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讀.冷水坑】之一:鳥瞰仙水瀝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走、讀.冷水坑】之一:鳥瞰仙水瀝

2014年01月19日
作者:孟琬瑜;攝影:陳理德

時序運行至節氣「大雪」前後,12月的最後兩週,我一邊運用著仍顯生澀的景觀生態學概念「基質、鑲嵌塊、廊道」,從Google衛星地圖分析自家鄰里的綠地資源,一邊思索如何規劃城市生態廊道,讓坐落於住宅區方塊中間的綠地孤島向外擴充、與更大的綠地串聯,使其成為生態綠網的可能性。

過往,我總慶幸著能住在緊鄰靜心湖畔、坐落新竹市東區最多綠地公園,建蔽率和人口稠密度雙低、鬧中取靜的社區。

然而,若不是靠著google衛星地圖的鳥瞰輔助,我也難以想像,即便是我們深度投入、豐富了生物多樣性的科園國小生態區,在衛星地圖上與靜心湖、實驗中學、安康社區週邊綠地連結的它,仍是一塊被水泥建築包圍、孤島般的綠地。鳥瞰,同時彰顯了這塊綠地的珍貴與脆弱,以及保存它、進而串聯生態綠網的重要性。

從科園國小附近的衛星地圖看來,綠地只是是城市住宅區中的鑲嵌塊

※ 從科園國小附近的衛星地圖看來,綠地只是是城市住宅區中的鑲嵌塊

河流,串起水陸生命  最佳生態走廊

在探索可能的解答時,閱讀了林憲德老師的《城鄉生態》這本書。其中提到「以生態廊道連結相鄰的綠地資源,成為有助生物遷徙、繁衍、基因交流的多樣化環境…」;「系統化、串聯化的綠地配置是構成都市生態系統的基礎,再加上生態型綠化的考量,就構成完整的都市生態綠網系統。」

原來,過去一年在科園國小生態區的環境營造,只達成了構成生態綠網的「提升綠地生態品質」這部分;若要提升都市環境整體的生態品質,還必須朝向「提升綠覆率、保留大綠地、開闢生態連結走廊」這三方面的努力。

由於「水陸交界地帶為生物最豐富的區域」,「河川是是水岸生物移動交流的最佳途徑」,河流沿岸將是串聯水陸兩域最佳的生態廊道。文字經過大腦的轉換,眼前慢慢浮現了通過我們社區與學校生態區圍牆外緣的冷水坑溪。

冷水坑溪有機會成為河岸生態廊嗎?想到它全然水泥化與溝渠化的河岸,我為自己的閉門造車及紙上談兵感到心虛,試著向阿德提出心中的想像與疑問?

我的提問,在彼此心中迅疾地發酵、擴張著版圖,並且開始醞釀著一次踏查。

流轉,過去與現在  召喚一趟追尋之旅

有趣的是,透過翻找著地圖、資料的過程,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岐出。

隔天,阿德就從網路上幫我找到了許多資料,包括一篇研究金山面的碩士論文。論文中引用一幅清朝〈淡新檔案〉的「金山面一帶埔地圖說」。原來早在清朝時,大金山面地區的地圖上就已出現冷水坑這個地名。而在日治時代明治版與大正版的台灣堡圖上,也都標記了冷水坑這個地方。若再與後來的經建版地圖,以及最近的Google地圖比較,會恍然大悟地發現:原來冷水坑這個地方,就是現今科園國小所在的位置!所以,科園國小或許更適合叫做「冷水坑國小」吧。

清咸豐九年淡新檔案金山面一代埔地圖說

※ 清咸豐九年淡新檔案金山面一代埔地圖說

※ 大正版台灣堡圖中的冷水坑 可看出當時的冷水坑溪連結了許多埤塘,尤以現在園區三期及關埔計畫區最多

冷水坑這個地名的由來,當然跟冷水坑溪有關。

冷水坑溪早在清代即有記載:「西北為冷水坑,有泉自阬中流出,清可沁脾」,因此一度稱為「靈泉」,地方人稱為「仙水壢」(註)。現今之金山寺於咸豐十年稱為香蓮庵,…於同治年間…以阬口有清泉,而易名為靈泉寺。…光緒二十年(1894)新竹知縣范克承將之納入新竹縣八景之一,稱為「靈泉試茗」。(吳慶杰,1998;陳朝龍,《新竹縣采訪冊》)。

冷水坑溪 民國七十幾年經建版地圖與現今的等高線圖套疊 可以對照出相關位置,黃色圈圈即為昔稱冷水坑的地方。

※ 冷水坑溪民國七十幾年經建版地圖與現今等高線圖套疊 可對照出相關位置,黃色圈圈即為昔稱冷水坑處

原來預期這一科目的期末報告應該運用許多生態學的概念與原理,沒想到經過了這些環境史的回顧與踏查過程,卻意外地十足人文味。

隨著故事串接著故事、歷史牽引著歷史,終究引我再次踏上追尋冷水坑溪的旅程。於是,我看見、也聽見,一條嗚咽著、傷心著,呼喚你的河流。

剛開始只是思考著如何將一塊城市中的綠地串聯成綠網,卻意外發現這個地方曩昔的地名就叫做「冷水坑」。使我期望著冷水坑的故事,將繼續被看見、被書寫,並且流傳下去。

 

※ 註:壢,坑洞。「仙水壢」應該就是現今附近設里之後稱「仙水里」的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