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台灣招潮蟹 新竹移除香山溼地紅樹林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保育台灣招潮蟹 新竹移除香山溼地紅樹林

2012年07月13日
本報2012年7月13日新竹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台灣招潮蟹是特有種,卻常因紅樹林而減少棲地。(圖片來源:台灣海洋生態資訊學習網)暑期休閒活動千百種,有一群人卻選擇頂著烈日,在新竹市頗負盛名的香山溼地海灘,移除強勢紅樹林物種水筆仔和海茄冬。為了保育台灣招潮蟹等4種招潮蟹棲地,新竹市政府委託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進的海山罟區及美山區兩地紅樹林移除計畫,大約30位來自附近高中畢業生、大學生投入移除工作。

專家指導移除紅樹林撇步

荒野新竹分會專案負責人張登凱正在為學子講授課程。(圖片來源:荒野新竹分會)西濱快速道路14K+300M旁的香山溼地,30幾個人散布在密集的紅樹林中,相較顯得相當單薄,只見每位學子曬紅的臉,正揮汗砍樹。他們先接受潮汐、紅樹林植物辨識安全講習,並由荒野新竹分會專案負責人張登凱2周的陪同實際操練之後,才能獨立作業,完成任務。

張登凱說,工作時間只能在退潮時,因此必須隨著潮汐安排時間,而且一天只能工作4小時。參加移除工作者必須能分辨海茄冬與水筆仔,水筆仔在厚皮質都有生長點,因此必須連根拔除,而海茄冬則砍掉莖幹就可以。

紅樹林使生態相單一化

密密麻麻的海茄苳新幼苗,很快又長出來。(圖片來源:荒野新竹分會)香山溼地具備4-5種溼地生態,紅樹林的擴散,卻可能使生態相單一化。

張登凱表示,早期因海岸保安的因素,在香山溼地種植約4種紅樹林樹種,經過20幾年,水筆仔以及海茄冬成為強勢物種,並大量往外灘及河口繼續擴散生長,如此一來造成河口阻礙,水流不易,當豪大雨時期,易造成河水不易快速排入海中,造成河水氾濫問題,也讓原本多樣化的灘地泥化,底質也隨之改變,特有種台灣招潮蟹棲地也隨之減少,海山罟的台灣招潮蟹棲地,幾乎被紅樹林佔滿。

另一方面,不斷成長的紅樹林植株會攔阻垃圾,產生小黑蚊。位於海山漁港北方2公里的美山社區,緊鄰香山溼地,居民即為「黑金鋼」(小黑蚊)所苦,要求市府進行清除。

新竹市政府今年度計畫利用兩個月暑假期間,以工讀生疏划海山罟區4公頃,清除河溝口紅樹林,改善排放功能,維持香山溼地生態多樣性;美山區則預計移除5公頃。

荒野新竹分會於2007年海山罟進行第一次全面性清除並持續維護,至今已進入第7年。在有限的經費下,只能每年部分移除,張登凱認為若能以兩年時間大規模清除香山溼地內的紅樹林,效果會更好。

淤沙海岸  紅樹林禁入

位於台南安平區鹽水溪南岸的海茄苳紅樹林,是百年前紅樹林原生地之一,當地紅樹林即受保育。(攝影:謝宗宇)同樣為紅樹林所苦的還有彰化芳苑、大城一帶的海岸。其實台灣西岸幾個由泥沙淤積形成的海岸都不適合種植紅樹林。彰化縣環盟目前以農民使用的三角網沿著水筆仔周邊圍起來,消極防止種子擴散。

為什麼有些地方積極保育紅樹林,有些地方卻為紅樹林所苦?

彰化環保聯盟副理事長蔡嘉陽說,台灣海岸變異性高,不同區域海岸地質完全不同,並不是所有海岸都適合種植紅樹林。

最簡單的原則,就是紅樹林的原生地應適度保留,非原生地就不要種植。例如日治時代佐佐木舜一在1912年發表的「台灣的紅樹林植物」分布地及物種,就具有指標性意義,之外都不應人為栽種。

蔡嘉陽表示,紅樹林在海岸沖刷力道大、受侵蝕的海岸,能發揮護岸的功能;而西海岸從新竹香山、苗栗、台中、彰化、甚至雲林這些由淤積形成的海岸,紅樹林會使得土質更泥、更黏,使得招潮蟹、貝類等底棲生物無法生存、減少生物多樣性,不但不能再種植紅樹林樹種,還須積極移除。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