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南非最髒的河 保育信託組織貢獻心力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拯救南非最髒的河 保育信託組織貢獻心力

2013年08月23日
本報2013年8月23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作為南非第二大城德班、馬里茨堡城的主要水源,恩格尼河Umgeni供應飲用水給超過500萬的居民,但越往下游走,經過農地和都會區的河水,開始變成泥水並發出臭味。一家環境信託組織已採取行動,保育恩格尼河和其支流姆森杜錫Msunduzi)。

Penny Rees是Duzi uMngeni Conservation Trust保育信託專員住在港口城德班市北部97公里處。她說,「有時甚至聞得到河水的臭味,跟上次我們在德班市橫跨恩格尼河聞到的一樣。你一定要看看那河水的顏色—灰灰濁濁的,發出臭水溝的味道。」

位於南非,長達232公里的恩格尼河。上游很乾淨,但是越接近出海口,水質變得越髒。(攝影:Joe Townsend提供。)

汙水進行式

跟南非其他的河流一樣,恩格尼河承受著未經處理的汙水不斷流入的壓力。環境諮詢公司GroundTruth水文學家Simon Bruton指出,Midmar水壩上游的Mpophomeni廉價住宅區中,簡陋的基礎建設和超過負荷的下水道讓高含量的大腸桿菌和營養物質流入水壩。Midmar水壩是能容納2億3千5百萬立方公尺水量的大型水壩,位於彼得馬里茨堡城市郊。根據GroundTruth 2009年的研究報告,Mpophomeni住宅區僅占了Midmar水壩集水區的2.4%,卻貢獻了Midmar水壩大腸桿菌數的50%和磷含量的15%。

根據預測,到了2019年,進入恩格尼河的下水道汙水加上農場和牧場排放的營養物質,足以讓Midmar水壩和鄰近的Albert Falls水壩變得「優養化」—氮和磷等營養素濃度過高,導致藻類大量增生的現象。「藻類大量增生可能對人類產生毒性,因此優養化的水無法再作為娛樂用途。而且優養化會大幅提高水處理的成本,因為藻類產生的生物質能會讓水變得難以淨化,需要昂貴的處理方式才能去除。」

超載的廢水處理工作

汙水雖經廢水處理廠處理過後才流入河川,但這些廢水處理廠也都已超過最大負荷量。根據省立水公司Umgeni Water的審計報告,其四座廢水處理廠今年6月的廢水處理合格率大幅掉至71.6%,而可接受的合格率是95%。無法達到標準的主要原因出在處理彼得馬里茨堡城工業和家庭廢水的Darvill處理廠。

Umgeni Water水公司投資人關係經理Shami Harichunder親口證實Darvill處理廠已經超載。水公司已投資數百萬元,欲擴充處理廠容量50%,也花了50萬元增加通風設備並即將啟用。Harichunder說,許多公司將未達法定標準的工業廢水排放到河川裡,也顯著增加了廢水處理廠處理汙水的困難度。不過,另一座Howick處理廠雖也滿載運作,卻能達到90%的合格率。

下游汙染

今年稍早,根據南非水研究委員會一份研究報告的結果,恩格尼河被冠上「南非最髒的河之一」的惡名。該研究分析恩格尼河從Inanda水壩到德班市出海口之間區域的病毒和細菌汙染物質含量,發現每一件樣本裡都含有包括沙門氏菌和志賀氏菌等細菌以及B型肝炎病毒。

研究員之一、納塔爾大學學者Johnson Lin許多樣本中發現的細菌和病毒都有致病性,可能破壞人體細胞組織。Lin指出,人們若直接飲用污染河水可能造成大量的腹瀉病例。研究也指出,南非有2.6%的死亡病例和用水不安全及衛生設施不完善有關。恩格尼河並未達到水利暨林業部的娛樂和飲用水質標準。Lin下結論,「直接飲用未經淨化的河水可能有疑慮」。

河流展現韌性

Rees的團隊在這一個月的田野調查中也記錄下其他影響河川的負面因素。他們看到採砂石、非法傾倒垃圾在河岸以及外來水生植物因為優養化大量繁殖等不利河川健康的現象。儘管如此,Rees團隊採集到的河水樣本卻顯示,只要長時間不受人類活動影響,水質是可以改善的。

因此,Rees呼籲在主要污染地區之間設立保護緩衝區。「既然污水處理廠有存在的必要,起碼萬一污水處理廠出了問題,我們知道多少公里外的河水是未受污染的。」

【參考資料】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