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四期不顧風險 彰化居民高喊「反污染、求生存」 | 環境資訊中心

中科四期不顧風險 彰化居民高喊「反污染、求生存」

2009年10月06日
本報2009年10月6日台北訊,呂苡榕報導

環保署昨(5)日針對中科四期召開第五次專案小組環評審查會議,由於前次會議決議本次會議必須做出裁決,因此這次審查會被彰化鄉親與環保團體視為最後防線。儘管大風大雨,500名彰化居民仍不辭勞苦北上抗議,於環保署大門口高喊「反污染,求生存」,請求環評委員讓居民「安心過生活」。

接連五次的中科四期環評審查會,民間針對廢水排放、農漁業污染、用水疑慮和地層下陷等問題提出質疑,皆未獲中科適當回應,雲林、彰化兩地居民抗議頻仍。會中民間團體針對科技園區開發能否有效提升經濟成長、政府面對高科技產業無力管控風險等議題,提出猛烈質疑。會議持續6小時後主席鄭福田以發言時間過長、開發單位尚未報告為由,決議召開延續會議。

「我想問一下大家,你們有來當地看過嗎?」彰化居民顏先生質疑,中科預定的廢水排水口就在取水口附近,開發單位連當地都未曾去過一次,廢水排水口附近有無取水口都不清楚,這樣的報告讓人如何安心。他怒斥:「你們知道這樣會害死多少人,為了後代子孫,我會跟你們拼命」。

另外,中科之前承諾會到地方召開說明會,但實際上完全不依照程序十天前公告居民,也沒有做好現勘工作。淨竹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林聖崇認為,中科四期在程序上已有問題,既然如此應該先到地方召開說明會,再回到環評程序。

科技產業的未知風險

由於擔心幾百年居住的地區遭到汙染,當地居民特地將蚵殼鋪滿環保署門前,抗議中科不顧廣大農漁民死活。居民表示「我也希望二林發展,但如果要破壞環境,我寧願窮一點沒關係」。環評委員也表示,彰化地區由於海流流速低、潮差低,本身就比新竹更容易出現綠牡蠣,萬一中科進駐,沿海養殖大概全部完蛋。更不用說淺海地區的保育類動物──中華白海豚該怎麼辦。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指出,中科對於廢水處理方式一改再改,「可見中科有多麼輕率」,廖本全直言,中科現在更荒唐的要將廢水交給國光石化二次使用,「難到國光石化用完就不需要排出嗎?如果廢水可以透過稀釋就沒問題,那你們怎麼不處理完之後自己喝掉?」

當初中科以排放雲林的「濁水溪」為最佳方案,在遭遇當地居民抗議後將放流水改至位於彰化的「舊濁水溪」。不論何種方法對於中部農漁業都會造成嚴重影響。而中科不思考其他可行替代方案,或是更周密的污水處理方式,只將廢水從一縣改排至另一縣,挑起兩邊居民的敵對。

目前台灣並未掌握高科技產業所使用的所有物質,在「合乎標準」底下,民眾不知吃下多少毒物。蠻野心足生態學會理事張豐年表示,台灣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立法,因為對於高科技的不明毒物未曾納入管制項目中,因此一切「合乎標準」,卻仍造成重大污染。換句話說台灣政府在面對高科技產業時,並沒有十足把握能夠全面評估其所帶來的風險。

台灣經濟的龍頭馬車?

對於中科四期開發案本身的必要性,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詹順貴指出,當時在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會會議上,中科為了讓三期開發案能順利過關,表明只有三期不會再繼續開發,但現在卻冒出一個面積更大的四期。廖本全也問道,2006年明明決議了,在科學園區財務問題解決之前,暫緩一切開發。財務問題尚未解決,為何又再捅出一個黑洞?

對此中科管理局局長楊文科回應,當時再區委會上的回應是針對中科「近期」暫無再擴建開發區的必要,但後來評估後的確有期效應,因此有了中科四期計劃。至於高科技產業在台灣經濟上起了極大作用,雖然去年友達虧錢,但那是全球金融風暴造成,目前景氣已逐步回溫,加上政府除了生產還有研發單位,科技園區確實有存在的必要性。

面對一個高耗能、高耗水且需要大量土地的開發案,林聖崇表示,早在中科四期第一次審查會議上他便提出,中科四期做為一個需要將大型耕地做變更的開發案,必須進入「政策環評」。

只是審查會議直到結束,仍未有結論,主席鄭福田以與會人士發言時間過長、開發單位尚未報告為由,決議召開延續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