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病逝的保育學家與環境/科技記者 Mongabay設立獎學金 | 環境資訊中心

紀念病逝的保育學家與環境/科技記者 Mongabay設立獎學金

2020年04月17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鄭景文 翻譯;彭瑞祥 審校;稿源:Mongabay
蘇.帕明特里(Sue Palminteri)是Mongabay的野外技術編輯,同時也是保育生物學家、職業網球選手和長期的體育愛好者,她在2019年11月30日不幸敗給了癌症。 享年54歲。

無論是穿越整個南非大草原為大象們穿上無線電項圈、與以色列代表隊的選手們一同在國際級網球比賽中奮力揮拍、酷熱的正午時分在秘魯亞馬遜熱帶雨林中追踪狐尾猴、還是評估保育挑戰中施行技術解決方案的可行性 ,帕明特里都以罕見的頑強、熱情和優雅擁抱了她所追求的一切。 她的毅力和智慧使她能夠成為出色的運動員、保育生物學家和新聞記者,而她真誠樂觀的天性和陪伴則使她成為了絕佳的同事、朋友和伴侶。 這種罕見的特質組合意味著,當享年54歲的蘇於2019年11月30日去世時,對認識她的人們以及她努力保育的動植物來說都是個嚴重的打擊。

「她就是個生命的鮮活縮影。她擁有無限的積極能量。從於秘魯進行的博士研究開始,到Mongabay的保育技術編輯和寫作工作,她一直致力於促進保育工作。」在杜克大學與蘇相識的密友莉亞·卡爾(Leah Karrer)說道,「她擁抱並倡導新想法,並為眾多剛起步的科學家和傳播工作者提供指導。她在生活中實踐自己的所信奉的一切,也一直是一個真誠、充滿愛心和支持的朋友。她善良、聰明、有趣、還很好笑。她的逝世對她的朋友、家人和整個世界來說都是個巨大而悲傷的損失。」

Sue in Abu Camp, Botswana. Courtesy of George Powell.

在波札那Abu Camp的帕明特里。圖片來源:George Powell (Mongabay)
剛和朋友在泰國曼谷完成一場賽事的帕明特里。圖片來源:George Powell (Mongabay)

曾加入職業網壇 後獻身於保育工作

蘇珊.帕明特里(Suzanne Palminteri)於1965年9月24日出生於新澤西州,在一個有著綿羊、山羊、狗、貓和珠雞的小農場內長大。在童年期間,蘇對環境的世界觀,受到了早在第一個世界地球日的許多年前就已經開始實行廚餘堆肥和資源回收的母親露西爾(Lucille)和獸醫父親托尼(Tony)的影響。但蘇最早的愛好卻是體育。她尤其擅長網球,在大學期間持續代表校隊出賽,畢業後更到歐洲進入了職業網壇。

雖然帕明特里愛熱愛網球比賽,但她開始覺得自己的生活有些失落。渴望能積極地為世界做些什麼的心情使她回到美國,並帶領她加入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擔任專案負責人。但是,她最終發現,這份工作與實際保育工作間的距離太過遙遠,所以她放棄了在大型國際非政府組織工作的穩定性,放手一搏,加入了猶加敦的一個小型烏龜保育組織。與當地人合作拯救鮮為人知的生態系與動物的這經驗,鞏固了她對自然的熱愛和為保育奉獻的決心,也為她配備了新技能:流利的西班牙語和水肺潛水的能力。

與伴侶攜手保育工作 促成哥斯大黎加一處保護區 

在墨西哥的志願服務也為帕明特里下一段人生奠定了基礎:在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所獲得的環境政策碩士學位,正式確立了她的保育資格。在那段成長期中,她也在杜克大學內建立了許多重要的友誼。其中最持久的,當屬她與保育生物學家喬治·鮑威爾(George Powell)建立的關係;喬治後來成為了她在保育工作和生活上的伴侶,兩人並於2006年結婚。

