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野火總計燒掉80%藍山國家公園、50%岡瓦納雨林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澳洲野火總計燒掉80%藍山國家公園、50%岡瓦納雨林

2020年01月17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根據衛報的計算,澳洲延燒數個月的森林大火,燒毀了80%的藍山世界襲產和超過50%的岡瓦納世界襲產雨林。而綠色和平也表示,15日各地雖已下起大雨,但也可能造成水患,或使消防員身陷泥沼,提高救援風險。根據綠色和平消息,大火燃燒面積相當於三個台灣,已造成至少29人死亡,當中包括四位消防志工,澳洲大火顯示氣候危機已然告急,人們應立即採取行動。

澳洲延燒數個月森林大火,燒毀了80%的藍山世界襲產。照片來源:大英國協

大火重創澳洲世界襲產  水源地、恐龍樹、鱷龜的食物來源也遭殃 

藍山因為有獨特的桉樹天然林和多樣性而列為世界襲產。藍山世界襲產研究所執行主任莫森(John Merson)說,這場火災的規模之大,可能會影響到桉樹的多樣性,進而動搖其世界襲產地位。

衛報分析了新南威爾斯州和昆士蘭州燒毀的地區,並經新南威爾斯省政府確認。

衛報12月曾報導,在火災爆發的頭幾個月,藍山世界襲產地區有20%受到大火的影響,但如今這個數字已增加了三倍。莫森說,「這是全然特殊的一場災難。大家都在說,這場火災前所未有。」

藍山世界襲產地區包含100萬公頃的國家公園和未開墾林地,以溫帶桉樹林為主要地景。這裏以植被的多樣性聞名,全世界約1/3的桉樹物種都在這裡。

莫森說,雖然桉樹大多可以適應火災並能再生,但許多樹種還是需要一定的火災間隔。「2013年曾發生一場大火,僅僅六年之後的今天又發生一次。如果火災間隔太短太密集,桉樹的多樣性可能會大大降低,數量將幾近崩潰。」莫森指出,必須等到可以進入火場的時候才能對更多樹種和野生動植物進行全面性的衝擊評估,但人們擔憂斑尾袋鼬和鬃尾岩袋鼠等物種的繁殖和覓食環境已經大受影響。

大火還燒毀了沼澤地。沼澤地原本會緩慢地放水流入溪流,進入雪梨的供水系統,同時也是野生動植物用水來源,是重要的水源地。

幸好,本週新南威爾斯州消防隊的一次救援任務拯救了碩果僅存的沃勒米松天然林,即所謂的「恐龍樹」,化石紀錄顯示這片天然林已有2億年的歷史。莫森說,大火已經進入過去從沒燒過的地區,對救援任務的迫切需求顯示該地區火災嚴重程度不容小覷,「這是氣候變遷的基本款。」

新南威爾斯州消防隊的一次救援任務拯救了碩果僅存的沃勒米松天然林。照片來源:新南威爾斯州國家公園及野生動物管理局

在更北邊的地區,大火燒毀了岡瓦納熱帶雨林世界襲產地區,這裡有許多亞熱帶雨林保護區,橫跨新南威爾斯州和昆士蘭州,面積達36萬6500公頃。

澳洲衛報運用最新發布的資料,將2019年7月1日以來新南威爾斯州和昆士蘭州所有焚毀地區合併,計算出與世界襲產地區重疊的面積。分析結果顯示,岡瓦納雨林地區有53%被焚毀。

去年12月,澳洲衛報訪問了新南威爾斯州自然保護委員會的生態學家葛拉罕(Mark Graham),他住在貝林格山谷(Bellinger Valley)有火勢的地區附近。

自12月以來,巴靈頓高地(Barrington Tops)「沒有燒過的地方發生了大火,」岡瓦納大部分地區被「嚴重打擊」,「令人心痛,非常恐怖。」葛拉罕說,他住的地區最近幾週總算下了點雨,但是現在人們擔心,流入貝林格河的沉積物已經影響了瀕臨滅絕的貝林格河鱷龜的食物來源。

新南威爾斯州進入緊急狀態,消防員竭力控制多處的火場。照片來源:綠色和平

新南威爾斯州規劃工業和環境部發言人說,因應大火對兩個世界遺產地區的衝擊是當務之急。「隨著森林可以安全進入和煙霧散去,開始可重新取得準確的衛星和航空影像來指引評估和地面工作。」

他說,這兩個地區的森林類型混雜,其中有些能適應火災,有些對火災很敏感,如茂密的雨林。

「我們已經目睹大堡礁連續多年發生毀滅性的珊瑚白化,全球暖化為潮濕熱帶和鯊魚灣世界襲產地區帶來成災風險,看看藍山世界襲產被燒毀多少,真是令人沮喪。」澳洲自然保護基金會的自然活動倡議者亞伯拉罕(Jess Abrahams)說,氣候變遷正在重創澳洲的世界襲產。

亞伯拉罕也說,「這裡深受澳洲人喜愛,具有重要的原民文化價值,並擁有許多稀有和受威脅的物種。」

2020年1月6日,一架軍用直升機飛越位於新南威爾斯州的海岸小鎮伊頓(Eden),圖為一間大火燃燒中的木屑廠。照片來源:綠色和平

澳洲下雨恐引發水患 綠色和平呼籲正視氣候變遷

根據綠色和平,澳洲大火直至1月15日為止,已造成至少29人死亡,當中包括四位消防志工,多達2,100棟房屋燒毀,超過2,500棟建築被摧毀。大火燃燒面積至今達1,100萬公頃,相當於三個臺灣面積,數字更有往上攀升的趨勢。

綠色和平表示,近日下的大雨雖可望緩解火災,但因植被焚燒後令土壤根基受創,有可能引致突發水患,會使消防員身陷泥沼,增加現場救災風險。

綠色和平也警告,一切悲劇指向地球上全部生靈、生態,面對氣候變遷,已過了談論的時刻,此時,我們要採取行動,而且是迅速行動。

此外,綠色和平也將澳洲大火的災後景況整理成圖集,見證這滿目瘡痍的世界,呼籲人類正視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帶來的嚴峻後果。

2020年1月2日,大火引發的濃煙籠罩維多利亞州吉普斯蘭東部,猶如黃昏的橘色天空預示末日般的到來,更顯立即保護氣候的行動,刻不容緩。照片來源:綠色和平

新南威爾斯州米爾頓獸醫院(Milton Veterinary clinic)的醫生凱特琳·麥克法登(Caitlin McFadden) 懷中抱著一隻嚴重燒傷,幸而於1月4日獲救的叢尾袋貂(Brush tail possum)。她將牠命為Ambo,意思是救護人員的英文簡稱,並每晚把牠從診所帶回家照料。照片來源:綠色和平

2020年1月5日,澳洲經歷了一天災難性的叢林大火,對該國大幅土地造成大規模破壞,圖中橘色霧霾可見一二。照片來源:綠色和平

參考資料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