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半年鞠躬道歉 卜蜂於彰化非法棄置污泥 承諾6月底前處理完畢 | 環境資訊中心

時隔半年鞠躬道歉 卜蜂於彰化非法棄置污泥 承諾6月底前處理完畢

2020年05月27日
環境資訊中心 記者孫文臨報導

雞肉大廠卜蜂集團去年年底因勾結黑心廠商、違法在彰化農地棄置3000多公噸肉泥,不法獲利達5000多萬,卜蜂公司蕭姓協理遭檢方起訴求刑兩年六個月,並要求卜蜂支付公庫300萬元,同時必須負責處理彰化芳苑、埤頭等三處農地上的惡臭污泥。

時隔半年,卜蜂副總經理劉明哲今(27日)在台北舉行記者會,首次就污泥傾倒案向社會大眾鞠躬道歉,「卜蜂過於信任合法的廢棄物清理業者,沒想到卻發生污染案件,事發後已經加強廢棄物處理程序的稽查,也會投資肉泥處理設備,確保類似案件不再發生。」他也說,目前三處農地的污泥都處理得差不多了,預計6月底前就能清理完畢。

然而,5月23日,卜蜂的雲林養豬場又發生排放廢水引發惡臭,遭居民圍場抗議。對此劉明哲表示,「當天是污水處理設備故障發生意外,我們深感抱歉。」而記者會場外,反卜蜂設廠的花蓮居民高舉布條抗議,「卜蜂一面道歉一面污染,誰相信他們未來不會污染花蓮環境,我們堅決反對到底,絕對不會跟卜蜂和談。」

DSC05821

台灣卜蜂企業副總經理劉明哲,今(27日)就去年發生的污泥案向社會大眾鞠躬道歉。孫文臨攝

卜蜂為彰化污泥案道歉  承諾將改善廢棄物處理監督機制確保不再發生憾事

來自泰國的跨國財團卜蜂企業進軍台灣多年,2019年營收還站上200億,污染案件卻層出不窮。根據透明足跡,台灣卜蜂企業過去一年來連續六次違反《廢清法》、《空污法》、《水污法》等環保法規遭開罰。彰化青年李宇翔就說,卜蜂非法棄置未經處理的3000噸污泥,不法獲利超過5000萬,也造成當地嚴重的環境污染。

對此,台灣卜蜂企業發言人劉明哲今日就彰化污泥傾倒案,向社會大眾鞠躬道歉,「卜蜂是委託合法的清運業者,卻不慎造成非法傾倒及環境污染,深感抱歉。」他說,卜蜂承諾處理三處土地上的污泥,原本檢方要求是要在2020年底前完成,但目前芳苑處理進度達95%、75%,埤頭則處理進度約50%,合計已經處理了350噸,6月底前就會處理完畢。」他也特別展示處理成果影片,「污泥打包後將送到焚化爐熱處理,可作為營建副材料。」

劉明哲說,卜蜂集團過去過於相信下游清運廠商,未來將會改善監督機制,「除了確認清運業者、處理業者的三聯單外,也會要求提供最終處理妥善證明書,此外我們也會每週到環保署的網站檢查清運車輛GPS的停留時間,若停留時間異常、路線異常,就會跳出警示,要求廠商說明原因。」他表示,也會不定期查訪污泥處理廠房,確保設施正常運作。

DSC05833

劉明哲表示,卜蜂負責的三處污染場址,以大致完成清除處理,6月底前就能處理完畢。翻攝記者會影片

此外,劉明哲說,卜蜂也會投資場內的污泥處理設備,朝向資源循環再利用的方向處理,「能減量的就減量,不能減量的也必須變成循環利用,有些可以變成有機肥料,有些則可以交給混凝土場變成建築副材料。」他表示,卜蜂會努力確保未來類似案件不再發生。

不過,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就痛批,卜蜂事發後對外一貫的說法都推卸責任給下游廢棄物清運廠商,「但事實上,涉案的人當中就有卜蜂的管理階層。」身為花蓮人的他擔心,卜蜂現在規劃要在花蓮壽豐、鳳林、光復設置六座養雞場,恐對地方環境造成衝擊。

DSC05729

反卜蜂養雞場自救會特別北上陳情抗議,怒喊要求卜蜂滾出花蓮。孫文臨攝

卜蜂花蓮設六雞場  地方青年淚訴「我們誓死反對,這樣還不夠清楚嗎?」

據了解,卜蜂在壽豐鄉的樹湖村有規模達25萬隻的蛋雞養殖場尚在申請,豐坪村規模約2萬5000隻的種雞養殖場則已近完工,鳳林鎮的鳳凰等三處2萬5000隻種雞場及一處光復鄉馬佛的2萬5000隻種雞場也都剛開始申請,合計達37.5萬隻雞。花蓮縣政府日前表示,在卜蜂完成與地方居民溝通前先暫緩相關程序,「若民意反彈嚴重,考慮撤案。」

