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救不了白海豚 環團籲總統付出行動 | 環境資訊中心

感動救不了白海豚 環團籲總統付出行動

2011年08月13日
本報2011年8月13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陳錦桐攝影

今年年初數十位小朋友將寫滿「救救白海豚」的明信片寄至總統府,總統直呼感動之餘,卻未見積極的保育對策,白海豚族群存亡岌岌可危。今(13)日是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發表保育紅皮書,將台灣白海豚族群列入「極度瀕危」等級滿3年日子,媽祖魚保育聯盟、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等數個環保團體,今早抬著白海豚公仔繞行凱達格蘭大道,並至總統府遞陳情書,呼籲總統馬英九趕快展開保育行動。

以媽祖魚保育聯盟為首的數個環保團體,要求總統馬英九重視白海豚保育,否則只能到博物館看標本。

國光石化撤了  威脅還在

國光石化雖於4月宣布不在彰化大城落腳,但威脅白海豚生存的因素從未減少。棲地破壞與消失、污染、水下噪音、漁具誤纏及淡水注入減少是白海豚生存的5大威脅,要克服及解決這些危機,需要跨部會整合提出行動方案,包括保護區劃設、不當漁法取締、杜絕不當開發以及增加食物來源。

綠黨發言人潘翰聲表示,國光石化曾是白海豚最大的威脅,現在決定不蓋在彰化了,大惡雖已去除,但仍有些小惡影響白海豚生存以及海洋生態,例如,集集攔河堰使得淡水補注減少,六輕污染也造成河川生態改變。而濁水溪上游仍有水資源開發案蠢蠢欲動,荒野保護協會海洋專員林愛龍即提醒民眾關注相關開發案之合理性。

事實上白海豚目前困窘的處境,和政府長期漠視保育,不斷為工業用水興建攔河堰、水力發電廠及水庫有關,此外,對於現行法令也執法不力。

環團幫白海豚抗議:「我是國寶,政府去不愛護」

少數違法底拖漁船  未徹查

根據《漁業法》,沿岸3海浬禁止使用底拖魚法,至今仍未禁絕。有多次出海監測經驗的甘宸宜表示,近岸漁業雖禁止底拖船,海巡署也認真執法,但海巡署只能抓,之後將案件送往地方政府漁業局審理,由漁業局決定要不要罰;縣市漁業局迫於現實壓力,常常不起訴、不處罰。這也讓認真執法的海巡署人員感到灰心。

甘宸宜與漁會、漁民接觸的經驗得知違法的人常常都是少數幾位,並且是慣犯,大多數的漁民都是守法的,卻因少數不守法的人承受罵名。

2011年8月12日拍到的白海豚,瘦骨嶙峋,不但白海豚餓肚子,也顯示台灣海洋不健康。圖片來源:媽祖魚保育聯盟記者會前一天,聯盟工作人員又出海監測,並且拍到了白海豚的蹤影,從圖片顯示,白海豚的背脊肌理呈現凹陷的況態,顯示白海豚應是處於食物不足的情況。甘宸宜說,白海豚的狀況也反映了台灣海洋生態;而不當漁法不但威脅白海豚的生命,也導致漁業資源的耗竭。

不當漁法包括底拖網、三層網以及流刺網。底拖網將海洋中的小魚、底棲生物搜刮一空,導致漁業資源崩解,白海豚也因此沒有食源。三層網以及流刺網則直接造成白海豚受傷,被三層網誤纏的白海豚往往難以掙脫。

最近一隻死亡的白海豚,編號為TW03,解剖後結果疑似飢餓多時,外表則充滿傷痕,疑似與流刺網有關,科學家證實刺網的傷害為直接死因。

彰化環盟副理事長蔡嘉陽表示,法令明定3海浬不得使用底拖漁法,卻不嚴格執法,3海浬外的生態又不維護;政府不作為、不保育,卻只凸顯白海豚保育與漁民之間的衝突,意圖逃避該盡的責任。「白海豚是海洋生態的指標,白海豚並不會影響漁業資源,政府應該講清楚。」蔡嘉陽說,為了漁業永續、海洋資源,政府應維護棲地。不管是劃設重要棲息地、不當漁法取締或食源都是可以同時並行的,「哪一樣可以立即進行就趕緊進行吧!」

環團幫白海豚抗議:「我是國寶,政府去不愛護」

白海豚快滅絕  一個都不能少

1992年經科學家證實出現在台灣西岸的白海豚是獨立種群,2008年IUCN正式將台灣西岸這個獨立種群的中華白海豚列入「極度瀕危」(Critically Endangered,CR)等級。依據IUCN的分法,若從CR等級再降級,就是滅絕。依據林務局13日發布的新聞稿表示,白海豚族群數約在75-100隻之間。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創會理事長文魯彬也說,白海豚不是只屬於台灣,而是屬於全世界的;不只屬於這一代的,也該留給下一代。「再不保育白海豚,後代子孫可能只能在博物館看標本。」蔡嘉陽悲觀表示。

林務局從去年即表示將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劃設白海豚重要棲息範圍,於今年5月11日通過「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經野生動物諮詢委員會審議通過劃設,現正進行境界測繪工作。保育組長管立豪表示,目前與漁業署分工著手漁民的宣導溝通,輔導台中漁民轉型操作海上生態旅遊;並與民間團體協助積極辦理中華白海豚保育教育工作。至於公告日期,管立豪表示預定年底完成。而未完成公告之前,白海豚仍處於十面埋伏,保育仍為空談。

※ 「後國光」白海豚保育進度相關報導:
白海豚保護區範圍大致底定 漁業署成關鍵
► 國光轉彎白海豚保護區有望?林務局:近日提案送審
► 一個都不能少!跨國研究團隊:媽祖魚需要保護區

參考資料: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