溼地中的狗也有生存權 華江公園流浪狗 將以結紮代替捕捉 | 環境資訊中心

溼地中的狗也有生存權 華江公園流浪狗 將以結紮代替捕捉

2010年02月04日
本報2010年2月4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溼地和河濱常是流浪犬群聚之處,以台北縣新店溪沿岸河堤為例,縣府以專案主動捕犬,然以人道立場考量,河濱非人類居住之處,流浪動物在不擾人的前提下,一定得面對捕捉和撲殺的命運嗎?其次站在棲地平衡的觀點,當流浪狗都消失後,將進駐另一批動物來達到平衡,替代的動物可能是貓或鼠等,這對環境生態的影響更嚴重,尤其是野鳥群聚的溼地,因此之間如何平衡較佳?

圖片來源:關懷生命協會

河濱流浪狗管理 TNR效果佳

為解決河濱及溼地流浪犬問題,關懷生命協會於3日召開座談會,座談會由關懷生命協會理事、湖光動物醫院院長林雅哲主持,會中邀請台北市教育大學教授陳建志、台北市關渡自然公園主任何一先、華江溼地聯盟總幹事黃馨葱及荒野保護協會五股溼地專員汪雨蒼與會討論。與會者皆支持以TNR(trap捕捉、neuter結紮、release放養的縮寫)方式進行人道減量,支持流浪狗在地生存權,並將針對行為不適之犬隻另案處理,本案將由華江雁鴨公園開始試辦,而台北市關渡自然公園以及台北縣五股溼地也將跟進。

座談一開始,由已經在新店溪畔定期捕狗的台大懷生社報告。在懷生社積極與校方斡旋下,台大是全台校園第一個簽訂校園流浪犬以TNR方式處理的大學,目前校內流浪犬皆交由懷生社控管。此種模式目前已經推廣四個大學校區。懷生社目前也持續在新店溪沿岸河濱捕捉流浪狗至特約醫院,進行絕育(拿掉睪丸或卵巢,和綁輸精管或輸卵管不同,前者確保犬隻之後不再發情)。

懷生社洪嘉琳分析,河濱狗源不絕的主要原因在開放的環境、民眾丟棄食物、棄養家犬、以及當地野犬不停繁衍有關。而以現行的流浪動物管理政策,捕捉、撲殺,看似趕盡殺絕,事實上,一開始犬隻數量稍減,但不久之後,即使當地犬隻已經全部捕捉完畢,又會有新的狗,或其他物種,而且通常是貓,會進駐此地。此後,亦將改變當地的生態關係,最後達成的平衡不見得是人類所樂見。由此推論出結果,捕捉撲殺既耗費人力又浪費物力,環境依然充斥流浪動物,並且這是最不尊重生命的作法。

反之,TNR基本原則為將流浪動物絕育後放回原地,絕育後的動物不再增加數量,也不會因為發情、產子等情況而過分擾人;再加上狗、貓都是具備地域性的動物,可防止更多的動物進入該地區,而達到有效控制環境中流浪動物的數量。

有別於社區裡的流浪犬,河濱流浪狗絕大多數非常懼怕人,對人的影響小;而且狗群數量龐大,如確實執行絕育,短期內便可獲得明顯成效

擒狗先擒王 留下好王制衡生態

林雅哲將狗的行為比喻為國中生同儕關係,都是群聚,並且都有帶頭者,只要觀察帶頭者,往往可知這地區狗群的行為模式。而為首的犬領袖,若沒有不適當的擾人(或破壞生態)行為,反而應該要留住牠以維持犬隻的秩序。林雅哲重申給浪犬就地生存權,並能與社區共生的理念,TNR是符合人道精神的減量方式,TNR之後,犬隻在當地會逐漸減少而達成平衡。

其實流浪動物有其勢力消長之道,狗會抑制外來的狗進入勢力範圍,維持當地一定數量。林雅哲舉某社區為例,之前抱怨流浪犬,捕犬隊遂將狗全部帶走;結果又抱怨貓隻增加,經過TNR,為街貓絕育之後,只剩下10隻左右,現在社區最頭痛的問題是鼠患。五指山附近的社區也表示,不願意讓貓狗離開,因為可以抑制蛇的進入。維持穩定的狗隻數能抑制貓的生存,與會人士亦認同貓確實比狗更擅長捕鳥,而狗對溼地生態破壞極小。

因此,除了以TNR人道減量,還要針對動物行為決定是否放養在街頭。並不是絕育了,就沒有捕捉的問題,對於行為不適合生存在街頭或社區的流浪狗,仍然需捕捉。但如此一來,捕捉的門檻就會提高,並且降低收容所的壓力。

實施TNR不能跳島式進行,必須先在一個地區建立核心,鞏固當地流浪動物數量之後再往外擴展。

溼地也能包容狗

台灣因生物多樣性公約之故,必須針對三分之一的保護區進行經營管理效能評估,在評估報告中,有一項即針對流浪狗造成棲地破壞的問題。陳建志認為TNR或許可為解套,讓狗越來越少又抑制外來的狗達成平衡。但他認為應建立模式,並以更長的期限追蹤,探討效果。以台大校園流浪犬TNR實施情形,建立追蹤5年資料,看看狗消長情形以建立科學的資料。

華江雁鴨公園管理經營單位華江溼地守護聯盟總幹事黃馨葱表示,可將流浪動物的行為表現列入監測項目,並增加監測人力。此外,對於TNR技術,也期待能轉移,教導志工執行。結合在地化志工管理,最後是能達到永續的發展模式,

何一先以關渡自然公園為例,動物醫師曾建議訓練一隻守護犬,來制衡園中狗勢力。他認為狗對園中的生態影響不大,他曾觀察過鳥和狗之間其實並不會互動干擾,幾乎是各自過各自的;反而貓的破壞力預計會更大。他同意以TNR方式達到減量效果,並將於園區內建立流浪犬群像,期待能為工作人員上課,了解TNR以及動物行為,最終能訓練志工助補捉流浪犬TNR。

汪雨蒼認為溼地裡的狗,除了讓遊客的觀感不佳之外,其實影響並不大。其次,狗會抓鴨子、鳥蛋,但TNR之後配合固定餵食,應可避免這類的行為。

五股溼地未來也將嘗試跟進,目前先提供課程並邀請附近的愛心媽媽協助TNR,但台北縣動保政策並不如台北市友善,會是潛在的困難之一。

在華江雁鴨公園方面,關懷生命協會將協助提供志工培訓課程,第一波將配合台大懷生社持續進行TNR;而華江溼地聯盟也將增加人力,協助流浪狗TNR。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