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爆倖存者批美國「不把人當人看」 NHK原爆紀錄片解禁(下) | 環境資訊中心

原爆倖存者批美國「不把人當人看」 NHK原爆紀錄片解禁(下)

2021年12月02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前言:1945年8月9日,美軍在日本廣島、長崎兩地投下原子彈(簡稱原爆)。76年後的同一天,日本NHK播出紀錄片《原爆初始調查 被隱瞞的真相》,揭露「被爆(受原子彈輻射被曝)」居民受害慘狀,與美國隱瞞的內幕。

東京電台向世界控訴原爆殘酷,認為核武會毀滅人類。圖片來源:NHK

在原子彈落下處不遠的長崎西山地區,檢測到高劑量的輻射,居民陸續發生身體狀況惡化或突然死亡的現象。美軍在這裡做了仔細的調查,包括訪談資料與相片等,在事發五年後做成報告。

節目單位找到了報告上有記載的,被美軍調查過的中尾恆久一家。中尾的記憶和報告紀錄的一致,當時降下了放射性的「黑雨」。中尾先生的母親使用的手帕、頭巾,也用X光照過,出現放射性物質的斑點。中尾一直因為甲狀腺異常而苦惱,但美軍沒有告訴他們跟放射線有關的事情。

節目又訪問到調查員的後人羅文森先生,他的父親是調查團裡的核能學者,筆記裡解釋了調查的理由。當時因為蘇聯已經核試爆成功,美國感受到競爭壓力,而西山地區可以讓美國瞭解原爆後放射性物質擴散的狀況。

節目把羅文森提供的資料交給日本的專家判讀,從中看到Ru-103、Ce-144等核種的存在,是來自原爆的證據。如果這些情報早日交給日本的話,就有可能研究居民身體狀況惡化的原因。

另一位西山地區居民松尾都美子,弟妹松尾幸子死於白血病,她在得知美國有這樣的報告後說:「老實說很讓人生氣,我覺得他們不把人當人看,好像在做什麼實驗似的。」其實西山地區一直有輻射污染的流言,只是農家為了生計避而不談,如果有人談論,也會遭到周圍人們的側目。

關於松尾幸子的死因,長崎大學的報告認為可能和輻射有關,但無法斷定因果關係。後來西山地區又有人死於白血病,一樣無法知道和殘留放射線有無關連。

長崎大學名譽教授朝長萬左男說:「要證明疾病和原爆的關係並不容易。」普通人10萬人裡面也有一兩個罹患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究竟是偶發還是輻射引起,需要調查累積在病人身上的輻射劑量。

「福島也有一樣的問題。一個人出去多久,在家多久,沒有人每天做紀錄。即便是福島,要計算正確的輻射被曝劑量,也非常困難。」朝長教授又說,美軍否定殘留放射線的存在,原本可以獲得大量數據的調查,也就不再進行,「這裡面除了政治因素沒有別的。」

美蘇之間的對抗

除了美軍之外,當時蘇聯也出了一份原爆調查報告,表示災難程度並不像媒體所說的那樣嚴重,所謂死於放射線的人們,是因為醫療缺乏的緣故。

蘇聯版原爆調查報告的作者,是蘇聯陸軍中將傑列維揚科。節目單位訪問到他的後人。他生前的筆記,內容和官方報告完全不同:「舉目所見都是殘酷的景象。當地警察說,街道上都是可怕疾病的病患,不要過去比較好。」

傑列維揚科回國四年後,死於胰臟癌。他的後代描述,從掉髮開始,身體其他部分陸續惡化;並認為是參與調查、遭遇輻射被曝引起的。

研究蘇聯歷史的學者佩特羅夫認為,蘇聯否定原爆的傷害程度,源於和美國的對抗。長年參與俄羅斯核武政策的伊林博士表示:「科學受政治左右的狀況,到現在都沒有改變。」

和廣島長崎的居民一樣,在遭遇原爆的美軍裡,也有人控訴輻射的健康影響。在原爆後五週,駐守於長崎的美國軍人斯內倫說:「兩名不同的醫生都認為我的皮膚癌有五成以上機率是因為原爆。上級有的死於白血病,有的死於胃癌。同儕很多人因為放射線死亡。」而美國政府認為,原爆沒有殘留放射線,仍然駁回他的提訴。

川普政權下代理國防部次長的耶爾布理奇,在聽了殘留放射線的事情之後說:「美中對抗之下,為了避免戰爭,需要有所『準備』。」「在地下做核試爆的話,會殘留很多放射線。在空中的話,殘留程度可以壓到最小。爆炸的高度非常重要。」不同的敵人,同樣的核武對抗,彷彿歷史重演。

※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 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特約撰述、加州能源特約撰述、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專欄寫手、QueerWatch 酷新聞駐站作家。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台灣中島美雪介紹會住持,相關作品散見於上報關鍵評論網KKBOX等。教育廣播電台節目音樂二三事不定期來賓。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