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火中的滅絕 大型農企開發摧殘亞馬遜雨林 有如殖民故事翻版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見證大火中的滅絕 大型農企開發摧殘亞馬遜雨林 有如殖民故事翻版

2019年11月21日
環境資訊中心外電;鄭景文 翻譯;彭瑞祥 審校;稿源:Mongabay

巴西北部欣古勝利(Triunfo do Xingu)保護區內連綿起伏的丘陵上,錯落著充滿活力的鮮綠色和火燒似的焦橙色。 瀰漫的濃煙從放牧著牛隻的廣闊牧場上蔓延到叢林中。而遍布該地區的泥土路旁,則包圍著乾燥的植被和從燒焦地面中突出的樹樁。

欣古勝利環境保護區佔地170萬公頃,橫跨了巴西北部帕拉州中心的欣古聖菲力(São Félix do Xingu)和阿爾塔米拉(Altamira)兩個城市。 這地區是個生態寶藏,擁有多種林相及豐富的動植物;同時也是原住民的家園,他們倚賴森林生存並保留固有的生活方式。

大火焚燒過後的欣古勝利保護區。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大火焚燒過後的欣古勝利保護區。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儘管法律允許某種程度的土地開發,但十多年來欣古勝利保護區都在國家保護之下。2006年,帕拉州並授予該區環境保護區地位,以保護此地區的生物多樣性並確保其自然資源可以持續利用。根據保護區的法令,此地區只允許一小部分面積的森林砍伐,其餘大部分面積則仍應受到環境保護區的特別保護。

然而馬里蘭大學的衛星數據卻顯示,雖然名義上是保護區,但在2007到2018年間,欣古勝利保護區卻失去了22%的森林面積。2019年的初步數據顯示森林砍伐的速度很可能還在增加中。光是在1~10月之間,馬里蘭大學團隊就已經接收到超過50萬則保護區內森林砍伐的警報──其中超過半數發生在8月間。

該地區的消息人士透露,近月來砍伐森林的大多數人都並沒有在此區發展企業所需的合法許可證。 他們所砍伐的面積也似乎遠超過法令規定保護區內允許砍伐的面積。

一位公職人員說:「該地區內80%十的土地都必須受到保護。」這位公職人員要求匿名,因為他並無權對此事發表意見。「但是當然,事實並非如此。 相反的,大多數的區域都遭受了非法砍伐和開發─這些全都是非法的。 這裡是一片沒有法律的土地。」

1009-xingu-map

不到20年前,欣古勝利保護區內幾乎都是原始林,但如今有許多區域為了農業使用已被砍伐殆盡。圖片來源:GLAD/UMD,全球森林觀察(Global Forest Watch)提供。

1009-xingu-a

衛星圖見證了了保護區內的大規模森林流失,照片中的區域位於保護淤西邊,光是今年5~9月間,砍伐掉的面積就高達6平方公里。 轉載自Mongabay,來源:Planet Labs。

1009-xingu-b

圖為Mongabay記者造訪過的保護區南部區域,其中可見大面積的焚燒範圍。 轉載自Mongabay,來源:Planet Labs。

叢林深處

里卡多·阿巴德(Ricardo Abad)說,有一股令人擔憂的盜伐熱潮正在侵襲整個巴西的亞馬遜河保護區,而欣古勝利保護區內激增的非法森林砍伐活動只不過是這股浪潮的的一部分。 阿巴德是巴西社會環境研究所(Instituto Socioambiental,ISA)的分析員,該非政府組織的宗旨是捍衛環境多樣性以及原住民與傳統民族的權利。

分析工作著重於欣古盆地的阿巴德說:「不只是森林砍伐現象有所增加,而且大部分都發生在保護區內,而保護區傳統上的意義正是阻止森林砍伐的屏障。但就在最近幾個月當中,我們卻觀察到橫跨保護區內外的大量盜伐。」

隨著農民清理出更多土地以用於飼養牲畜,牛隻畜牧業正是欣古勝利保護區內近來大多數森林砍伐的罪魁禍首。特倫福欣古保護區約有2/3座落於欣古聖菲力,這是個約有125,000人口的直轄市,同時也是巴西最大的牛隻養殖區域,家畜飼養量是居民數量的近20倍。而主要集中在保護區北部的一些規模較小的森林砍伐區域,根據消息人士的說法,則同時是採礦,伐木和土地掠奪的結果。

