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四戶勝訴 彭秀春:劉政鴻,把一切還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大埔四戶勝訴 彭秀春:劉政鴻,把一切還來!

2014年01月03日
本報2014年1月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一審於3日宣判,苗栗大埔四戶獲得勝訴。居民與聲援團體對此感到激動,卻並無太大喜悅,表示已因此案失去兩條人命了,此判決連遲來的正義都不算,只是贖罪。不但應該還地,更該把拆掉的房子蓋回來「把一切還回來!」

律師與學者並訴求「讓大埔是最後一個受害者吧!」將再次推動土地徵收法的修法與廢除區段徵收,以落實土地正義。

大埔強拆案今宣判,大埔四戶勝訴,聲援團體強調,將再次推動土地徵收法與廢除區段徵收,以落實土地正義。攝影:賴品瑀

大埔案自2009年展開,引起社會關注,在最高行政法院2012年判字第953判決中,明確指出多數違法,包括未進行實質協議價購、土地徵收審議委員會未實質審議徵收案的公益性與必要性等,因此發回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進行一審審理。大埔四戶於3日勝訴,承審法官認定張藥房、朱樹、柯成福、黃福記等遭到違法拆遷,這部分土地徵收應撤銷。

大埔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與捍衛農鄉聯盟召開記者會,表示判決宣示了此徵收案確實違法,台北大學教授廖本全認為,監察院應該出面,對苗栗縣府、內政部、行政院與所有曾經經手「早該喊停卻沒有」的審議委員會都究責到底。

學者籲儘速重建,還居民寧靜

徵收戶彭秀春要求國賠重建家園,認為苗栗縣政府應該向民眾、社會道歉。攝影:賴品瑀「把土地還給我們、把房子蓋還給我們!」徵收戶彭秀春要求國賠重建家園,認為內政部與苗栗縣政府應該跟社會與民眾道歉,她更將矛頭指向苗栗縣長劉政鴻,「還我先生(張森文)的一條命,你怎麼逼我先生的!」

彭秀春指出,苗栗縣長劉政鴻卻趕在本案宣判之前,便強制拆除大埔四戶以造成既成事實,實在可惡,她的先生張森文便是在不停追問「他們憑什麼這麼做?我到底犯了什麼罪?」中含恨自殺身亡,甚至曾托夢給她,對被拆掉的家仍然掛念。

此案詹順貴強調,這個判決並不能算是遲來的正義,因為已經有兩條生命因此犧牲。詹順貴指出,雖然政府將「依法行政」掛在嘴邊,但在此案中,未妥善溝通、未進行實質協議價購、內政部的土地徵收審議委員會,未實質討論徵收案的公益性與必要性,都是內政部敗訴之因。

與苗縣府無關?  天大的笑話

「他們當然還可以上訴,但是回復原判決的機會非常小。」詹順貴提出法律見解,對於苗栗縣府稍早發表回應,表示此案敗訴的是內政部與苗縣府無關的說詞,斥之為「天大的笑話」。詹順貴指出,本案需地機關就是苗栗縣政府,雖然區段徵收由土地徵收委員會經合議制議決,但苗栗縣難辭其咎。

政治大學教授徐世榮則對內政部提出呼籲,「不要再上訴了,要明事理、別再硬凹。」徐世榮認為,政府應該趕快著手進行重建等彌補,盡快把寧靜還給居民。

民間再推土徵修法、廢除區段徵收 以落實土地正義

徐世榮指出,此案彰顯了區段徵收制度的弊病,更是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發展的重要指標,也是司法機關回應「土地正義」此一人權價值的關鍵宣判。

徐世榮指出,若要阻止悲劇重演,便該從修改土地徵收與都市計畫的相關法律著手,農陣選在今天再次提出《土地徵收條例》的民間版本,宣示將再次推動修法工作,

徐世榮指出因此政府以大埔案為鑑,要求明文規定特定農業區不得徵收以保護優良農地,及所有徵收案件皆應舉辦聽證以充分反應土地所有權人的意見外,另也全面刪除土地徵收條例的區段徵收規定。

徐世榮解釋,刪除區段徵收將減少炒作土地的誘因,不僅能充分保障土地所有權人的財產權及居住權,更能使台灣的土地利用獲得合理有效的運用。

詹順貴指出,雖然2012年1月4日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條文公布施行,增訂需地機關應進行土地徵收公益性及必要性評估,然而究竟如何評估,卻無具體統一的評估方式,以致迄今仍流於形式或各說各話,而且該次修正未完全落實保護特定農業區優良農地及健全民眾參與程序的原則,更未修正區段徵收制度的缺失,導致區段徵收成為權貴者競租尋求利益的溫床,案件仍層出不窮。

桃園航空城、竹北璞玉、竹東二重埔、桃園機場捷運A7站、台南鐵路東移、淡海二期等,各地同樣遭遇土地徵收的自救會也都出席記者會並向大埔四戶致意。他們的現身顯示目前國內正處於浮濫徵收的狀況之中。

立委陳其邁與林淑芬表示,目前都市計畫現況人口數僅為1873萬人,總計畫人口確有2512萬人,在人口接近零成長的狀況下,這6、700萬人口的高估與全國高達156萬的空閒住宅,都顯示未來以並無擴大或新訂都市計畫的必要,政府不能再以此為藉口,強搶人民的土地來炒地皮、來賣地還債了。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