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藻礁團體「不推薦」 綠黨:在最大環境考量下做「實際可行」的承諾 | 環境資訊中心

獲藻礁團體「不推薦」 綠黨:在最大環境考量下做「實際可行」的承諾

2020年01月09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彭瑞祥報導

「大潭藻礁搶救聯盟」去年12月邀請桃園市區域立委候選人與各政黨不分區候選人簽署承諾書,承諾當選後會「要求中央機關」立即啟動「大潭藻礁自然地景審議」,並敦促政府投入桃園藻礁全面調查研究。聯盟3日召開記者會宣布承諾書簽書成果,長期以環境優先為主張、不少環運人士加入的台灣綠黨,則獲得「不推薦」。聯盟並批評「一向強調環保為其核心價值的政黨如此表現,令人失望遺憾。」

這是怎麼一回事?

聯盟發起人、長期從事桃園環保運動的潘忠政指出,綠黨12月27日雖有簽回不分區候選人的承諾書,但內容卻自行修改;聯盟認為不妥請補簽回傳,卻沒有結果;而綠黨31日在臉書粉專公布的簽署文字,又再度微調部分內容,但意思沒有太多變動。潘忠政批評,更動過文字已經失去簽署的旨意,因此不予認可。


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12月18日在行政院外舉行記者會,向環保署、經濟部提起行政訴訟,也向立委發出承諾書邀請函。孫文臨攝

修改什麼內容?為何不予認可?

為了保護桃園大潭藻礁、擋下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即觀塘工業區與工業港開發案,「大潭藻礁搶救聯盟」長期以來持續發掘大潭藻礁生態豐富的證據,包括發現珍稀的柴山多杯孔珊瑚等生物,以及台灣白海豚棲息出沒的影像。在中央政府層級,則是對工業區與工業港開發的環評結果(環境現況差異分析)提出多項訴訟;在地方政府層級上,則持續要求桃園市政府啟動「自然地景審議」。

這次綠黨的承諾不獲聯盟認可,關鍵在於承諾書第一條。聯盟原本的承諾文字為,願意在當選後「要求中央機關立即代行啟動『大潭藻礁自然地景審議』」,綠黨修改後的承諾為「要求中央機關協同桃園市政府啟動『大潭藻礁保護等級審議』」。

對此,潘忠政批評,關心藻礁運動的人都會知道,聯盟長期要求地方政府依據《文資法》啟動自然地景審議,蒙受極大的阻礙;因而要求中央政府依照文資法內涵,在市府不作為的情況下,依法「代行」啟動審議程序;而這也是中央級民意代表可以踐行的職責。但綠黨把條文改成「協同市府」,「變成好像中央政府沒有責任」。

潘忠政補充,「文資法就有這樣的內涵,地方不處理,中央可以直接逕行代行處理,作為國會議員有義務這樣做,何況是環保價值的政黨?」

他批評,觀塘案的環差,執政團隊和中油一再宣稱工業區開發範圍已經縮小範圍,綠黨過去一直也用這個說詞來替三接站的合理性護航,但事實上工業港還反而向外延伸,施工會破壞面積300公頃。他批評,綠黨的承諾「很模糊、推卸責任,好像對歷史不了解、無意願承擔。」「一向宣稱最有環境觀念的綠黨,在這一次的表現,一再修改內容,就是有所顧忌,在環境堅持上有所瑕疵」。

綠黨:在最大環境考量下做「實際可行」的承諾

本報採訪綠黨召集人、新竹市議員劉崇顯說明修改承諾書的理由。劉崇顯指出,綠黨成員對於各方環團邀請的承諾書內容,都經過仔細地討論、逐條審視條文理念、思考如何務實地推動。這次的承諾書內容,則是提出綠黨認為對藻礁保護可行的方式。

他表示,這樣表面上看起來沒有百分百照著環團提供的承諾書做簽署,但綠黨提出的版本也公布自己的臉書上,讓大家檢視,這是為了展現負責和務實的態度。

劉崇顯說明,自然地景審議上,地方政府已經被賦予權責,過去也並沒有由中央政府代行並沒有先例。面對記者詢問聲明中為何認同目前三接站方案是「最佳解決方案」,則回應:因為綠黨不只單單看待藻礁,而是希望能顧及能源轉型;在轉型過程中,燃氣發電是能源轉型路上需要的發電方式,因此需要三接。

綠黨曾評估過,就算不蓋在現址,也需要蓋別的地方,而這些替代方案還會造成別的環境影響,劉崇顯補充說明,「不是保護了藻礁就沒事,三接在這裡是為了讓天然氣管線距離最短,因為拉越長破壞越多環境,審核所有方案後,目前三接位置是相對較好。」但綠黨也同意,未來綠黨立委當選人,一定會履行立委職責,要求應擴大多處選址方案,重新進行環境影響評估,以及相關研究和自然地景審議。

附錄:綠黨承諾與聲明全文

綠黨日前收到搶救大潭藻礁聯盟發起的『立委候選人簽署搶救大潭藻礁承諾書』,我們認同相關理念,但認為部分內容須經微調始符合保育現況,因此微調文字後簽署,做為本黨進入立院後對藻礁保育的承諾。

搶救大潭藻礁聯盟希望綠黨簽署之內容

一、要求中央機關立即代行啟動「大潭藻礁自然地景審議」。
二、敦促政府投入桃園藻礁全面調查研究,彰顯桃園藻礁價值。

以下是綠黨對大潭藻礁保育的態度 綠黨認同桃園藻礁進入審議的價值,故在當選第十屆立法委員後,將:

一、要求中央機關協同桃園市政府啟動「大潭藻礁保護等級審議」。

二、敦促政府投入桃園藻礁全面調查研究,彰顯桃園藻礁價值。

不過,綠黨也體認到,在觀塘工業區興建天然氣接收站,是中油與台電爭奪天然氣進口權的後果。中油希望避開耗時的重新選址全面環評,才改以縮小開發面積減少生態影響的方式,只求快速定案。

為了反核減煤,綠黨不反對在北部地區增建新的天然氣接收站。但綠黨也同意觀塘僅是多方妥協的相對較佳方案,或許不是對環境保護的最佳方案。 因此,在供電期程允許及不影響非核家園進程的前提下,應該擴大多處選址方案,並重新進行環境影響評估,以及相關研究和自然地景審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