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生物學亞洲會議:保存共生的文化與自然 原住民扮演要角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民族生物學亞洲會議:保存共生的文化與自然 原住民扮演要角

2009年10月27日
本報2009年10月27日台中訊,特約記者王茹涵報導

不丹森林部官員介紹保育政策,全場爆滿@2009年第一屆國際民族生物學亞洲區會議自然環境與文化是如何環環相扣?原住民與生態系之間又是如何的相依相存?這些複雜卻又極為重要的議題成為當前學術研究的熱門領域,同時也對瞭解人與自然間的關係至為重要。上週末(10月24、25)在靜宜大學舉行的「2009年第一屆國際民族生物學亞洲區會議」會中,就對這些有趣的議題進行了深入的探討。

本次會議的主題是「文化與生物多樣性保育中原住民的位置、神聖空間及參與式研究方法」,與會者來自世界各國,包含了專精於原住民文學、民族生物學、民族藥物學、保護區經營管理等各方面的學者、實務參與者及原住民代表等。

24日當天,報告人透過生動的演說帶領與會者到各地的自然世界,感受生物多樣性的美好,以及在地社群對資源保護的重要性。

來自中國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員龍春林,介紹了三個不同民族生活範圍的自然資源管理案例。他舉例說明,在雲南香格里拉的藏族,依照場合、用途會使用不同品種的青稞;例如祭祀用與請客用的青稞酒是不同品種釀造的。因此,青稞的多樣性就在藏族每日的使用過程中被保存了下來,也就是說維護藏族文化的同時,也保存了生物多樣性。

日本動物學家立澤史郎(Shirow Tatsuzawa)也介紹了他在日本屋久島上進行的野生鹿保育工作。透過研究,他發現在地居民在森林管理及文化保存上,存有非常大的潛力。

除了科學家之外,會中有許多保育的實務工作者及原住民也帶來精彩的分享。遠道從不丹來台的茨仁添伯(Tshring Tempa),以森林部官員的身分,介紹該國森林部如何訂出一套兼顧生態保育與平民生計的保育政策。

茨仁添伯表示,不丹對於森林保護非常重視,全國有72%為森林覆蓋,49%是國家公園。該國第一個國家法案就是1969年通過的森林法。在這法案頒布之後,所有林地收歸國有,因此森林資源的分配也是政府的權責。由於考量到鄉村居民對於自然資源的依賴度很大,因此在政府實施配額制度時,村民可享有某種程度的優惠。

舉例來說,如果當地居民需要木材蓋屋子,可向主管單位提出申請,便可以用幾近免費的價格購買木材。而其他非木材的自然資源(如藥材等),若是自家使用則不需要提出申請,可直接從森林取用。

印度的原住民代表Palanisamy,也在簡報時提出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他告訴大家,在他居住的泰米爾納都邦,山上蔓生著一種櫟葉檞蕨,由於這種蕨類,常在附近活動的原住民幾乎未曾罹患風濕病。但近幾年來這種植物被當作高價藥材,也造成野生數量銳減。

上述發生在不同區域的故事,其實傳遞出同樣的訊息:在地社群對保存生物多樣性扮演著實為關鍵的角色,保育工作的成敗往往繫於當地居民參與的程度。此外,文化(culture)與自然(nature)是共生的,文化往往深植於自然之間;而自然生態也依存著文化的傳承而被保存。要保護其一,就不能忽略另一個部分。

然而,自然資源與文化的流失的確在發生中。來自美國的塔蔓(Paula Tallman)將視野轉到南美洲的秘魯,透過短片告訴與會者,森林保留區的原住民由於受到伐木、採礦、鑽油等資源掠奪的壓迫,漸漸遠離了傳統生活,也逐漸散失了對於藥用植物的知識。

於是,她與合作的NGO透過訪查、舉辦會議等方式收集了當地居民對藥用植物的記憶與知識,並將這些資訊製作成海報,貼在當地的醫療站,把知識回饋給貢獻資訊的當地人。

類似的故事,台灣也正在上演。高師大環教所林冠岳表示,由於部落的遷徙,一些西魯凱部落已經流失了大量對民俗植物的記憶,他認為應該透過學校與社區的教育,重新建構知識傳承的體系,讓後代的原住民可以獲得祖先流傳的珍貴知識與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