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駐點「能源檢查站」 一年服務10萬人 省電30億度 | 德國建築節能報導16

專家駐點「能源檢查站」 一年服務10萬人 省電30億度

德國建築節能報導16

2018年09月07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查理檢查站」(Checkpoint Charlie)是冷戰時期進出柏林圍牆的檢查點,平日總聚集許多觀光客。可是,在地人知道不遠處還有另一個檢查站,但查的不是個人身份或證件資料,而是提供各種節能諮詢,從電燈、家電、隔熱建材,甚至還能到府服務,這就是「能源檢查站」(Checkpoint Energie)。

耕耘40年,VZBV節能成果傲人

類似的能源諮詢,在全德各地還有將近800個,背後由「德國消費者組織聯會」(Federation of German Consumer Organization, 簡稱VZBV)支持,提供超過500名能源專家的諮詢服務,已有超過40年歷史。根據聯邦經濟及出口管制署(BAFA)調查,光是2015年,VZBV就服務了10萬民眾,創造約30億度的省電績效。

事實上,VZBV前身是1953年成立的消費者組織,能源診斷只是服務項目之一,且經費有德國聯邦經濟事務與能源部補助,低收入家庭可獲得免費諮詢。不過,VZBV並非政策傳聲筒,立場是替一般民眾發聲,曾公開批評電價政策,更不滿政府對工業電價的補貼動作。VZBV營建與房產諮詢專員米歇爾(Franz Michel)聲明,「我們是獨立組織,跟廠商沒有合作關係,不會為了利益而推薦特定產品」。

過去40年,VZBV在全德各地提供民眾節能諮詢,圖為柏林的能源檢查站。

過去40年,VZBV在全德各地提供民眾節能諮詢,圖為柏林的能源檢查站。攝影:陳文姿

VZBV投入能源領域的起源是1973年的石油危機,德國在1976年頒佈《節能法》(EnEG),隨後制訂建築的保溫、隔熱、暖氣等能效標準,一連串新制上路,不但消費者摸不著頭緒,連專業建築師也有困惑,因而啟動了VZBV的節能諮詢服務列車,至今合計服務270萬民眾,累積的節能效益極為可觀。

VZBV能源諮詢組發言人、常應邀到社區演講的布朗迪斯(Martin Brandis)表示,民眾投入節能的目的無非省錢,常見困擾是關於暖氣,有些人則因家中電費或瓦斯費高出一般水準而來求助,還有人是正值房屋整修階段,希望了解如何加強外牆隔熱、選擇哪種窗戶等採購問題。

根據BAFA調查,超過3/4的民眾會採納VZBV專家提供的建議,也更願意投資節能措施。至於建議未被接納的主因,布朗迪斯指出主要還是「金錢」因素,因為這涉及設備更新和翻修工程,另一原因則是程序太繁雜,儘管全德上下從聯邦政府到各級地方政府,提供了大大小小近千項節能補助,還是有人嫌麻煩而不願申請。

德國消費者組織聯合會能源諮詢組發言人布朗迪斯(左)及能源與建築組專員米歇爾。

德國消費者組織聯合會能源諮詢組發言人布朗迪斯(左)及能源與建築組專員米歇爾。攝影:陳文姿

翻修率低,「 高齡者」與「房客」抵制

被譽為綠能標竿的德國,近來定下2050年建築部門要達到「近氣候中和」(nearly climate-neutral)的目標,如今卻面臨考驗。比方,即便政府不斷要求新建物的節能標準,這些法規卻不適用多數既有建築,目前該國既有建築每年翻修率只有1%左右,如欲滿足2050年的建築部門減碳目標,年翻修率起碼要翻倍到2~3%才夠。

德國企業能源效率推動協會(DENEFF)建築節能負責人艾勒曼(Henning Ellermann)分析,在德國投資建築節能平均8年可以回本,時間看似不長,但一想到翻修過程得投入的時間與精力,就容易讓人打退堂鼓。應用生態研究所(Öko Institut)能源與氣候組副主任布爾格(Veit Bürger)觀察,「高齡化」也是另一個影響因子,德國有1/3 的屋主年紀超過 65歲,不但不易取得融資,也比較不願改變現況。「他們總說:翻修很吵、又很髒亂,這件事留給下一代吧!」

除了高齡長者,另一群不愛住宅翻修的人,則是「房客」。

德國的房屋自有率不到5成,多數人都靠租房過活,所以很多房客不希望房東進行翻修,怕一旦建築節能績效提升了,房租也要跟著漲,這種現象被稱為「房東與房客的困境」。「因德國法律允許房東將翻修費的11%反映到房租上,曾有房東故意進行豪華改建,藉此壓迫房客搬走。這問題不解決的話,會造成社會問題!」聯邦國會議員明杜普( Klaus Mindrup)憂心忡忡地說。

老舊既存建築佔多數,翻修的限制多、程序複雜,成為提升建築節能績效的絆腳石。

老舊既存建築佔多數,翻修的限制多、程序複雜,成為提升建築節能績效的絆腳石。攝影:陳文姿

話說回來,為加快既有建築翻修速度,德國最新的政策想法是「減稅」。DENEFF的艾勒曼解釋,許多德國民眾都有聘請家庭稅務顧問,倘若老屋翻修的投資額可以抵稅,稅務顧問便會建議客戶:「想節稅?那就去整修房子!」

艾勒曼直說,翻修既有建築的補助措施須在「對的時機」抓住屋主的心,因住宅整修常出現在特定時機,如繼承房產、剛買房、結婚生子等,這種時機可能一生只有一次,政府應該在屋主有需求時送上完整資訊。VZBV的米歇爾則認為,德國買房需要昂貴的仲介費和過戶稅等費用,幾乎是房價的10~15%,而剛買房的人最需要錢、也最適合進行裝修改造,「把這筆錢用在節能,絕對更有意義!」


德國建築工地一景。攝影:陳文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