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印度,尋找牛糞傳奇(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去印度,尋找牛糞傳奇(二)

2007年10月30日
作者:陳思穎、戴惠莉(綠色陣線協會)

實際來到【牛糞傳奇】的發源地

Navdanya入口9月16日,我們來到【牛糞傳奇】的發源地-印度Uttaranchal省首府Dehra Dun的郊區。通過一段漫長的筆直道路,伴隨兩邊大片大片的農地,我們終於看到Navdanya基金會的招牌「Bija Vidyapeeth」。(印度文裡,bija意指種子,vidyapeeth意指教育中心)

9月17日到21日,我們在參與Navdanya基金會與席娃博士共同舉辦的「農業生態學與生態農法」工作坊。工作坊分為生態農法操作方式的專業課程、Navdanya基金會組織介紹,另外基金會每天也會帶領參與工作坊的學員實際到Navdanya示範農場參觀有機農作的操作方式、種子銀行保存種子的方式、與Navdanya基金會合作的農戶等等。

下表為「農業生態學與生態農法」課程主題
日期 10.00am – 01.00pm 3.00-5.00pm
07.9.17   I 總觀從慣行農法轉作有機農法的必要
II Navdanya示範農場參觀活動:農作物的有機耕作及相關設施
07.9.18 I Navdanya基金會的運作方式及成就 I 栽培作物的方式:作物栽培、改良作物、雜交種子過程、播種、種子銀行
II 採種實作
III 昆蟲的授粉功能
07.9.19 I 土壤生態學:土壤分類及有機農業
全球暖化與印度氣候變遷
II 參觀土壤研究分析實驗室
 
07.9.20 I 有機農業的經濟社會觀
全球食物安全、反基因改造抗爭經驗
 I 有機農業與微生物
II 蟲害防治、製作天然植物性農藥
07.9.21 I 參觀穀倉
參觀與Navdanya基金會合作之農戶及訪談;參觀家庭手拉坏工藝
 

訪問Dr. Bhatt 土壤分析實驗室 選各種不同的稻種 席娃博士授課

參訪Navdanya-問題省思

A. 糧食自主權-有機農業作為解決貧窮的根本之道

五種基本糧食作物第一天參觀示範農場的行程中,基金會的工作人員Dr. Bhatt便告訴我們,我們所在的部分是五種作物的混種區(Lal Dhan, Maze, Mandwa, Jhangora, Koni),而他們也教導農民這各範圍的農地是作為農戶最基本的糧食所需之用,其餘部分才可販售。當然,這五種作物的耕作方式及耕作時間必須配合Dehra Dun的天候地理等條件,示範農場的做法無法在印度其他地區照本宣科,但是傳達了最基本的糧食自主概念,且Navdanya基金會也協助其他地區的農民,教授栽培基本糧食作物的方式。

混種為有機農業的重要元素之一,其原理是利用各種作物在自然生態上的配合,以避免利用針對特定作物害蟲的農藥。Navdanya基金會的混種模式不僅僅是達到農業生態平衡的基礎,他們將混種與糧食自主結合,使小農免於飢餓,解決小農最基本的生計問題,讓混種模式為脫離貧窮的開始。

種子保存專家相較於台灣的狀況,印度農業的先天條件是截然不同的。印度幅員廣闊的國土,在跨國企業眼中是大片沃土,可用大規模生產、大量使用農藥的耕種模式,也因此馬上成為綠色革命、農業自由貿易化覬覦的對象,也造成小農經濟嚴重的崩盤,農民負債累累而自殺,因此Navdanya基金會試圖改變的是,讓全印度人口中佔70%的農民,能夠藉由自己農地的雜種作物,確保基本的糧食權;但台灣農業一直受限於土地面積,不是跨國農業公司的實驗與投資焦點,談到糧食自主的部分,應從台灣的外交困境與農業的跨國貿易脈落考量。台灣歷經經濟結構的轉型,綠色革命和農民經濟狀況的困境無法直接成為因果,而2002年加入WTO後政府開放農業市場,農民雖受到休耕政策的補貼,但仍繼續努力耕作的農民必須面臨國際市場更大的考驗,因此在討論糧食自主的議題時,台灣面臨的狀況更應從在國際經濟及政治壓力下,農民如何保有自己的工作權,及農產品的競爭力與自主性。另外,在國際貿易趨勢下,食物因缺乏商業競爭性而漸漸消失,隨之失去的也會是飲食的傳統文化及多樣性。另一層面是整體國民的糧食安全問題,就如我們必須接受基因改造食品,或是之前發生的瘦肉精問題等等,都是在糧食自主的脈落下,台灣需要的考慮範圍。

B. 農藥問題

另外,綠色革命使用化學農藥、化學肥料的大量使用,在印度可以明顯看到,造成的後果為生態的破壞引發的小農經濟慘況。相較於台灣的狀況,目前台灣農民仍然大量使用農藥,平均每年共使用四萬餘噸,雖然尚未引發龐大的農業經濟危機,但在生態上與第一線使用農藥的農民身上,已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農藥除了破壞農業的生態循環外,也影響土質及水質安全,甚至在今年夏天也頻頻傳出農民中午噴藥,因天氣太熱,沒有穿著完備的防護衣物,吸入過多農藥,再加上溫度過高加速新陳代謝,而中毒死亡。綠色革命使用農藥部份,或許應就生態及農民的健康問題,做為檢討及改善的重點。