帕明特里與鮑威爾一起在哥斯大黎加的多個自然保護計畫中工作,擔任野外助理,其中也包括了一項致力於保育瀕危大金剛鸚鵡的計畫。 他們的努力最終促成了哥斯大黎加中北部馬昆(Maquenque)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的建立。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的發聲,這個原本不受保護的棲地現在早就變成種植鳳梨的農場了。

接著帕明特里返回世界自然基金會工作了一陣子,然後到英國的東安格利亞大學,在卡洛斯·佩雷斯(Carlos Peres)麾下獲得了生態學博士學位。 她的研究重點是生態學和僧面猴的行為。 她從不迴避冒險,居住在秘魯亞馬遜森林裡的Los Amigos野外工作站,距離位於Madre de Dios河下游的最近城鎮足足有七個小時的路程。

帕明特里與鮑威爾。圖片來源:Mark Johnson

得到博士學位之後,帕明特里進一步增加了她的野外保育工作分量,在保育機構RESOLVE擔任生物多樣性和野生生物解決方案的科學家和專案負責人。RESOLVE是一個以創新性環境解決方案為中心的非營利性組織 ,她在這裡的工作重心則是研究如何將技術應用於保育問題之上。 她發展出敏銳的直覺,知道那些技術能夠實際運用於野外,因為在實驗室中有效的技術在現實中卻並不一定有用。

在RESOLVE工作期間,帕明特里協助創立了「野外科技」(WildTech),這是RESOLVE、世界資源研究所(WRI)和Mongabay共同合作的計畫,旨在幫助保育工作者更妥善地利用技術。 另一方面,她也著作不倦,包括負責撰寫一本關於森林流失對猿類影響的書內的部分章節,也在她的部落格『All-species Fitness』上持續撰文,她將這個部落格視為演化和個人健康的整合方式。

全職加入Mongabay 為保育新聞盡心盡力

帕明特里作為野外生物學家的知識和經驗,讓她非常適合在Mongabay擔任野外科技編輯的角色。她於2017年全職加入Mongabay;她的好奇心、對好新聞的直覺和勤奮工作得到同事的一致讚賞。她是位多產的編輯,為Mongabay製作了超過一百篇報導,內容涵蓋eDNA、遙控偵測、人工智慧等。她也幫忙指導有抱負的保育記者,而她的專業知識更是Mongabay的作家和編輯們的寶貴資源,當他們在保育新聞報導上遇到技術問題,蘇總是熱心提供需要的幫助。

「蘇非常喜歡她的工作,我一直對她對工作上每個細節以及與人交往時所展現出的熱情、博聞、慷慨和細心感到讚嘆。」在好幾個森林相關報導上與蘇合作過的Mongabay編輯貝爾梅克(Genevieve Belmaker)談到,「我幾乎沒有遇過這麼有關懷心的人。」

而在Mongabay的工作之外,帕明特里還負責擔「野生生物保護策略」(Wildlife Protection Solutions)的科學編輯和360 VR拍攝助理,Wildlife Protection Solutions是個小型保育組織,使用虛擬實境作為媒介來激發大眾對瀕危物種的同情。

帕明特里與企鵝在福克蘭群島的森德爾斯島上。圖片來源:George Powell

儘管帕明特里在各個地區、組織和多種角色上展現了多變的適應性,但她的某些特質卻是從來不變的:許多人都非常敬佩她的無私、真誠和熱情,並為他人和其他物種的利益而孜孜不倦地工作。 她在生命的各個階段都熱心為人們提供建議,涵蓋範圍包括網球專業人士、野外生物學家和保育/科技記者。

芝加哥菲爾德博物館的艾米·羅森塔(Amy Rosenthal)說:「蘇喜歡把她的生活描述為『遲緩的成長』,就好像她發展得比人家晚一樣。我記得她不只一次地這麼說。但是我一直認為,她的生活非常多面,可以適應任何變化的環境,並且還擁有無數的隱藏才能。 年輕的網球職業選手?符合。 運動員和教練?符合。野外生物學家?符合。技術專家?符合。健身和健康大師?通通符合。」

