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石化擴張......」──鄉村血淚的城市便利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如果沒有石化擴張......」──鄉村血淚的城市便利

2010年11月30日
作者:munch

當一則則歌頌石化生活的廣告,充斥在媒體版面之上,並且以石化工業為基本生活所需,昭示當下社會的無法背離。於是,社會集體該被石化綁架,甚至沈默的做為共犯。

是的!長期以來,大家都在享受石化生活的便利,甚至誤認石化如同上帝的手指,捏出人類所需的一切。但是,時至今日,在生活便利之外,開始思考環境永續,原來生活便利建立在環境透支之上,甚至在愉快的石化生活之外,看見石化污染區域的悲傷人們,漸漸的我們才清晰,原來我們活在謊言之中,以他人的痛苦,堆壘我們的幸福。

當所有便利的石化產品,在我們的生活週遭出現,人們從未思考或觀看過這些石化產品的生產區域,甚至被隱藏保護的生產流程,掩蓋許多驚人數據。當那些長期被壓抑的人們、被污染的土地,跳了出來,才讓人驚覺巨大的痛苦,從來不會寫在石化產品的美好廣告詞中。

石化工業有多恐怖!

中油五輕的土地污染,公告的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控制場址及整治場址,讓後勁人誓死趕走忍受已久的惡鄰居。台塑仁武廠的爆發的污染事件,再多的無污染雄辯,也掩蓋不了廠區長期高度污染,被公告為土壤、地下水污染控制場址的事實,引發仁武地區居民的怒火。甚至到最近,雲林六輕、嘉義南亞廠,連續發生大火,燒到台塑出面道歉,政府揚言對污染進行裁罰。

但是,震驚社會的集體憤怒過後,就是石化工業一連串的抗辯調查,永遠在法律縫隙裡找出路,無法證明污染、無法證明擴散、無法證明有害,所有的「無法證明」,成為石化工業的生存護身符。

因此,石化工業真正恐怖的地方,不只是污染!而是躲在數據、詮釋背後的「低於標準」、「無法證明」,一種難以究責的無奈。

當國內外學者提出一份份罹癌率、流行病學、生命減縮的報告,石化工業不敢誇言完全沒有污染,只會以「低於標準」的說法,度過一關又一關的審核,及至污染現象出現,又是冗長調查的「無法證明」,自外法律的處罰。就算一旦釀成災害,就以敦親睦鄰的補償,避免法律定讞後的賠償。

於是,石化存活,活在科學數據、法律言辭、金錢補償的背後,它絕非沒有污染,實際排出大量環境毒物(註),只是它合於最低的「不死標準」,一種數據上可接受的污染,以及難以證明的直接危害,只要沒有駭人的大量死亡,石化工業就可被寬容。

數十年來,石化工業始終攪在糾纏不清的污染疑雲之中,遊移在法律、環評的邊界,但是唯一清晰的是,在低於標準、無法證明的言詞中,居民的痛苦,土地的傷害,以及不斷惡化的生態環境,成為唯一可見的事實。

石化工業提出的書面上,永遠有著符合「不死標準」的數據與文字,但是親身前往石化生產區週遭村落走訪,就可以體會當地居民對於空氣異味、河流污染、土壤毒害、漁獲減少、離癌致病、房價低落等等現象,終日痛苦不已,那才是真實的痛苦數據,只是政府永遠找不到兇手,或是強調「低於標準」、「無法證明」。

如今,一連串的石化廣告,搖身一變,在美化的圖文裡,成為美好生活的創造者,甚至將石化工業形塑成彷如潔淨無污染的工業。這種「不死標準」的美好,看在鄉間居民眼中,何其諷刺!

石化無污染,一個舉世的笑話,當經濟部長都能以「必要之惡」來形容石化業,石化工業又會是甚麼聖潔美好的工業。

在這個時代,縱使石化工業仍在法律條文、科學數據中,逃脫責罰自證清白,但是在那些石化工業所在位置,人民再也壓抑不住的苦痛與怒吼,更讓人們清楚,所有宣稱來自石化的城市便利生活,如何埋葬的許多犧牲的生命與環境。

城市開始有著反思,人們開始降低石化用品,減塑、低碳、追求自然產品,其實都是一種對於石化反思的人道思維,誰有權將幸福,建立在他人與土地的痛苦之上?而這樣的痛苦不會太過遙遠,終有一天會反噬城市,無論是污染的食物、有害的空氣,甚至劇變的氣候。

時代至今,不可能重返原始時光,這也是現今環保思維興起的原因,當人們驚覺環境惡化,所能做的就是減少污染,對於石化產品,人們已經懂得減少使用,甚至完全拒絕,對於石化工業,就算新的產業難以替代,但是也該有著拒絕石化產業再擴張的決心。

時代在進步,環保的思維,已經讓人們從產品使用,望向生產流程,也讓人們在享受之時,體認到犧牲甚麼?所有美好的言詞背後,可能藏的悲傷的事實,當我們懂得,悟透石化產品背後的苦痛,又如何將城市便利,建立在鄉村血淚之上!

我們無法拒絕長途汽車,但是我們學著短程以自行車代步,我們現今無法拒絕所有石化產品,但是可以從拒絕石化擴張做起。

石化美好的年代已過,它創造的財富,只是少數人所得,它為鄉村、土地帶來傷害,卻是要全體社會沈擔,太多顯露的事實,說明一個長期被矇蔽的石化神話,該是反思與節制的時刻,現今先從拒絕國光石化、六輕五期的石化擴張上做起,要求政府規範一個符合社會公益的最低石化體系,而非財團利益的石化擴張。

「如果沒有石化…..」,不該是當下的威脅,而是未來的追求。

從電動汽車的綠能思維,自然材料的潔淨產品,反石化的新環保科技不斷發展,在所有石化替代產品研發前,應該先思考「如果沒有石化擴張......」,放棄掉一些城市的石化便利,還給環境遲來的幸福,何需再讓鄉村有著驚懼的暗夜哭泣。

如果美好建立在血淚上,石化便利只是殘酷心靈的反映。

註:以台塑六輕為例,自我評鑑標明排放的多種巨量空氣污染物數據,但是強調符合環評標準。所以石化工業不是無毒,只是合於環評的「不死標準」,問題是這種放縱污染的最低標準,如何訂定?如何確實檢驗出危害生命程度?甚至從改善環境的思維,它根本違反追求無毒、優質等更高生活環境品質的積極態度,成為一種無奈的生命妥協。更殘酷說,這種不死標準一旦移近城市設置工廠,一定引來政治風暴,但是在偏鄉就可容許。

※本文由主婦聯盟《綠主張》邀稿,刊登於2010.12期雜誌。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漂浪‧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