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璟泓/苗栗哪裡又老又窮? 淺山光電的誘惑與擋人財路的石虎 | 環境資訊中心

李璟泓/苗栗哪裡又老又窮? 淺山光電的誘惑與擋人財路的石虎

2020年06月16日
文:李璟泓
如果你有一甲地,你要傻傻地做淺山保存,還是租給光電業者賺它個40萬?

我坐在田裡,跟記者聊起石虎在淺山的困境。苗栗又窮又老嗎?老實說,我一點都不覺得。台灣西部的淺山環境要是真的要比較,苗栗其實是一塊淨土,但是它也是一塊肥肉。

光電板林立的苗栗淺山一景。圖片來源:李璟泓臉書

苗栗哪裡窮了?這些土地現在都值萬金啊!君不見現在路邊承租土地的價格一公頃已經到40萬了。你只要有一塊地是數公頃,只要租給貼廣告的人,就可以年收百萬了(而且還信誓旦旦跟你說保證租20年)。但是人家沒有告訴你要負擔地價稅跟增值稅就是了。

苗栗老嗎?從地質上的確是這樣,所以才有出磺坑這樣的瑰寶啊!也有過港貝化石這樣的好物。不然,你看看火炎山,不就是因為地質年代久遠才成形的嗎?

至於石虎,當牠拿來跟霧峰的黑翅鳶放在一起講。石虎真的就是集黑鍋之大成啊!

黑翅鳶來到台灣也不過20年寒暑,近年因為友善農業的推動以及滅鼠藥的禁用,許多農地都開始架設棲架提供覓食的環境給黑翅鳶利用,而黑翅鳶的捕鼠能力也獲得許多農友的肯定。短短的三年間,除了農友的肯定外,連霧峰農會都以黑翅鳶作為益全香米的品牌包裝,推出了黑翅鳶米及黑翅鳶麵。

在棲架上停留的黑翅鳶。圖片來源:李璟泓臉書

但是客官啊!黑翅鳶會做的事,石虎早在冰河退去之後就在台灣做了啊啊啊啊!

根據自動相機的紀錄,黑翅鳶在田間吃的有石龍子、小黃腹鼠、鼩鼱、棕三趾鶉、麻雀、紅鳩。然後黑翅鳶又經常是在果園、稻田間活動,有干擾拍拍翅膀(不是屁股)就走了。所以也不會有政客喜歡找牠麻煩,說牠出現就會設立保護區這類的廢話。

黑翅鳶這種個性及塗眼影的外貌就實在是太討喜了。也因為幫忙農夫吃掉的鼠輩太多,效率高的黑翅鳶又因為體型小(不會偷吃雞)所以就博得了農夫的信任,霧峰的農友們對黑翅鳶可是讚譽有加呢!

石虎呢?神秘又低調,吃了一堆鼠輩及鳥也沒有太多人知道,唯一會被農夫知道的時候就是牠跑去偷人家雞的時候。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普天之下莫非虎土。石虎的領域中出現的雞當然就是石虎的食物啊!但是人不這麼想,所以石虎與人的衝突在第一關就輸了:牠會偷人家的雞(黑翅鳶不會)。

再來,當造橋開路、挖山做水溝、開工廠、蓋光電場的時候,明明是人搞到無法生態跟人共存,但是不管是環評會或是說明會或室外頭的咬耳朵會,政客就會耳語說:只要有石虎、開發就不會過喔!你家有石虎就會變保護區喔!然後民眾就會否認家附近有石虎,否認自己家的雞被偷吃過。

石虎腳印。圖片來源:李璟泓臉書

雖然以前也已經破解,會吃農家雞的很多都不是石虎幹的。但是以上的黑鍋,石虎通通都揹了。就說,同樣都是吃老鼠的,黑翅鳶可愛又友善,但是石虎壞壞啦!

石虎跟黑翅鳶其實都可愛也沒有差別,差別只有牠們有沒有擋到財路啦!

我們也很不想拿石虎當成淺山開發時的擋箭牌或是開發商眼中的絆腳石,但是很明顯的,如果你拿:「你這樣開發會傷害到鼬獾的棲地喔!」,你就會看到委員跟開發商都噗哧笑出來吧?

淺山的破壞已經越來越嚴重,但是我們手上的牌有甚麼大家都知道。一翻出來都是石虎⋯⋯,但是當糧食危機、水土保持或是農地價格都已經無法可救的時候。石虎應該也已經回不去了。

大家可以想想,林務局推出友善石虎生態給付,「單一土地面積一分地以上,不使用除草劑、毒鼠藥、獸鋏,符合農藥安全檢出範圍」,每公頃核發兩萬元獎勵;配合縣府架設自動相機監測並在三個月內拍攝到石虎出沒,每個案區域再核發一萬元獎勵金,每年申請一次為限。

只要田裡有腳印,一公頃一年三萬。這樣一分地一分地的收復失土串連起的國土綠網。在面對光電商拿一公頃40萬的租金來蓋光電場時,就算是腦子傻了也知道要選誰啊!

這裡有一串好用又便宜的土地要不要來租啊?現在光電板租農地一公頃40萬好有前途啊!早知道我們就不要救淺山了,早點買多點地租給光電業就可以躺著救地球了啊!

苗栗隨處可見的廣告看板。圖片來源:李璟泓臉書

但是,我寫這篇文,不是要給那些想推核能然後就在毀謗綠能的人說嘴用的,綠能用對地方就是對的,不對的地方就是有問題,那就要改變。台灣沒有多少本錢可以耗損土地跟資源,所以就是用對的方法跟對的地方啊!

我要說,苗栗沒有又老又窮,但是這個季節做起農事真是又熱又累。

*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