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的寓言—站在芳苑溼地看六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模糊的寓言—站在芳苑溼地看六輕

2011年06月03日
作者:陳寧

鄰近芳苑鄉普天宮,被稱為「番挖」的小聚落,居民多半都靠養蚵仔維生,不過這片廣大泥灘地賜給海口人的,不只有適合養蚵的天然條件,還有泥地底下豐富的蛤仔、蟳仔等海產,讓村民也能靠著採集賺些外快。

擠在拼裝車上,行駛了大約20分鐘,一行人來到普天宮外的廣大溼地上,幾位阿姨已經在泥地上工作許久,每個人身旁都放了一個滿是蛤蜊的桶子,而我們也有樣學樣的,開始在泥地裡摸呀摸的。

image006image005

很快的,大家都有了收穫,高舉著親手挖到的蛤蜊、驚呼連連,除了為這從未有過的體驗感到新鮮、興奮,也帶著幾份感動—原來看似平凡無奇的泥地下,竟真的蘊含著那麼驚人的生機。

不過,俗諺雖說,「摸蜆仔兼洗褲,一兼二顧」,但事實上,頂著烈日,身體匍匐在潮水尚未退去的泥灘地上,雙手摸索著躲在沙裡的野生白蛤、赤嘴,可不是件容易事。海水反射著陽光輻射,加上蒸騰的水氣,使得在海上工作比陸地上辛苦不少,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大家雖然意猶未盡,體力卻也開始下滑,只好準備上岸。

回程的路上,往濁水溪口對岸的方向望去,陽光普照下,六輕的影子若隱若現,彷彿是模糊的寓言,讓我們在經歷這趣味橫生體驗的同時,也不忘警惕在心,也許腳下的這塊土地,有天會成為六輕的翻版…

寫下這段訪調筆記的同時,我想起吳明益老師在「審查未來」這篇文章中所寫到的一段話:

審查國光石化的學者,應該有不少人沒有跳到海裡游泳、趴在地上看招潮蟹、在草澤裡偷偷摸摸拿著望遠鏡接近過候鳥的經驗。……沒有這些經驗的人,怎麼替我們審查未來呢?

如果你曾經赤著腳在芳苑外海的濕地上行走,邊看著遠方的六輕,一根根巨大煙囪日以繼夜排放出劇毒的氣體,邊在泥底下摸索著蛤蜊,身旁不時有水鳥,從蚵架間飛過,你怎麼忍心讓填海造陸建成的石化廠,把餵養著無數海口子民的自然寶地化為烏有?

而曾經經歷過這一切的我們,即使只是短短幾個小時,卻也更堅定了守護這塊淨土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