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綠色振興呢?全球武肺後資金大量流入化石燃料 威脅氣候目標 | 環境資訊中心

說好的綠色振興呢?全球武肺後資金大量流入化石燃料 威脅氣候目標

2020年11月12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根據英國衛報的調查分析,全球的武肺後復甦資金大量流入化石燃料經濟,說好的綠色振興前途不明,只有少數幾個大國將振興資金投入再生能源、電動汽車和能源效率低碳領域。

全球的武肺後復甦資金大量流入化石燃料經濟,說好的綠色振興前途不明。照片來源:Alex Snyder(CC BY 2.0)

全球主要經濟體 綠色振興表現排名:歐盟最佳、中國最差

根據衛報的最新排名,歐盟表現最佳,7500億歐元的下一代復甦基金(Next Generation Recovery Fund)的30%用於綠色經濟。法國和德國分別撥出約300億歐元和500億歐元用於激勵環境相關計畫。

中國是主要經濟體中表現最差的,只有0.3%的振興基金用於綠色計畫。美國在大選前,只有約260億美元的計畫支出與環境有關,僅略超過1%。

在至少18個世界最大經濟體中,自初春第一波封鎖以來這六個多月來,武肺振興方案大多用於對環境不利影響的支出,例如對石油或新的高碳基礎建設的紓困,比任何對氣候有積極影響的綠色支出都多。

只有法國、西班牙、英國和德國四個國家以及歐盟的振興計畫有環境淨效益。

參與綠色振興的國家 多半花更多資金在增碳活動上

「自然環境和氣候變遷並不是大多數振興方案的中心思想,」為衛報進行本次分析的顧問公司Vivid Economics執行長艾斯(Jason Eis)說,「大多數國家根本看不到綠色振興的影子。」

承諾過綠色振興計畫的國家,也多半投入更多資金於無助減碳甚至增加排碳的活動上。韓國7月份推出綠色振興方案,價值約1350億美元,但卻繼續花費於化石燃料和碳密集型產業,因此其激勵措施的綠色程度僅居世界第八。

同樣,加拿大將其基礎設施建設資金中的60億加幣用於居家隔熱、綠色運輸和乾淨能源,但其整體振興計畫價值超過3000億加幣,其中包括大規模道路擴建和化石燃料公司稅收減免。印度在綠色經濟上的支出約為8.3億美元,但支持煤炭的計畫拖累了整體表現。

拜登當選美國總統後 將改變全球綠色復甦情況

但Vivid Economics的分析顯示,拜登當選美國總統有可能改變全球的綠色復甦。儘管他可能會面臨參議院為共和黨多數的挑戰,但如果能全面實施2000億美元綠色振興方案,美國將取代歐盟成為低碳未來的最大投資國。

拜登希望促進再生能源發展,2035年美國百分之百由再生能源供電,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未來10年投資170億美元,其中私人投資達到50億美元。但是,他的計畫必須過得了共和黨參議院,並且將面臨美國企業部門和某些州政府的反對以及可能的法律挑戰。

不過艾斯說,即使拜登的綠色計畫只有部分通過,仍然有機會對美國經濟乃至全世界產生巨大影響。「部分妥協在所難免,但與此刻的美國相比,拜登的總統任期中,綠色支出將有巨大變化。許多國家會受到美國領導者的影響。讓美國參加G20集團會議推動綠色振興肯定會有所幫助。」

Vivid Economics分析顯示,拜登擔任美國總統後有可能改變全球的綠色復甦。照片來源:Photo News(CC BY-SA 2.0)

IEA警告 中國若交不出綠色振興方案 全球氣候目標恐無望達成

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經濟學教授巴比爾(Ed Barbier)補充說,未能啟動綠色振興的國家錯失了創造數百萬個工作崗位的機會。他研究2008年金融危機發現,該次各種振興方案中,綠色振興約佔16%。他說:「尤其是工程業有巨大的就業機會。」諸如安裝家用隔熱材料、太陽能電池板和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等都是勞動密集產業,而且通常可以立即開工。

世界各國未能促成綠色復甦,連巴黎氣候協定規定的義務也沒做到。國際能源機構(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獨家為衛報計算出,各國計畫中的減排量僅為實現巴黎協定所需的減排量的15%。 IEA還發現,在大流行初期,中國的排放量雖有急劇下降,但現已反彈至2019年的水準,還可能更高。

IEA執行董事比羅爾(Fatih Birol)表示:「中國尚未開始綠色振興。但是如果中國改變下一個五年計畫(明年3月要確定),他們還來得及全面重整。中國現在不管要建造什麼,都應該符合綠色標準。」

沒有中國,全球綠色振興幾乎是不可能的。比羅爾警告:「如果中國提不出綠色振興方案,將新的五年計畫與零淨排放目標保持一致,那麼全球實現氣候目標的機會將接近於零。」

專家表示 等疫情平穩後 各國必須準備好綠色振興方案

獨立的科學分析「氣候行動追踪(Climate Action Tracker,CAT)」發現,許多國家的政府遠未將低碳成長視為優先任務,而是不斷促進碳密集型產業並放鬆環境法規。CAT合作組織之一新氣候研究所(New Climate Institute)成員霍恩(Niklas Höhne)警告:「我們看到的,更多是政府利用武肺後振興方案來延後氣候立法並紓困化石燃料,尤其是在美國,巴西、墨西哥、澳洲、南非、印尼、俄羅斯和沙烏地阿拉伯,其他國家也是如此。」

氣候經濟學家史登(Nicholas Stern)則說,各國仍有時間進入下一個振興階段,改以綠色支出為優先考量。全球最初的12兆振興計畫中的大多數都用於增加流動性、提高工資和阻止公司破產,這幾乎沒有綠化的機會。

史登說,幾個月內應進入下一階段,國家必須準備好綠色振興方案。「綠色振興被耽擱了,因為除了中國等國家以外,我們仍在和病毒對抗。如果歐洲能把疫情控制得更好,我認為綠色振興能做得更好。但是我們仍處於封城和救援階段,只有更有效管理病毒的時候,綠色振興才能真正開始。」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