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深層水的科學迷信 | 環境資訊中心

海洋深層水的科學迷信

2007年10月15日
作者:陳昭倫(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副研究員)

海洋深層水真偽多日爭議以來,海洋大學李校長終於以海洋學者的身分跳出來說話了。然而,李校長除了教我們如何將「熱鹽環流」牽到跟台灣東岸的海洋深層水相關之外,還左批業者行銷與宣傳手法不當,誤導民眾,右打媒體專業素養不足。況且,到文章最後還要公開的再向政府和業者索求經費與專案,來個產學合作吧!其實,在這整個事件中業者是被政府的無能錯誤牽引,才是產業政策錯誤下的犧牲者,而且被逼上樑山的去和專業素養足夠的媒體對抗。

首先,我們要問海洋深層水如果是政府要推動的產業的話,那到底政府到底做了多少功課,功課做對了否?轉移給業者的信息是否正確?在被媒體作了功課踢爆和質疑的「溫鹽環流」就是一項最好的例子。不管教科書上傳統的環流圖或是李校長解釋的全球環流圖,都顯示這股深層海水沒有直接流經台灣東部。當立委質詢時,張景森主委更斬釘截鐵的說經濟部沒有引用溫鹽環流這個圖。

但是當我們連上了經濟部所屬的工業技術研究院的網頁,卻發現宣傳文稿中發現這個插圖,而且被嚴重的修改成這股深層海水「直接」流經台灣東岸與日本,經濟部很明顯的竄改與偽造。不幸的,這個圖在過去的兩年之內被無辜的廠商在不同的媒體一再的引用,況且在工業研究院的網頁中更直接大膽的引用具有醫療效用的文宣,請問哪一家接受政府輔導的業者不跟進使用呢?

當這樣的大烏龍被媒體踢爆後,政府當局一再的採用否認的態度,只有不斷的保證再保證,無辜的業者也只好以重金控告媒體。政府口口聲聲說輔導藍金產業,卻放出不實的信息,誤導業者作錯誤的文宣, 難道業者不應該想想反過來向政府求償嗎?

第二,李校長在他的文章中花了大篇幅的把東部的深層海水藉由「黑潮」試圖與熱鹽環流連接,去暗示我們抽到的水也是熱鹽環流的一部份。可是黑潮是赤道地區表層的海水,源於北赤道海流,沿菲律賓東岸北流至台灣東部,鹽份和溫度偏高,且低營養鹽。所以,這又如何和所謂的低溫、高營養鹽的深層海水相連結呢?

況且,根據海洋大學教授10月初在經濟部96年度深層海水產業人才精英培訓課程的演講中,明白的說明黑潮水根本沒有靠近花蓮和台東業者佈管的岸邊,而是在6至8公里外的綠島。許多業者當場傻眼。因此,業者因為引用學者錯誤的訊息,遭到媒體的踢爆,這又該找誰討回公道呢?

第三,由於缺乏台灣東岸深層水的研究資料,經濟部只好求助於日本專家來背書。然而,日本專家在2005年於文化大學所舉辦的台日深層海水國際研討會所發表的論文《日本深層海水產業科技研發之作法》中,很明白的以一張比較的表格說明了深層海水與表層海水中其淡水、鹽類、礦物質與金屬含量上並沒有差異。為什麼這樣的訊息都未被業者引用呢?這對消費者對於海洋飲用水在知的權利上已造成傷害了。

在整個海洋深層水產業推動的過程中,政府一直強調產官學的合作,共創利基。但是,學界對台灣東部的海洋了解甚少,根本無法給於政府任何建言,而官方操之過及,不假思索的全盤引進日本的包裝,放出錯誤的訊息,而業者也糊裡糊塗的被政府趕上架,直到出了事後,學者才又大辣辣的在公開場合向政府和業者索經費和包專案。這一齣歹戲就一直這樣演下去。

其實,整個日本海洋深層水的產業是經過不斷的包裝與行銷的手法所達成的,就如Hello Kitty一樣是商品包裝的結果。日本人本來就對「水」很講究,而且覺得「就算喝了沒效,至少也沒害處」,結果此一商品就很容易賣。但是,海洋深層水用在水產養殖還有科學根據,但直接賣給消費者,就只是利用了一般老百姓對科學的一知半解和迷信罷了。

Hello Kitty與台灣賣的海洋深層水;圖片提供:陳昭倫

作者

陳昭倫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專長海洋生態及演化、珊瑚礁生物雜交與種化、系統發育分析、無脊椎動物保育遺傳領域。期待有那麼一天東沙環礁能夠成為台灣大堡礁,工作站人員不再為枉死的綠蠵龜愁眉苦臉,而是對著滿堂聽眾講述著保育成功事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