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官參選前主導國土「活化」? 民間團體質疑朱立倫圖利財團 | 環境資訊中心

辭官參選前主導國土「活化」? 民間團體質疑朱立倫圖利財團

2010年04月24日
苦勞網2010年4月23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孫窮理報導

由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召集的行政院「國有土地清理活化督導小組」23日召開會議,外傳此會議將討論台北市幾塊大面積的國防部所屬土地,包括202兵工廠、空軍總部、信義保修廠…等土地釋出問題,幾個環保、都市改革團體頂著細雨,在行政院前,質疑即將投入新北市長選舉的朱立倫,在離開職務前還要做那麼重大的決策;並且再次提出要求兌現馬英九政見,將202兵工廠釋出後,設立「全市性公園」的主張。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表示,聯盟將利用 4,000名民眾聯署反對「松菸巨蛋」的基礎,推動地區性公投,希望在年底五都選舉時,產生政治的影響力。而在下午行政院「活化小組」會議中則做出要將這 70萬坪土地由國防部移撥國有財產局的決定,等於踏出了幾處國有土地釋出的第一步。

4545975350_cf3a0ab4b9.jpg
環保團體說明202兵工廠的面積比起台北市內大安森林公園、中正紀念堂、青年公園、松山菸廠四大綠地加起來還大上許多,其中有許多珍貴的自然、人文資源。(攝影:孫窮理)

國有土地清理活化督導小組成員名單
職稱 本職 姓名
召集人 行院副院長 朱立倫
副召集人 行政院祕書長 林中森
成員 財政部長 李述德
成員 交通部次長 陳威仁
成員 國防部副部長 趙世璋
成員 內政部次長 曾中明
成員 經濟部次長 林聖忠
成員 教育部次長 陳益興
成員 法務部次長 蔡茂盛
成員 退輔會副主委 林文山
成員 農委會副主委 王政騰
成員 副主計長 陳瑞敏
成員 國科會副主委 張文昌
成員 經建會副主委 黃萬翔
成員 工程會副主委 鄧民治

「土地活化小組」涵蓋了行政院各相關部會的首長,具相當規模;而從桃園縣長調任的朱立倫,在接任行政院副院長後一直沒有太多的聲音,但卻在即將辭官參選之際,跳出來主導利益龐大的國土釋出議題。對此綠黨召集人潘翰聲質疑,是不是作為馬英九接班熱門人選之一的朱立倫需要財團支持,而打算利用現在的位置,提供財團幫助?事實上,近來房地產價格問題引發各界關切,其中市區的國有土地釋出與否,政治人物之間也出現不同意見,「202兵工廠的土地,在馬英九擔任市長任內,提出規劃『全市性公園』的主張,但是到了郝龍斌手上,搞出『生態環保科技園區』的計劃,卻是要蓋豪宅」,潘翰聲說。

根據估計,這些超過200公頃,約合70萬坪的台北市中心精華土地,開發價值估計上兆,而「土地活化小組」打算處理全國公有土地資產算一算有20兆之多,但是,這樣釋出國有土地,是不是真的能達到「活化」的目的?台大城鄉所博士候選人張維修說,近十年國有財產局標售的國有住宅用地50筆中,有22筆目前都還是空地,財團待價而沽,政府把這些市中心的土地為財團保留,讓建商「囤地居奇」,卻稱之為「活化」,張維修說「官員的腦袋得先活化」。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無殼蝸牛聯盟呂秉怡表示,目前行政院健全房價專案無效,國有土地的標售是主要的原因,對於土地短期炒作的稅太低,炒作土地的成本只有美國的1/10,而以目前國有財產局標售台北市國有地的標脫率只有44%,有一半以上的地賣不出去。「土地根本沒有不夠」,呂秉怡說,「現在要做的應該是打擊財團在精華區套地、養地的行為;公部門清查國有土地,作為『公用』的機制」。

在這些預計釋出的國防部土地中,光是202兵工廠就佔了185公頃,比起市中心的大安森林公園、中正紀念堂、青年公園、松山菸廠四大綠地總和的94公頃多還要大很多,其中還有三重埔埤、後山埤和新庄仔埤三大埤塘,一旦這些地方變成建地,綠地被水泥化,長期關切基隆河流域生態與污染問題的南港山林守護聯盟張錫塒說,將來面臨大雨量時,雨水失去調節,將會全部注入基隆河中,釀成更大的災難;過去,在「反對松菸巨蛋」的運動上,獲得了一定民意的力量,也在市政府收回興建「大巨蛋」計劃上產生關鍵的影響力,現在碰到的是比起「松山菸廠」大十幾倍的南港202兵工廠,游藝宣佈,將在反松菸的基礎上,推動「地區性公投」,要達到「第一階段約1萬人連署的門檻並不困難」,接著游藝希望將這個議題推動成在年底五都選舉正式成案的公投案,希望對市長、市議員候選人,發揮政治上的影響力。

看來,「活化」真的是一個充滿弔詭的名詞。土地放在那裡不用,有自然涵養的功能,「不用」可能是「大用」;但賣給了財團,雖然有可能照樣不用,但這「不用」卻是為了「囤地居奇」的「大用」。拿來做公園、作公共用途,可能是對社會全體的「大用」;拿來蓋豪宅、炒房市,卻是對財團的「大用」。政治明星朱立倫、郝龍斌他們心中的「活化」,是什麼?在「開發利益」與「政治利益」的導向下,大概很容易想像...除非有一天,「公共利益」也成為一種「政治利益」,台灣的公共資源被切割賤賣的問題,才會有不一樣的結局。

※ 本文轉載自苦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