反卜蜂養雞場鳳林自救會副會長Lisin Haluway就特別北上抗議,他說,5月9日自救會才成立,但反卜蜂養雞場的聯署至今已經破萬人,「從鳳林鎮長、代表會、里長、部落領袖,到當地青年、耆老、工作人員等所有人都反對卜蜂設場,我們在花蓮開記者會、在鳳林遊行、兩次跑來台北抗議,難道我們表達的不夠清楚嗎?我們就是堅決反對,不會和談!」

Lisin Haluway指出,卜蜂以私人名義取得農地,對媒體說是為了遵循《農業發展條例》規範,「其實農發條例33條確實有說私法人不得承受耕地,但34條也說,只要符合技術密集等相關標準,可以提出經營利用計畫向地方政府及農委會提出申請,經申請許可後,農業企業機構就可以承受耕地。」他認為,卜蜂是有意規避這些程序。

講到激動處,生在鳳林、長在鳳林、現在仍住在鳳林的Lisin Haluway不禁哽咽落淚,「為了卜蜂養雞場的事情,當地老人家都煩惱到睡不著覺,還有高齡90歲的阿嬤推著輪椅出來抗議,他說『如果卜蜂蓋了養雞場,他就要去自殺。』為什麼卜蜂就是聽不懂我們堅決反對的聲音,我們會誓死捍衛家園、捍衛祖先留下來的土地。」

DSC05721

講到激動處,生在鳳林、長在鳳林、現在仍住在鳳林的Lisin Haluway不禁哽咽落淚。孫文臨攝

Lisin Haluway更怒斥,卜蜂集團在飯店替污泥處理案道歉的同時,雲林的鄉親還在忍受養豬廢水的惡臭,「請問我們要怎麼相信他們說未來養雞場不會有污染?他們說有最好的防治設備、有遵守法律規範、有和民眾溝通,請問有嗎?有的話現在何必開說明會來道歉?」

部落年輕人也到場表達反對,「卜蜂違反原基法21條的諮商同意權的規範,完全沒有跟部落溝通就要開發,等事情鬧大了才說要開說明會,我們堅決反對。」他也不滿的說,除了馬佛,卜蜂集團選的六塊土地都是阿美族的傳統領域,「對於財閥以殖民主義的方式踩在我們的土地上要任意開發,原民會、原住民立委卻一點聲音也沒有,希望大家能一起關注。」

DSC05844

台灣卜蜂企業發言人劉明哲表示,會努力並持續與地方民眾溝通,不會放棄。孫文臨攝

卜蜂強調不會放棄與地方溝通、重申現代化養雞場完全沒有味道

對此,劉明哲則強調,卜蜂在雲林的養豬場有設置污水處理設備,「23日當天設備不幸故障才發生污染排放,純屬意外。」他也再次重申,目前不會放棄與花蓮鄉親溝通,會陸續拜會地方鎮長、民代、里長等,6月13日也會在鳳林舉辦公開說明會,「花東地區有九成的雞蛋來自西部,我們希望能讓花蓮居民吃到在地生產的的好山好水好雞蛋。」

劉明哲重申,「卜蜂的養雞場跟傳統養雞場不同,採用密室式水濂雞舍,你們站在養雞場外完全聞不到味道,不跟你說可能不曉得那是養雞場。」他說,因為花蓮沒有屠宰場和化製場,因此未來雞隻還是會運送到西部屠宰,病死雞也是送往西部處理,不會在當地留下污染。」被問到是否考慮在花蓮設立食品加工廠?他則說,「一步一步來,現在五座種雞場一座蛋雞場都遇到了如此巨大的阻力,我們必須做到讓居民放心,才會有後面的規劃。」

至於以私人名義取得土地是否規避審查?劉明哲則說,農發條例對於私人企業取得農地管制相當嚴格,因此卜蜂初步只能先找員工購地,讓農政單位與地方政府確認這塊土地確實農地農用後,才會過戶回公司,「我們絕對沒有規避,不然把樹湖的蛋雞場拆成7萬、7萬、7萬就不用作水污染防治計畫了。」

未來花蓮縣若比照宜蘭、屏東、雲林等縣市制定《新設置畜牧場管理自治條例》或撤照會不會有退場機制?劉明哲表示,「我們會依法申請,也不會放棄與地方居民溝通。」他承認,自己對於原基法相關規範不甚清楚,未來會與縣政府釐清卜蜂應負的責任。

DSC05059

記者實地走訪位於壽豐鄉豐坪的卜蜂種雞場,數十公尺外就能聞到雞屎味。資料照,孫文臨攝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