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雨綢繆 面對氣候異常 荷蘭如何繼續與海共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未雨綢繆 面對氣候異常 荷蘭如何繼續與海共生?

2015年06月29日
作者:Robbert Misdorp,范震華編譯;賴慧玲審校

※編按:Robbert Misdorp 為一位自然地理學家和海洋學家,一生的工作都沒離開海岸。他曾運用海岸研究協助埃及訂定尼羅河三角洲的決策和法案、參與荷蘭河口三角洲計劃、瓦登海以及全球低海岸地區氣候衝擊研究(IPCC, 個別關注歐亞地區)。目前任職於荷蘭海牙的全球海岸管理中心(international CZM-Centre),負責發起並執行許多由IPCC 核可的脆弱性評估研究、整合型海岸管理計畫、以及永續調適方案。這篇文章則是Robbert Misdorp討論荷蘭在氣候變遷下的海岸調適策略。

荷蘭的地表面積共33,500平方公里,總人口1670萬人,平均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495人。而人口最多的海岸省份面積共5,500平方公里,該省人口密度則是每平方公里1150人。荷蘭約有一半左右的國土低於海平面,2/3的國土易受水患威脅。而沿海低地地區居住了全國 65% 的人口,創造出70% 的GDP,大約獲得 4 兆歐元的資本投資。

荷蘭海岸線的直線距離為350公里,超過85%的部分為淺灘、沙灘、沙丘和瓦登海群島等天然屏障,剩下的海岸線則由水庫、海堤、水閘等人工設施阻擋海水侵擾。

由於北海 (the North Sea) 和四條河川的自然力量持續作用,荷蘭三角洲的自然地貌不斷改變,使得荷蘭的海岸變動多端。不僅如此,近千年來人類活動也大幅改變了荷蘭的沿海地景,包括在沖積平原和近海湖泊大規模填海造陸和建造海港。人們在土壤肥沃的三角洲上發展農業、園藝、船運、工業、機場和觀光業,創造出高額收益,使荷蘭的人均GDP高居全球第17名。

荷蘭的海岸不見一個消波塊,卻能創造高收益。圖片來源:Cimm。(CC BY 2.0)

過去幾十年來,海岸都市化和資本投資造成沿海人口密度大幅增加,使荷蘭政府重新校正水災安全標準。

而此水災安全標準公式:

「水災的風險」=「高水位出現的頻率」X「可能造成的損害」

根據此標準來計算,部分沿海地區和沖積平原的水災風險已超過可容許範圍。

荷蘭的海岸調適策略

而這些風險在面對氣候變遷之下,情勢更加險峻。例如海平面加速上升,降雨、河流系統和風暴特性改變,加劇荷蘭海岸侵蝕問題,同時增加水患和海水侵入地下淡水層的風險。此外,持續發生的地殼均衡下陷現象 (isostatic land subsidence),已導致荷蘭許多沿海地區遭到海水入侵;而天然氣資源的開採、抽取地下水以及土壤固化造成地區性的地層下陷,又讓情況雪上加霜。

面對這個問題,荷蘭內閣著眼長期海岸變遷,任命第二三角洲國家委員會 (the Second Delta State Commission)進行調查,於2008年完成一份重要報告。有鑑於河口三角洲地區是高人口密度以及高度投資的地區,該報告將海岸保護作為荷蘭主要的氣候變遷調適策略。

委員會將暖化的最糟情境 (即本世紀荷蘭海平面上升1.3公尺)納入考量,聚焦於21世紀的防洪安全,和充足的淡水供給兩大主題。綜合分析的結果,來發展漸進式的整體調適計畫,包括以提升調適韌性的軟硬體措施,以規範海岸和河口保護,並建構水資源管理的基礎設施。

此外,委員會花了許多心力來強化制度效能,以確保三角洲計畫能被適當執行,包括以三角洲開發法 (Delta Law)為基礎,於本世紀每年投注10億歐元創立三角洲儲備基金 (Delta Reserve Fund)。

每一年三角洲計劃都會被更新和擴展,並提交國會審查。目前荷蘭政府已採用2015年新三角洲計劃提出的洪水安全標準,規定洪水致死風險不應高於每年每10萬人有1人死亡的標準。在淡水策略上,新三角洲計劃預測荷蘭未來將面臨更嚴峻的乾旱,已著手進行全國主要的、區域的、和在地水源供給系統的調整計劃,同時也致力保護水源和提升消費者的用水效率。

基於「和自然一起構築」(Building with Nature,即自然和軟體設施優於硬體建設)的原則,荷蘭政府推出了「還地於河」(Room for the river) 計劃、年度性養灘計劃,和超大型養灘計劃,為荷蘭長期海岸調適計劃打下堅實的基礎,並以此進行有韌性、永續的、和無悔的 (no-regret,有彈性且無負面影響) 調適措施。

此外,對高人口密度的沿海低地地區來說,高頻率的水文、水力、海岸地形變遷監測也是面對氣候變遷衝擊的必要手段。

非政府組織的角色

在計畫與執行海岸措施、永續發展和海岸管理的各個階段中,非政府組織皆扮演重要的角色。非政府組織代表在地利害關係人,熟悉當地海岸問題,可以為公民參與式的政策研擬過程貢獻心力,並有助於提高在地居民對政策的接受度。因此,在推動基進和創新的方案時,非政府組織的參與非常重要。

作者

賴慧玲

環境圈的雜食動物,練習當好一名研究者、記者和翻譯。

范震華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畢業,持續以文字力量參與環境保育議題。文稿與照片曾發表於國家公園季刊、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路版、破報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