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白話新譯 | Page 17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詩經白話新譯

距今2600年前,人們以詩抒情,成就最古老的詩歌總集─《詩經》。古人曾謂:「不學《詩》,無以言。」今日,國際知名海洋生物學家的賈福相,研讀詩經10餘年,費時5年將160篇《詩經.國風》完整地譯成白話文與英文,並集結成冊出版《詩經‧國風─英文白話新譯》。「為古人說今話是一種大喜悅。」賈福相這次以新的語言來詮釋《詩經》,就是希望今人能以另一種方式,來緬懷這本千古不墜的永恆樂歌。

生物學背景出身的賈福相,對於詩經中的花花草草、水中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昆蟲和走獸,特別有感情。他認為詩經之所以千年不衰多少與「鳥獸草木之名」有關。「生物美化了詩的語言,美化了詩的篇章,如果沒有鳥獸草木之名,國風就大大失色了。」國風首篇〈關雎〉以鳥為名,最後一篇〈狼跋〉以狼為名,加上中間縱橫多姿的158篇,共提到動植物的名字約有412次。也因此,賈福相在翻譯〈關雎〉篇時擁有和常人不同的看法,詳見報導

距今2600年前,人們以詩抒情,成就最古老的詩歌總集─《詩經》。古人曾謂:「不學《詩》,無以言。」今日,國際知名海洋生物學家的賈福相,研讀詩經10餘年,費時5年將160篇《詩經.國風》完整地譯成白話文與英文,並集結成冊出版《詩經‧國風─英文白話新譯》。「為古人說今話是一種大喜悅。」賈福相這次以新的語言來詮釋《詩經》,就是希望今人能以另一種方式,來緬懷這本千古不墜的永恆樂歌。

生物學背景出身的賈福相,對於詩經中的花花草草、水中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昆蟲和走獸,特別有感情。他認為詩經之所以千年不衰多少與「鳥獸草木之名」有關。「生物美化了詩的語言,美化了詩的篇章,如果沒有鳥獸草木之名,國風就大大失色了。」國風首篇〈關雎〉以鳥為名,最後一篇〈狼跋〉以狼為名,加上中間縱橫多姿的158篇,共提到動植物的名字約有412次。也因此,賈福相在翻譯〈關雎〉篇時擁有和常人不同的看法,詳見報導

2007-03-25 04:56
采采卷耳,不盈頃筐。 嗟我懷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馬虺隤。 我姑酌彼金罍,維以不永懷。 陟彼高崗,我馬玄黃。 我姑酌彼兕觥,維以不永傷。 陟彼砠矣,我馬瘏矣。 我僕痡矣,云何吁矣! ※「寘」與「陟」音皆同「置」...
2007-03-18 04:50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萋萋。 黃鳥于飛,集于灌木,其鳴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莫莫。 是刈是濩,為絺為綌,服之無斁。 言告師氏,言告言歸。薄污我私,薄澣我衣。 害澣害否,歸寧父母。 ※「覃」音同「談」;「喈」音同...
2007-03-11 04:56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寤寐」音...
2007-03-04 05:02
窄窄的橋 無邊的海 古人走過來 今人走過去 東方人走出去 西方人走進來 聽一聽「喓喓草蟲」 看一看「灼灼其華」 且唱: 「蒹葭蒼蒼」;「明星煌煌」 「月出皎兮」;「佇立以泣」 「七月流火」;「麻衣如雪」...

頁面

訂閱 RSS - 詩經白話新譯 訂閱 詩經白話新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