這座保護區內的牧場,過去曾經是雨林覆蓋地區。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這座保護區內的牧場,過去曾經是雨林覆蓋地區。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波索納洛總統的言論似乎在該地區的森林砍伐浪潮中發揮了一定作用,此地區內頗有爭議的領導人得到了強有力的支持,而變成極右翼政治象徵的黃色足球衫也處處可見。 波索納洛曾多次誓言要放寬對亞馬遜地區發展的限制,而此訊息也引起了此起農民和牧場主的強烈共鳴。 與此同時,他自今年年初上任以來,也大幅縮減破壞環境保護的罰款。批評人士認為這有助於營造有罪不罰的氛圍。

根據當地消息人士表示,波索納洛執政的結果就是大小型農業都受到鼓勵,在該地區砍伐更多的土地。 8月份,帕拉州躍上頭條新聞,因為農牧場主人們在社群軟體Whatsapp上商討醞釀一項縱火以支持博爾索納羅言論的計劃。主管機關聞風而至,但卻為時已晚,數據顯示,那天發生的火災數量足足是一年前的三倍。

「政治言論鼓勵了摧毀破壞亞馬遜叢林的行為。」帕拉西南聯邦大學的教授阿南扎·馬拉·拉貝羅(Ananza Mara Rabello)9月初對聚集在欣古聖菲力議會的群眾們說:「因為發生在亞馬遜的大火並非自然發生。」

同時,欣古勝利保護區的偏遠地理位置使砍伐森林變得更加容易,而不必擔心會面臨處罰。 該保護區位於欣古聖菲力的城鎮對岸,只能靠著定期運輸卡車、摩托車、牲畜和消耗品等各式貨物的船隻往來兩岸。

在欣古河的對岸,因應最近一次船運而搭建的臨時碼頭上方籠罩著一個巨大的廣告牌,廣告著即將到來的牛隻畜牧展。 從這個非正式的入口進入受保護的欣古勝利保護區,雜亂的泥土路交錯遍布在廣闊的保護區內。 我們的四輪傳動卡車在崎嶇狹窄、坑坑疤疤的小路上蜿蜒了好幾個小時,終於來到森林中一片剛砍伐出的空地。 路上我們經過了大片在過去幾週內遭焚毀的森林,在保護區深處,更親眼目睹了一場正在鯨吞原始森林的大火。 保護區內偶爾點綴著零星的農場或牧場,但大部分地區卻是荒蕪的。

A road winds through protected land, flanked by the charred remains of forest. Photo by Ana Ionova for Mongab

保護區內一條路徑,兩旁盡是焦黑的林木。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An active fire consumes forest in Triunfo do Xingu. Photo by Ana Ionova for Mongabay.

欣古勝利保護區內的一簇火苗。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欣古聖菲力教區土地委員會 (Comissão Pastoral da Terra,CPT)內的一位拉各牧師 (Danilo Antônio Lago)表示,寬鬆的環保法令讓保護區陷入重重掙扎當中。教區土地委員會是天主教會的一個分支機構,致力於促進巴西農村地區的人權 。 在欣古地區,CPT與小農合作,尋找開墾土地的替代方法,並展開恢復受損森林的計畫。

拉各在接受採訪時對Mongabay記者說:「他們感到很有保障所以覺得可以逍遙法外。這個地區這麼偏遠,人們知道不會有人巴巴地跑到這裡來處罰他們,所以他們甚麼後果也不會有。」

最近幾週,因應巴西整個亞馬遜叢林內火災激增所引起的全球恐慌,當地政府聯合帕拉州和聯邦主管機關,開始試圖打擊欣古勝利保護區內的非法森林砍伐。這是巴西亞馬遜叢林自2010年以來所經歷最嚴重的火災季節。 巴西環保署IBAMA以及帕拉州環境保護警察隊、軍方叢林營、空軍、帕拉州及轄下縣市的環保局都分別展開了行動。

但根據消息人士宣稱,這些行動只不過是象徵性的補救行動,從長遠看來,對遏制欣古勝利保護區內森林砍伐的效果有限。 IBAMA在欣古聖菲力根本沒有辦公室,而且在這一大片區域內也只有少數幾個代理機構,因此,IBAMA完全沒有能力在這個地區統一執行法律。 儘管最近幾週當局的大量出現暫時緩解了毀林的速度,但大多數人都預計,一旦政府當局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盜伐又會再度展開。

