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關治病 動物用藥與人道漸遠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非關治病 動物用藥與人道漸遠

2012年02月13日
摘錄自2012年2月13日中央社台北報導

近期瘦肉精引發爭議,除關係人體健康,歐洲食品安全局也從動物福利觀點主張不人道,研究顯示動物會焦躁、具攻擊;而動物用藥非關醫治,僅思考產值,源自工業革命。

餵養豬牛的瘦肉精,原為治氣喘藥物,但效果不張,卻發現可讓動物成長加速,轉而開發出培林等的飼料添加物,作為餵養牛、豬使用,其中的有效關鍵成份為萊克多巴胺。

林口長庚醫院毒物科主任林杰樑則說,毒性低,不表示沒有副作用,還是動物用藥。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早在對反對開放使用瘦肉精提出科學證據辯證之前,是先從動物福利觀點出發,認為使用瘦肉精不人道而主張反對使用。

實驗顯示,不論餵一般瘦肉精或培林,動物都會焦躁不安、有攻擊性;原因是該成份會刺激腎上腺素分泌,進而燃燒脂肪,所以才會增進成長、少肥肉多瘦肉,心跳當然也加速;不自然的生理作用,讓動物不適、不安,也有暴斃案例;所以EFSA還要求27個歐盟會員國都要做培林在臟器的代謝中間物研究;世界畜牧組織也傾向不要使用。

動保團體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表示,畜牧業動物用藥的爭議,其實可從檢視動物福利過程中,回溯人類對於生命權觀點的轉變找出問題核心,並與台灣畜牧業發展要不要朝永續發展革新有關。

他說,就算經濟動物也是有生命體的動物,處在自然環境生長,較有動物福利;隨著工業革命、二次大戰工業化後,科技能製造人工合成的維他命C,不需曬太陽產生,於是動物被養進室內;接著抗生素誕生,再採高密度集中飼養動物,畜牧工業因此誕生,以提高產值取向前進,動物用藥已非為治病,視動物為無生命感受體;與過往養動物取用之,祭天感謝其奉獻迥異。

他並說,二次大戰期間人類營養不足,所以鼓勵多吃肉補充蛋白質,如今過了50年,現代人已是營養偏頗或過剩, 像肥胖、糖尿病等「食因性」疾病,已取代「傳染性」疾病對人體健康的影響,「原本畜牧業要解決糧荒,反而造成人類疾病、地球溫室效應產生」。

他強調,因此原本只管動物疾病與與健康的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於2005年倡議「永續畜牧業」,並提出9大動物福利觀點;只要人類需要動物蛋白質的取得能符合自然原理,對人、動物與環境才能真正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