散了對野生動物主要威脅的注意力」。「我們需要減少被人類殺死的野生生物的總量,而不是只注意一種野生動物的殺戮,因為巨大的風險是,如果只專注於減少戰利品狩獵,實際上可能導致更多毒殺、刺殺和陷阱捕殺,而且是無差別的。」迪克曼博士說。

公開信提到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2016年發布的指導手冊,「合法、管理良好的戰利品狩獵活動不但可以保護野生動物,還能顧及與野生動物共同生活的原住民和當地社區的生計和福祉。」

反對禁止戰利品狩獵者,經常以肯亞1977年起實施禁令的後果為例。到了2016年,據估計野生動物的族群量下降了約68%。研究人員的結論是,人類活動和人口增長是導致驟降的主要原因。

不過,肯亞前環境、水資源和自然資源部內閣秘書長Judi Wakhungu教授,則否認戰利品狩獵禁令危害肯亞野生動物的說法。「在肯亞,我們相信一隻活體動物終其一生的價值超過一次獵殺。1973年我們禁止狩獵大象,1977年禁止狩獵所有動物。從那時起,我們的大象數量一直穩定成長,犀牛育種計畫也獲得成功。」

部分禁止狩獵運動的國家也發現野生動物的存續狀況有所改善。

在尚比亞南盧安瓜國家公園,科學家研究了2013至2015年暫停狩獵獅子的影響。他們觀察到,這段期間每年出生的幼獅數量超過任何開放戰利品狩獵的年度,並且成年公獅數量顯著增加。2016年禁令結束後,獅子總數從2012年的116隻增加到209隻。

「獅子是受戰利品狩獵影響相當大的物種。1950年代,有近50萬隻野生獅子,今天只剩2萬隻,」禁止戰利品狩獵運動的元老岡薩維斯(Eduardo Goncalves)說,「但這不僅是數字問題。戰利品獵人選擇鬃毛最大的獅子,因為牠們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戰利品,但牠們也是最精壯的個體。」

3月份的一項研究發現,在過去一個世紀裡,非洲獅的遺傳多樣性下降了大約15%。研究人員將此歸因於歐洲殖民地不斷增長和疾病爆發。「這表示牠們將更難適應氣候變遷等威脅。據估計,只要獵殺剩餘成年獅子的百分之五就可能使這個物種走上滅絕不歸路。」岡薩維斯表示。

該研究的作者克內爾(Robert Knell)過去曾解釋:「因為這些具有許多第二性徵的高品質公獅往往可以有更多後代,牠們的好基因可以快速傳播,繼承好基因的後代可以迅速適應新的環境。」他警告,獵殺帶有優良基因的公獅會扭轉這種現象,並可能產生嚴重和意想不到的後果。他認為,除非限制戰利品狩獵只能獵殺繁殖過的老公獅,效果才會優於完全禁止。

但迪克曼博士認為,少了母獅對獅子族群的影響最大。他說,在沒有戰利品狩獵或旅遊的地區,不受管制的獅子獵殺活動殺死許多母獅和幼獅,更具破壞力。

保育人士還認為,戰利品狩獵可以帶給弱勢農村社區收入,而這些社區往往缺乏其他能賺錢的替代方案。「戰利品狩獵的反對者呼籲以照片旅遊取代狩獵。但是許多狩獵區太偏遠或不夠有吸引力,無法吸引足夠的遊客。」

曾為IUCN撰稿的研究員夏多內(Bertrand Chardonnet),3月間曾質疑戰利品狩獵是否仍然有效。他認為,戰利品獵人數量大幅減少,大型動物數量也減少,用於狩獵的土地也大幅縮水,該產業不再能產生與旅遊業相當的收入。他認為,這削弱了戰利品狩獵在經濟上阻止盜獵和農業破壞棲地的能力。


非洲獅。Arno Meintjes攝(CC BY-NC-SA 2.0)

然而,迪克曼博士提醒,即使目前戰利品狩獵的收入不多,如果沒有更好的替代方案,少了這個現有的經濟激勵措施來維持野生動物棲地,可能會導致更多的土地利用變化和生物多樣性的流失。

其中一位公開信簽署人庫尼(Rosie Cooney)是IUCN永續利用和生計小組的主席。2017年他也曾投書華盛頓郵報指出:「有些錢,無論是狩獵還是旅遊賺來的,永遠不會被送到需要的人手上,而是進入精英階層的口袋。(戰利品狩獵)並非完美,但至少這個產業在某些情況下可以將這些動物留在牠們的棲​​息地……第一步是要認清,遠方的憤怒並不能解決當地的問題。我們需要聽到當地人的聲音。西方的善意人士需要停止喊叫並開始傾聽。」

但岡薩維斯認為,往往是西方人在驅動這個產業,「英國是始作俑者之一。在人工飼養獅子的『困獵』產業,我們是世界上最熱衷的國家之一。英國也是大象獵最多的國家之一。近年來,英國戰利品獵人已經進口了數百種象牙、身軀、耳朵、腳、尾巴和皮膚等戰利品……戰利品狩獵是殖民時代的野蠻狩獵活動。它在文明社會中沒有地位。絕大多數英國人反對,並希望政府阻止獵人把他們可怕的戰利品帶回國。」

儘管如此,保育人士警告,國際社會不應該破壞當地社區在自然資源的所有權以及管理和保護上的作用。

「有些人覺得戰利品狩獵很噁心(包括我們中的許多人),但不以科學為基礎的保護政策會威脅棲息地和生物多樣性,並可能使農村社區失去權力、陷入貧困。」公開信如此總結。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