帕明特里的熱情和興趣的多樣性引起了一些奇怪的矛盾:她是個面對巧克力豆餅乾完全沒有自制能力的健身愛好者及長跑運動員,是個喜歡到世界上某些最偏遠地區、在最基本條件下工作的技術專家,也是個笑起來那麼歇斯底里的朋友,總是能讓她自己和身邊的人們都笑出眼淚來。但是,這些矛盾也使得蘇有一種特殊的能力能使人們團結在一起。

羅森塔說,「當我在2010年充滿衝勁、躍躍欲試地加入WWF的保育科學計畫時,喬治歡迎我,並幫助我補足了那時被視為是生物多樣性陣營與生態系統服務陣營間的鴻溝。但當蘇到來時,她卻幫助我確信,這兩個陣營對她來說都是同一個保育陣營,而我們是並肩作戰的。」

帕明特里的朋友莉亞·卡爾說,「她是『以解決方案為導向』和『積極性』的絕佳範例。當其他人爭吵時,她讓我們重新團結。 她一直是一個充滿愛心和支持的朋友。 最重要的是,她是一個了不起的善良好人,應該仍然繼續活在我們身邊的。」

2019年初診斷罹癌 仍持續以報導為保育奮鬥

帕明特里於2019年2月被診斷出患有多發性骨髓瘤,而即使要經歷痛苦的治療方案,她卻無私地選擇不向大多數朋友和同事透露自己的病情。 她不想讓與她親近的人們擔心,繼續了每天完全擁抱生活的實踐。 雖然在病痛中掙扎讓蘇神采奕奕的過人精力大受影響,但她仍保持了正常的光彩,因此大多數朋友甚至沒有意識到她已經生病了。的確,她繼續利用Mongabay的報導及野生生物保護策略的工作為保育奮鬥。

帕明特里的姐姐伊萊恩·阿迪佐(Elaine Ardizzone)說:「蘇仍然身形筆直,擁抱家人和朋友,開玩笑,甚至在去世前的幾週都還非常珍惜生命。」

她在隱藏自己痛苦的同時,也努力為其他物種爭取同情,無論物種是大是小、常見或稀有、是已知或未知。她也為保育奮鬥直至最後一刻。她是保護野生動植物棲息地的倡導者,無論它們是森林、珊瑚礁、風吹草原、稀樹草原、還是開闊的海洋。 她是給我們所有人的獨特禮物,世界因她而變得更美好。

世界失去了一點聲音 但保育精神永不止息 

「上週,地球失去了一點聲音。蘇·帕明特里(Sue Palminteri)博士比我所認識的任何一個人,更加孜孜矻矻地為全球生態系統及造就了這個活生生星球的物種——無論大小——代言。當我加入WWF的西南亞馬遜團隊時,我很榮幸得以與她和她的伴侶在生物保育策略上一同工作。和蘇和喬治一起在哥斯達黎加、巴西、秘魯、智利和玻利維亞到處旅行,不斷地讓我親眼見證到,要能這麼持續地為如此重要、又和我們的生物群系一樣如此脆弱的事情奮鬥,需要多大的熱情和勇氣。」

「蘇一直在行動;儘管政府,官僚機構和人類行為在保護工作面前(無論是前進還是後退)豎起重重障礙,但她的思想和身體卻永遠向著更大更高的目標邁進。我還不能相信她已經走了,所以我假想她仍在世界某個角落。如果一場野火突然停止,一個物種奇蹟般地獲得拯救,一個社區崛起拯救了所在的森林,或者儘管遭受了巨大損失,但生態系統卻仍蓬勃發展,我都會認為這是蘇·帕明特里的工作成果。她也許已經安息,但我知道她還沒有休息!」

Mongabay設立紀念獎助金 歡迎上網報名

為了紀念帕明特里對保育、技術和報導的貢獻,Mongabay和保育X實驗室( Conservation X-Labs)正發起一項獎助計畫,讓有志於了解保育技術和從事寫作的學子有機會投身這個領域。保育X實驗室為此計畫資助高達1.5萬美元的獎助金,有志者可上網報名

參考資料

作者

彭瑞祥

六年級生,曾在咖啡店當吧檯兼翻譯,十多年前受南方電子報、破報、國家地理雜誌啟蒙,希望也能自己做媒體關心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