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居民生計找出路 坦尚尼亞社區林業 改善盜伐有成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幫居民生計找出路 坦尚尼亞社區林業 改善盜伐有成

2019年10月22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朱馬(Yusuph Juma)是坦尚尼亞東南部安加伊(Angai)森林一名有伐木許可證的工人。幾年前他的生意並不合法,必須在深夜運輸木材,或是賄賂警察。現在他可以放心地將裝滿木材的卡車開過交警身邊而不怕被攔查,販售木材時也不必提心吊膽。

「現在我沒什麼好怕的了。我已經有此處的森林砍伐和出口木材執照,」朱馬說,「六月到十二月之間,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調砍伐大約1,300棵樹木。我必須付出相對的費用。」他的木材主要銷往中國,或是國內三蘭港的木材批發商。

2002年的一項新法令改變了朱馬的生活。該法令為地方社區持有和管理森林保護區提供了法律基礎,讓社區有機會擁有地權。


一名坦尚尼亞的孩子。示意照片,非當事人。Julian Buijzen攝(CC BY-NC-ND 2.0)

隨著伐木、農業擴張和氣候變遷讓東非森林快速消失,坦尚尼亞的森林砍伐問題已成為一個重大挑戰。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資料,坦尚尼亞在2000年至2015年之間流失超過586萬公頃的森林,其中超過70%為非法砍伐,導致政府失去了收入。

2002年實施的法令(包括朱馬的許可證所屬制度)就是為了控制非法採伐。現在只要獲得許可,人們就能合法地在森林中採伐樹木。

利瓦勒地區是鄉村森林保護區(VFR)安加伊森林周圍的社區之一。該地區的人們有權在保護森林的同時使用森林資源,主要是樹木。這是坦尚尼亞的社區參與性森林管理計畫(PFM)的一部分。在安加伊的計畫已經有十多年的歷史,但是由於缺乏實務技術知識,執行相當緩慢。但是現在情況有了改變。

地方組織與14個社區合作建立了安加伊村土地森林保護區(AVLFR),透過AVLFR採購和銷售永續採伐的木材和其他林產品、增強治理和業務能力,以及改善土地和資源權利。安加伊森林的部分土地已劃為農用,允許人們輪作種植玉米和豆類等農作物。另一塊土地用於柴火的收集。

根據聯合國的REDD+計畫,這裏已經有兩個專案正在執行。REDD+允許社區出售碳信用額度,以遏止森林砍伐。


安加伊森林保護區位置圖。圖片來源:克林頓氣候倡議(CCI)報告

克林頓氣候倡議(CCI)與坦尚尼亞政府合作,選擇了安加伊作為2008年五年REDD+計畫的試點,且獲得了挪威政府的資助。之所以選擇坦尚尼亞,是因為境內森林面積龐大(4,810萬公頃)且估計毀林率較高(每年森林面積的1.1%),因此在REDD+的國際議程中優先順序較高

其中一個地點是由Mpingo保護與發展計畫(MCDI)所管理。 MCDI安加伊森林協調員哈米西(Idi Hamisi)說,在該計畫開始之前,森林採伐所產生的所有資源都流向中央政府,社區無法控制這些資源。

「MCDI官員對當地人進行森林管理教育訓練,指導他們從森林中產生資源以及管理這些資源,」哈米西說。他說,到目前為止,參與計畫的社區自開始收穫以來的五年間已透過計畫獲得了超過50萬美元的收入。這筆收入的35%用於村落的自然資源委員會,支付巡邏等森林管理活動的費用;5%繳給行政區;剩下的60%交給村委會。「這些公共收入用於鄉村發展工作,提供當地居民具體獎勵措施,以永續地管理森林。」

Liwale和Kitogoro村莊是其中兩個村落。他們已經通過PFM計畫進行了兩年的木材採伐,用其利潤支持學校並建立更多的診所。

森林管理由村民委員會負責,村民委員會則是村民任命組成。哈米西解釋說,該委員會官員面談可能的伐木工人,接著他們會支付伐木費。最後在委員會的監督下,授予伐木者採伐許可。木材由伐木工人與委員會之間商定的價格出售,但最少必須是每立方公尺90美元。


坦尚尼亞一處林地。示意照片,非新聞地點。Jürgen Schmücking攝(CC BY-ND 2.0)

防止非法採伐的另一項國家保障措施是戳章,用來辨識合法採伐的木材。戳章有獨特的代碼,打入每個原木和樹樁,當局便能夠追踪木材在境內的移動。木材沒有戳章便無法被合法運輸。

該計畫讓兩個村莊都有了一間藥局,現在這兩間藥局還配備有太陽能電池板。過去村莊附近唯一的醫院在180公里外。

利瓦勒區議會批准購買機車和自行車用來巡邏森林,且已經有逮捕並罰款非法活動者的紀錄。最重要的是,當地人表示當地森林砍伐率急劇下降。居民們會在採伐季節過後將樹木種回,主要是紅木等原生樹種。


MCDI社區林業掛牌。照片來源:MCDI網站

但是挑戰仍然存在。這些村莊正努力開發木材買家。 MCDI透過當地媒體廣告幫助村莊尋找客戶。

大量研究顯示,社區森林管理(如安加伊的森林管理)是保護熱帶森林可貴且有效的方法。但根據2018年對坦尚尼亞REDD+進行的研究,南非人類科學研究委員會的博士後研究員席巴(Andreas Scheba)發現,安加伊附近的村民仍然沒有完全控制或擁有森林。「要讓社區森林管理發揮最大效益,必須有合法且經當事人同意的土地使用權制度,將森林地明確劃為村落所有土地,」席巴認為目前坦尚尼亞制度並未考慮這一點,因此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根據我在安加伊的研究和採訪,村民們在長期參與森林開發和保護工作後,正逐漸失去對森林所有權的希望,並且正在放棄。」

負責管理其中一個計畫的非政府組織MCDI執行長馬卡拉(Jasper Makala)說,土地仍歸坦尚尼亞政府所有,和個人使用森林的權利之間沒有衝突。安加伊周邊社區接受了森林永續管理對自身利益之重要性方面的培訓。

「該計畫為居民創造賺取收入、發展村莊的機會。」馬卡拉說:「木材銷售產生的收入讓社區能夠發展基礎建設,包括學校、水井和衛生設施的升級。」「木材銷售收入100%屬於社區、用於社區,同時保護森林。」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