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撥農水、尾水都挨批 六輕何不海水淡化?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調撥農水、尾水都挨批 六輕何不海水淡化?

2014年04月09日
「環境報導」2014年4月9日台北訊,朱淑娟報導

台塑六輕在枯水期時(2-5月)集集攔河堰並沒有核給用水權,這段期間每日要用的34.4萬噸水就調撥農業用水,但枯水期時農業用水已經不足,再調撥給六輕影響就更大。2008年在六輕第三次環差審查時要求六輕應提出「農業尾水再利用方案」,以減少調撥農業用水,但六輕一延再延到現在還沒完成。

水資源保育聯盟抗議六輕用水量產生排擠效應

於是六輕持續調撥農業用水已經逼近農業用水的極限,2013年12月11日環評大會決議,要求六輕應提出減少調撥農業用水的因應對策,同時評估三個方案:灌溉尾水再利用、雨水回收、海水淡化,以減少再調撥農業用水。

4月8日環保署第一次審查因應對策,但六輕只提出灌溉尾水再利用一項,計畫在新虎尾溪田尾排水附近設「湳子工作站」取5萬噸、田尾排水取5萬噸,總計10萬噸。六輕說灌溉尾水取水口下游並沒有農業灌溉,但雲林農民林富源反駁,取水口下游還有大片農地,一旦連尾水都被取走,農民就無水可灌溉。

環評會主席李育明決議,六輕應實際評估三項方案,不是只提農業尾水回收一項。另針對取水口下游是否有農田灌溉,以及六輕長年調撥農業用水是否違反《水利法 》規定,要求環保署發函問相關單位。(水利法規定用水順序:一、家用及公共給水。二、農業用水。三、水力用水。四、工業用水。)

六輕:農業尾水是用剩的水
農民:取水口下游還有農業灌溉

聽到六輕說尾水取水口下游沒有農業,林富源相當火大:「六輕沒來時河川多乾淨,六輕來了後就沒水補充,再把這些水截掉,農民都不要活了。」農民黃旭宏說,六輕這麼多年來的承諾已經都不值錢了,一旦通過六輕利用尾水,就會給你亂搞。濁水溪已經沒有水了,不應該再縱容台塑用水讓全民受害。

雲林淺海養殖協會總幹事林家安說,虎尾到台西近30公里,怎麼會沒有農業使用?「我們家用就是虎尾溪下來的水,你憑什麼說沒有農業在用水?」另外他質疑,六輕在環差會議時承諾以海水淡化自籌水源,為何又同意可以取農業尾水?關於這點應深入評估對農民造成的影響。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說,應再釐清枯水期究竟有沒有尾水可取。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主任粘麗玉表示,尾水取水口距高鐵虎尾站只有500公尺,將加劇高鐵站地層下陷。彰化環盟理事吳麗慧要求,六輕在枯水期時調撥農業用水,導致彰化農民取地下水灌溉,要求六輕應做海水淡化自籌水源。

明道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副教授黃源河表示,雲林河川生態嚴重破壞,虎尾溪附近抽水機抽起來的水都有臭味,尾水應該用於救生態。另外雲林海邊要做有機農業,需要用到尾水,農田尾水無用論值得商榷。

環評委員:六輕工業用水應有海水淡化方案

環評委員的意見相當一致。陳尊賢認為,六輕並未針對三個方案提出詳細評估報告,他建議六輕應提出海水淡化的穩定供水政策。林鎮洋則主張,工業用水要自己把水做出來,而不是再去重分配現有的水源。

顧洋則要求六輕應說明長期調撥農業用水是符違反《水利法》的用水順序。而關於這一點,六輕表示,灌溉尾水工程完成後每日可取水10萬噸,不但原本調撥農業用水的34.4萬噸可扣除10萬,連非枯水期時從集集攔河堰供給的34.4萬噸,也可以減下10萬噸,是一個對水資源更友善的做法。

六輕指「依經濟部水利署資料,從2013年至今彰化、雲林都沒發休耕停灌」,環評委員劉益昌則認為,不能只採信官方說法,因為官方只計算有水權的農業,應該實際調查,才會知道取水口下游是否有農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