C.種子銀行-有機農業的草根運動

示範室內堆肥在五天工作坊參觀Navdanya農場及種子銀行的過程中,對示範農場的運作方式感觸極深。示範農場的各項設施都相當簡易,包括堆肥設施、病蟲害防治方式、種子銀行等等不需依賴高資金、高科技,讓我們體會到Navdanya在教授農民有機耕作時,以農民的經濟狀況為出發點,擴大到草根運動。

種子銀行是Navdanya基金會的發源地。至今Navdanya已幫助印度40個社區,包括16個省份設立種子銀行。讓我們覺得有趣的是,Navdanya基金會強調,他們的種子雖然是免費提供給合作的有機農民,但是每個農民從種子銀行取得1公斤的種子,必須在收成後繳交1.25公斤的種子,以讓種子銀行保存的種子基因多樣性持續增加;藉由種子銀行,Navdanya基金會已經成功救回及保存來自印度各地3,000多種稻米種子、31種小麥等等,也成為印度保存種子最成功及最完整的機構。相較於台灣,有機農業的規範僅在耕作方式的範圍,對種源並無規定。也因此,Navdanya種子保存的經驗,在台灣有機農業推廣的過程中,可以做為種源保存的具體例子,朝向將有機耕作納入確保種子來源為目標。

種子銀行此外,無疑地,對於Navdanya基金會如何組織農民、從事種子運動並推動有機農業是我們最感興趣的。每一個加入基金會的農友,會有一段宣誓,代表關係的締結,以道德訴求彼此的信任關係。基金會則提供農友免費種子、技術面以及外面市場等作為農友交流的內容,甚至去別的村子見習。這個農友與農村的網路由一般的農友開始,到志工農友(farmer volunteer)、村連絡員(village coordinator)、區域連絡員(regional coordinator),聯絡員的工作包含在農場作記錄、舉辦活動等等,一個村連絡員負責10到20個農村,區域連絡員則負責100至200個村連絡員的負責範圍。針對不同地方的在地知識,提供比較好的防蟲、抗病方式,一旦成功也可以拿去給其他村子的農友使用。

基金會除了透過聯絡員輔導農友之外,也會到農村辦講習(說明會),至今,約有30萬名農友參加過這樣的說明會;而每年至少有5萬人參加農友講習的活動。每3個月會有區域農友開一次會討論各種心得,每年則有一次全國農友說明會。除了聯絡員之外,志工也是人力的一大來源,而目前基金會支薪的工作人員共有85位,這些人大多住在基金會附近,並有各種不同宗教及種性階級。

種子銀行裡面至於一般消費者,則需繳納年費成為會員,基金會認為會員除了付錢買食物外,還需要一些時間來教育,因此,Bija Vidyapeeth提供會員作為週末的免費度假地,會員一旦來到這裡,與農友互動,自然可以認識他們所食用的食物從何處而來。會員可以參加會員活動,買書可打折,並時有食物分享會邀請會員一同參加。靠著這樣的制度設計,Navdanya將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關係連結起來,生產者/農友不僅是勞動者、生產食物的farm worker,消費者也不僅是光食用糧食而已,他們共有擁有的即是席娃博士在此行演講中所提到的:「Navdanya有3000多種不同種類的米,味道各有不同,有機的內在關係即建立於此。」這樣原本存在於生態圈、食物鏈的再簡單不已的關係,卻是印度小農自二次綠色革命的慘烈經驗換來的。

原本應屬於人民的種子,卻成為跨國公司的專利權 ,印度的小農要花更多的錢買回食物,無法以自己所種的食物養活自己,平均而言,買回的食物價格是搬運出去的作物的4倍價格。而另一個現今的問題是,跟臺灣情況一樣,有機認證在印度是是相當昂貴的,席娃博士也反問:「為何有機農業不能得到政府補貼?」當席娃博士緩緩說起:「我們都有責任將古老基因的種子保存下來…」也許有一天,更多人能瞭解食物只所以為食物,不光是餵飽肚子而已,它代表一個地方的文化、歷史及生命。

相較於臺灣的有機農業發展,往往是各自為戶,臺灣腹地狹小也無庸擔心食物運送的問題,甚至有機農業在台灣常是與中產階級的形象一起被聯想,而其行銷方式也依靠網路甚多;於是Navdanya的運作方式,讓我們見到農民運動的草根力量是如何由點成線、再連結成面,由非營利組織輔導、介入的方式將種子、農民及消費者的關係建立起來,從第一線農民的耕作方式起,至如何教育消費者的思想;或許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但在基金會工作已經12年的Dr. Bhatt為我們證明這是值得等待的。原本的他是服務於政府部門的研究人員,見到所有的研究及政策因為貪污而無法進行,問題一直沒有改變,於是寫信給席娃博士,也促成一段長達12年的關係。當我們問他,席娃博士對他來說是偶像、伙伴或是主顧,他笑著說:「都是」。他希望見到更好的那一天到來。目前估計,Navdanya基金會的活動能觸及到的人數有100萬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