一位官方消息人士則指出,就算是各機構的遏止行動確實展開,仍然難以切實執行環境法令並發放罰款,因為該地區普遍缺乏土地所有權。 在某些情況下,大型農業綜合企業向小農租用土地,使得建立森林砍伐的責任機制變得更加複雜。

這位官方人士說。「如果你不具有土地所有權狀,也就不需要承擔犯罪的責任。」

Ionova-xingu-0229

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殖民故事的翻版

保護區不斷受到的猖狂侵蝕,也對依靠此地區謀生的人們產生了龐大的影響。欣古勝利保護區北部的盜伐、土地掠奪和採礦活動已經開始入侵當地Apyterewa原住民保留區,這個區域是仰賴森林進行狩獵種植的Parakanã人的家園。

這不禁令人想起著一個多世紀以前外來侵略者企圖定居此地時所發生的的血腥殖民事件,當時的森林砍伐也引發了以此地為家的希克林族人與企圖非法佔領該保留區的侵略者在Trincheira / Bacaja原住民保留區內的暴力衝突 。

隨著越來越多的森林在欣古勝利保護區內消失,亞馬遜雨林深處原住民地區所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因為直到目前為止,這些地區基本上都還沒有遭到森林砍伐的威脅。但隨著廣泛的毀林行動將大型保護區切割成較小的森林碎片,人權組織擔心,這些仰賴森林維生的社群在雨林中的生活會變得越來越困難。

「當我們看到森林遭到破壞時……你看到的就是這些人延續其傳統生活方式的能力也遭到了破壞,」致力於保護雨林及亞馬遜盆地內原住民權利的非營利組織,看守亞馬遜(Amazon Watch)計劃主管溥葉(Christian Poirier)說,「他們需要有足夠的森林,讓他們可以從事傳統的狩獵和採集活動,並繼續他們的游牧生活方式。」

Ionova-xingu-0269

欣古勝利保護區內一處焚燒過後的現場。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該地區的傳統小農也說,他們也感受到了森林砍伐帶來的影響。他們說森林砍伐造成了更加不穩定,非季節性的降雨。 今年,欣古地區小農合作社的種植者們的可可產量下降了45%。 同時,巴西堅果的產量在上一季暴跌至幾乎為零,之後則維持在比正常水平低約95%的產量。

「雨季正在改變,這讓我們非常擔憂,它對合作社和社區產生了重大影響。」 欣古傑出小農綜合合作社(Camppax)主席多斯桑托斯(Raimundo Freire dos Santos)說。 此合作社利用農林業在森林內和森林邊緣進行永續種植,主要作物是一種用於藥物和化妝品的植物jaborandi以及可可和巴西堅果。 它的成員涵蓋了220至325個原住民和傳統部落家庭。

多斯桑托斯的另一個擔憂是,濫砍濫伐的森林將會損害該地區的聲譽,使小規模農民更難以出售他們的產品。 多斯桑托斯在合作社位於欣古聖菲力的倉庫中對Mongabay記者說:「將來,人們會因為這個地區的森林砍伐而不再願意從這裡購買可可或堅果。」

Camppax合作社主席多斯桑托斯。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Camppax合作社主席多斯桑托斯。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同時,還有跡象顯示,該地區內盜伐森林的這些人正在使用農業毒素破壞森林,其中某些毒素與包括癌症在內的嚴重健康問題有關。 據阿巴德說,他們已經發現了好幾個將這些化學物質(通常用於輔助大豆的收成)施放在原始森林頂端、使其乾燥好更容易燃燒的案例。

砍伐森林也可能對該地區的生物多樣性產生非常深遠的影響,該地區位於廣闊的欣古生態走廊上,是亞馬遜河流域一個重要的多樣化保護區。 欣古勝利保護區內居住著無數種動植物,其中有許多都不適合生活在溫度較高且植被較少的地區。 這些物種了包括長得很像小美洲虎的野貓Oncilla(tigopusus tigrinus)和巴西貘(Tapirus terrestris),這兩個物種都被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列為脆弱物種。 溥葉指出,但該地區的大部分生物多樣性都還仍未被完全探索,這也意味著我們尚未能完全了解森林大火和森林砍伐的影響。

他說:「這裡的生物多樣性是如此之高卻又如此局部化。我們不可能知道大火滅絕了多少物種。但是我們很有可能正親眼目睹許多物種在這些火焰中被滅絕。」

參考資料

 

作者

彭瑞祥

六年級生,曾在咖啡店當吧檯兼翻譯,十多年前受南方電子報、破報、國家地理雜誌啟蒙,希望也能自己做媒體關心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