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所不欲施於人? 中資投入越南興建煤電廠 | 環境資訊中心

己所不欲施於人? 中資投入越南興建煤電廠

2015年12月03日
作者:邁克•伊弗斯 Mike Ives( 駐越南河內記者)

中國一方面在國內頒布限煤令,另一方面在越南投資興建多家燃煤電廠,為越南的空氣、水質以及人民身體健康帶來了潛在的威脅。

離錦普市mong duong區幾百米外的地方就是一個巨大的煤廢料堆(如圖顯示,煤炭傳送帶後方)。附近的居民表示廢料堆加劇了這個夏天的洪災。圖片來源:中外對話

堆積如山的煤渣突兀地立在Do Thi Chung所在的低矮居民區中。今年7月的一個晚上,暴雨如注,煤渣被雨水沖刷得肆意氾濫,形成一條條泥濘的河流,一路流到Chung家的門前。眼看著泥流要沒到膝蓋了,她不得不抱著孩子上二樓。

如今,這座越南北部小城已經幾乎淪為廢城。家家戶戶的門和窗都被成堆的干泥漿堵得死死的,中心街道上一條污水河穿流而過,行人有時不得不使用簡易木橋通行。據Chung說,他們這個區共有47戶人家,現如今只有7戶沒有搬離,由於她丈夫就在附近一家煤礦工作,他們還留在這裡。

她坐在廚房外的一塊油布上,忿忿地說到,「誰能想到情況會變成這樣,到處都是土。」

越南希望到2030年將國內電力需求從2015年的1698億千瓦時提高到 6152億千瓦時。為了滿足增長的電力需求,政府計劃建立新的燃煤電廠,除了消耗國內現有的煤炭儲量外,還需要進口一部分煤炭。到2030年,燃煤發電在越南能源結構中的佔比將由目前的36%提高到56%。

作為氣候變化的罪魁禍首,以及過去幾個世紀以來工業社會的主要污染源,煤炭飽受詬病。越南對煤炭的依賴已經造成了嚴重的環境後果。7月越南北部地區爆發洪水和泥石流,淹沒了重要的露天煤礦,造成至少17人死亡 ,並遭到科學家和環保人士的強烈譴責。越南專業科學組織——化學學會的發言人在接受當地一家報紙採訪時表示 ,多年來煤礦開採導致的地貌變化是此次洪災造成的財物損失及環境破壞的直接原因。而總部設在紐約的非營利機構全球護水者聯盟(Waterkeeper Alliance)則表示 ,煤渣處理設施會給周邊居民帶來威脅,而洪災的爆發則凸顯了越南政府在保護居民生命財產安全方面的工作尚不到位。

如今,越南民間組織警告稱,新建燃煤電廠帶來的經濟效益不足以彌補其給空氣、水源質量以及民眾健康帶來的損失。

綠色創新與發展中心主任NguyThiKhanh表示,「國家對煤炭行業的發展規劃讓我們非常擔憂,政府和商業機構真應該重新考慮。」綠色創新與發展中心總部設在首都河內,該組織倡導使用清潔能源。

有毒金屬排放

錦普市位於廣寧省北部,據越南倡議組織——礦業聯盟介紹,錦普市的無菸煤儲量約佔越南煤炭產量的90%。通往錦普的主路兩側隨處可見多層的燃煤電廠,縱橫交錯的傳送帶,紅白色的煙囪,成堆的黑煤直接堆在下龍灣和中國南海旁。風景如畫的下龍灣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的世界遺產,每年數以百萬計的遊客到此觀光旅遊。

越南礦業聯盟的協調專員Tran ThiThanhThuy介紹說,廣寧省一個多世紀以來都是產煤大省,儘管國有煤炭巨頭越南煤炭礦業集團(Vinacomin)近期已經轉為地下作業,但露天礦產量依然佔越南煤炭總產量的60%。她還說道,根據越南工業貿易部提供的數據,該省煤礦開採每年所產生的固體廢料多達46億噸。

Thuy表示,「採礦會帶來很多環境問題,比如煙塵、酸性廢水以及重金屬污染。」

有關越南煤炭開采和環境污染之間關聯的研究很少。不過亞洲發展銀行2009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採礦等作業給越南的地下水資源帶來了「嚴重的威脅」,該國所有流域全部未能達到國家飲用水標準。

