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A工傷求償第四度開庭 秦祖慧細說一生疾病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RCA工傷求償第四度開庭 秦祖慧細說一生疾病

2010年03月16日
本報2010年3月16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RCA工傷案10日傳喚受害者證人第四度出庭,此次是由證人秦祖慧自述在RCA工作過程以及罹病史,審判官及原告律師審問,審判官巨細靡遺地訊問受害者證人工作史、疾病史以及工作內容,以釐清罹病與工作兩者之關連。此次庭訊總共花了4個半小時,下次庭訊4月14日,將由辯方律師詢問。

工傷人協會秘書長黃小陵認為開庭速度積極,從去(2009)年11月起維持一個月開庭一次的速度。迫於此案的特殊性,500位原告逐漸因疾病去世,能還原當年真相的證人正在和時間打仗,開庭速度將決定受害者能否爭取應有的權益。

庭訊必需仔細訊問,反覆推敲,乃因資方以大火燒掉資料不願暴露為由,只能藉由證人的回憶以及口述拼湊當時之原貌,再搭配環保署介入處理。目前RCA桃園廠為污染控制場址、污染也是不爭之事實,目前則需架構疾病與污染之關連性,證實因果關係。

以秦祖慧的例子,在RCA工作、生病、無法結婚生子,因此努力工作為了存錢養老,不要造成家人的負擔。雖買了房子,又因為疾病,不斷請假就醫,每個工作最後都因此被資遣,房貸也因此繳不出來,遭到法拍;法拍的錢甚至不夠繳積欠銀行的房貸。秦祖慧目前住的房子也即將遭法院查封,另一方面又因有這棟房子,無法申請低收入戶資格,生活靠教會以及會友協助。黃小陵形容,秦祖慧的人生幾乎毀於疾病。

黃小陵十分感慨地說:「RCA是前車之鑑,台灣還不斷蓋科學園區,園區附近的老阿伯、當地居民、農漁民的健康,誰來把關,誰來負責?那些號稱工程師的人,是否想過健康岌岌可危?」

秦祖慧:努力工作 不斷生病

秦祖慧是台南人1972年國中畢業後進入RCA工作,一開始在三場擔任電視選台器修護員,1973年9月合約期滿被資遣。進入RCA時,身體健康,沒有病痛。1975年RCA又再招募短期工人,秦祖慧又回去工作,一直到期滿離開。之後在台南某公司上班約3年左右,做車床工作,通風設備良好。第一年身體狀況良好,第二年某日上班途中突感胸口不適,休克送至當時的逢甲醫院。檢查發現心臟有問題、腎臟炎,之後因腎盂炎、腎絲球腎炎多次住院。醫生說找不出原因,反覆發燒,後來又成了關節疼痛腫脹。

1979年23歲過年前出院,原本計畫過完年結婚,醫生認為以她身體狀況,懷孕可能導致妊娠中毒,生寶寶機會小。秦祖慧因此決定不結婚。為了半工半讀,又回RCA,同時到長庚醫院就醫檢查。

秦祖慧1979年進入3廠工作,白天上課晚上上小夜班。為了找出病因,看過心臟內科、腎臟科、骨科和復健科,皆查不出原因,長庚醫院住院超過30次,最後被診斷為「精神官能症」。秦祖慧受此打擊,1987年改到一些小醫院就診。1989、1990年間,突然之間有蕁麻疹,持續每天打針約半年時間。

在1982-1983年間,秦祖慧調2廠做IC測試輪小夜班,1984年調1廠工程部,同時念夜二專,接觸清潔劑最多時。每天要將每天有上百個IC的治具丟到清潔劑清洗,大量浸泡到桶裏,因IC精密度高不能帶手套,用牙刷刷洗每個IC片,密密麻麻都要仔細刷,每天5-6片治具反覆進行。

1987年離開RCA之後,曾任廠長助理、電子公司的開發工程師。2006年公司通知資遣即無工作至今。

秦祖慧在北部大大小小的醫院尋找病因,他認為即使死,也要知道為什麼。有一次在桃新醫院,因風溼過敏詢問是否為紅斑性狼瘡,醫師認為「不無可能」,診斷為疑似紅斑性狼瘡。後又因肋膜疼痛,經介紹到馬偕醫院風濕免疫科。檢查之後,因腹膜積水醫院通知3天即辦住院,確診為紅斑性狼瘡並說過去都可能是紅斑性狼瘡引起的疼痛,此約為80年左右。

1995-1996年,秦祖慧子宮肌瘤造成溶血性貧血、2001年切除子宮;2002年台北榮總紅斑性狼瘡併發類風濕關節炎及硬皮症、2007年萬芳醫院診斷乳癌2期末、5月開刀化療至12月結束共9次化療以及33次電療、2009年7月癌細胞轉移,2010年3月電腦斷層懷疑已轉移到骨頭。此外還有青光眼以及白內障的問題、右眼視力0.2-0.3......。

長期接觸「清潔劑」 不知是有毒「有機溶劑」

秦祖慧在RCA三個廠房都待過,1、3廠無通風設備也未提供口罩和手套,在這些廠工作時,每天接觸清潔劑的時間約2-4小時。清潔劑聞起來辛辣刺鼻,接觸皮膚之後,皮膚變得白白粗粗的,有燒灼感,久了之後發紅發癢有潰爛,這時便到醫務室拿藥膏來擦。清潔劑無色透明,有如水;知道有揮發性打開之後在燈光下有氣體上升。有些時候,衣服黏到松香會有硬塊,或身上有松香洗不掉,會使用清潔劑清洗,衣服很快就晾乾了。

秦祖慧說當時廠方並未告知清潔劑的成分是什麼,只說是「清潔劑」,也不知道是「有機溶劑」、未曾有過相關的教育訓練。而清潔劑的處理,少則(3-5加侖)倒廁所,多則(10-20加侖)廠房外空地隨處到;50加侖太重由工程人員帶去倒,但她不知道倒哪裡。

事實上,直到污染案情爆發,人們才知道,RCA長年使用的清潔劑,就是三氯乙烯與四氯乙烯,為高度的致癌物。但對於秦祖慧與其他受害者來說,逝去的健康已挽不回了。

【系列報導】
RCA小檔案
RCA污染案 民事求償15年來首次進入實體訴訟
RCA罹癌員工 抱病出庭討公道
RCA職災集體求償案二度開庭 法官採「個別因果關係」舉證架構
RCA三度開庭 罹癌員工要為自己討公道是不是一定要犧牲這麼多 才能換到資本?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