今年,綠色和平組織和哈佛大學的研究人員也發表文章稱,2011年越南的煤炭污染物排放導致約4300人死亡,按照目前的行業發展趨勢預測,到2030年,每年死亡人數將會達到25000人。

2013年,一個國際研究小組對錦普的稻田土壤進行了研究,結果中顯示,煤炭開採過程中有毒金屬會不斷地排放到農田中。

他們發表在《環境科學與污染研究》(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Pollution Research)雜誌的文章稱 ,「研究結果顯示,當地的水稻品種會不斷地吸收金屬,這可能會導致金屬在人體器官的累積,並引發嚴重的疾病。」

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

越南在其近期向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提交的自主貢獻預案中承諾,未來15年,越南將無條件地減少8%的溫室氣體排放量。

儘管做出了承諾,但是如果按照越南以往的經濟發展規劃,溫室氣體排放量將會從2010年的2.468億噸增長到2030年的7.874億噸。越南政府在一項議案中表示在未來15年其溫室氣體排放最多可能降低30%,但前提是其他國家和國際機構能夠給予其資金支持。

由塞拉俱樂部(Sierra Club)和美國其他環保組織共同發起的環保項目Coal Swarm 3月份發表的一份報告稱,全球範圍內在建的百萬千瓦級的燃煤電廠共有276座,其中越南就有17座,到目前為止是包括煤電強國印尼在內的東南亞國家中數量最多的。

中國支持越南的煤炭產業

越南煤炭礦業集團(Vinacomin)和國有電力巨頭越南電力集團(Electricity Vietnam)所運營的煤電和水電項目幾乎壟斷了越南的電力行業 。其中有些電力項目歸越南的私營或國有企業全資所有,還有許多項目則要么由中國合作企業投資,要么高度依賴中國技術。

根據荷蘭「金磚國家國際農政研究計劃」5月份發表的一篇會議論文稱,過20年來,中國在越南水電行業的投資穩步增長,目前越南水電行業90%的設備都是由中國企業提供。

而在煤炭行業,CoalSwarm根據新聞報導整理的數據顯示,八個現有的或計劃建設的越南燃煤電廠都有中國投資商的身影。

7月份,越南煤炭礦業集團對外宣布,兩家中國公司計劃在南部平順省建設一座120萬千瓦的燃煤電廠。根據路透社的報導,該項目耗資17.5億美元,是目前為止中國在越南最大的投資。

「不能否認,外國投資商和承包商,尤其是中國投資商對越南的貢獻,特別是在高科技、高素質的管理人員、以及大量現金流方面的貢獻。」越南能源領域專家、美國律師事務所Duane Morris越南辦事處合夥人奧利弗·馬思曼如是說。

然而,綠色和平組織駐北京的煤電專家洛里·米利維爾塔卻表示,中國在越南煤礦產部門的投資似乎有些自相矛盾,因為中國在越南投資的同時,卻出於對空氣污染的擔憂,在不斷加大國內的限煤力度。

他說道,「按照目前中國在越投資興建電廠的預期碳排放水平,這類電廠根本不可能在中國興建,中國的空氣污染排放限量嚴格得多。」

綠色創新與發展中心的Khanh介紹說,公眾對水電項目帶來的環境污染表示強烈抗議,因此,越南國會日前決定取消數百個小型水電項目。她說,希望領導層能夠採取同樣的措施,停止興建更多的燃煤電廠。

一些夏季洪災中房屋受損的錦普礦工向中外對話表示,他們不怪越南煤礦集團或者政府,他們還說已經收到適量的補償金,他們希望獲得更多的賠償,從而有錢在其他城市買新房子,因此,每戶家庭可能需要高達4.4萬美元。

一位名叫Nguyen Van Luu的礦工說,「這是一場自然災害。」他邊說邊把客廳的干泥漿往外鏟。

礦工Bui Ngoc Toan的家在路的另一端,他的家在洪災中受損極為嚴重。他說,近些年,煤礦開採確實給這個地區帶來了嚴重的環境後果。不過他補充道,當地煤炭產業帶來的經濟收入遠高於環境成本。

不過Do Thi Chung並不同意他的看法。她說,「如果煤堆有10米、20米高,那也就算了。」

「可是那個足有200米高,」她指向街道盡頭的煤渣堆,「指不定哪天下雨的時候就會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