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殼蟲大舉入侵美國沼澤草地 50年海岸線保育計畫恐破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介殼蟲大舉入侵美國沼澤草地 50年海岸線保育計畫恐破功

2018年11月23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張瑋珊 編譯;Marcie 審校

大量介殼蟲殺光蘆葦,沒有蘆葦抓地加速海岸泥土流失、危害油井、航運路線和漁場。

路易斯安那州的海岸線正快速流失,一年減少約10平方海浬,且面臨許多威脅,如海平面上升、颶風襲擊、輪船漏油的汙染毒害等。

如今,廣袤千里的沼澤草地成了泥灘和水澤,科學家相信罪魁禍首是一群外來昆蟲。這些高大且堅韌的蘆葦鞏固著路易斯安那州的海岸地,扮演防止土地流失的堤岸,但如今卻被這群小生物無止盡地啃蝕掉了。

這群外來蟲最早在2016年被發現,但沒人知道牠們如何或何時移入,也不知如何阻止。直到今年4月科學家才辨識出這是蘆葦日仁蚧(Nipponaclerda biwakoensis),通常簡稱為介殼蟲。當時這群害蟲已經在密西西比下游吃光保護航道的沼澤水草、漁場、蝦場及數百個油井和管線,還可能使人們花了數十年重建的海岸退回原點,並使路易斯安那州減緩土地流失的50年計畫功虧一簣。

州立生物學家陶德‧貝克 (Todd Baker)認為:「這蟲害就像沼澤的癌症,不只有路易斯安那州的居民需要關注,全體美國人都應該了解才行。」

蘆葦鐵爪般的根

蘆葦如牆一般橫掃過每個河口和運河,75平方英里(約1萬9400公頃)的沼澤地散入墨西哥灣,將近10呎(約3公尺)的高度都塞滿了竹子的遠親秸稈。

蘆葦以其強力的固土能力聞名,不僅可存活於鹹水環境,還能抗水、耐旱。環境改變時,蘆葦仍能堅毅不搖,一株完整的蘆葦有將近六成都埋在土裡。而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昆蟲學教授羅帝戈‧狄亞茲(Rodrigo Diaz)表示論密度、穩固性,沒有任何一種植物有蘆葦的超強緊抓地力,簡直就像鐵爪。

而這些植物不僅強化土地,還創造土地。蘆葦叢梳理了河川的沉積物,利用其纏繞的根部抓住沉積土壤,使得水平面更高。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的海洋學榮譽教授厄文‧梅德森(Irving A. Mendelssohn)也表示,蘆葦提高海平面的能力遠高過任何沼澤植物。

介殼蟲的特寫鏡頭,毀壞了普拉克明郡(位於路易斯安那州)沼澤的大面積蘆葦。圖片來源:Rodrigo Diaz / LSU agcenter

介殼蟲的特寫鏡頭,毀壞了普拉克明郡(位於路易斯安那州)沼澤的大面積蘆葦。圖片來源:Rodrigo Diaz / LSU agcenter。

會爬的瘟疫 瀕死的三角洲

對於保護區的經理詹姆士‧哈里斯(James Harris)而言,蘆葦的死亡意味著三角洲瀕死。

看著眼前高聳的秸稈,詹姆士表示介殼蟲已前就在這裡偷偷地破壞植物生態,估計保護區內有將近80%的植物都被寄生了。

居住三角洲下游多年的厄爾‧阿姆斯壯(Earl Armstrong)表示,這些蟲已經遍佈各地。他在漁村隨手抓一把乾掉的蘆葦稈折斷,裡面就可看見這些黑色的害蟲和牠們的殼。阿姆斯壯先前在國家保留區工作,現在則在此地養牛。他的家人躲過了水患和龍捲風,四代都居住在此。他說:「這是我們遇過最壞的事,這些土地會加速流失。」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估計這次傷害範圍約有22萬5000公畝(2250公頃)。隨著蘆葦消失,土地也會跟著流失,加劇海岸線的危機。

這些穀米大小的昆蟲以他們酷似魚鱗的外表得名。這些害蟲侵入蘆葦稈吸取稈中的樹液,使得蘆葦變得脆弱甚至死亡。起初以「爬蟲」之姿寄附在鳥類或漂浮殘渣的上方移動。找到可口的植物就會寄生。雌蟲會在產卵後死亡,新生的小蟲會咬破蘆葦、再去找更新鮮的下一株。

州立野生動物協會的經理崔佛‧維多利亞諾(Trevor Victoriano)認為這些害蟲就像灰塵,差別是他們會到處移動。好幾個月這些昆蟲使科學家們束手無策,後來他們在蜜蜂身上發現這些寄生蟲,於是認定介殼蟲應該是來自中國或日本。

破壞持續擴大

釣魚導遊艾瑞克‧紐曼 (Eric Newman)表示如此環境劇變讓他認不得開船的路。他穿過兩個月前早已被蘆葦稈塞滿的泥濘堤防,一團團黑掉的根仍留在此處,就像龍捲風侵襲過後一般。

蘆葦凋亡對於艾瑞克的工作只有負面影響,這些蘆葦提供小紅魚的棲息地是路易斯安那州漁獲量最高的地方。三角洲每年吸引了數千名垂釣者,為路易斯安那州帶來近13億美元(約400億台幣)的觀光漁業收入。成群結隊的獵人也會在秋天時來此獵捕遷徙中的野鴨帶回家。春季遷徙時,賞鳥者也會到此處觀看來自中南美洲上百萬的飛禽。對於遷徙中的候鳥,這塊三角洲是牠們經歷長途飛行能吃飽的第一站,如今消失的蘆葦群連帶魚群離開,將使侯鳥的旅途更加漫長。

這些介殼蟲擴散的速度非常可怕,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科學家貝克(Baker)先生曾記錄介殼蟲在兩個月內吃掉範圍六英哩的蘆葦群。6月時只有三個海岸的郡發現介殼蟲的蹤跡,到了7月底已經有11個郡出現蟲害。如今牠們已經入侵新紐奧良周圍的沼澤和其西邊150英尺(約46公尺)的弗米利恩郡,漁業小鎮吉恩拉菲特周圍的牛軛湖受創特別嚴重。

在普拉克明郡的沼澤中,介殼蟲的損害很明顯。圖片來源:Rodrigo Diaz / LSU agcenter。

在普拉克明郡的沼澤中,介殼蟲的損害很明顯。圖片來源:Rodrigo Diaz / LSU agcenter。

沒有完美的解法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的環境學家詹姆士‧克隆寧(James T. Cronin)博士找到了不甚完美的解決方法。

三角洲內的蘆葦種類繁多,海灣蘆葦是其中正在被害蟲殆盡的原生種,其他有一種亞型來自歐洲,因為在西岸和湖區被公認為屬於較有侵略性的外來物種,在路易斯安那的數量不太多,可能因為被其他變種抑制住。最近克隆寧發現此種亞型可以抵抗寄生蟲。

在路易斯安那的海岸種植歐洲蘆葦,確實有機會修復那些被害蟲吃掉的蘆葦面積,但仍不無風險。這種蘆葦會擋住切薩皮克灣州的水道,奪走原生的植物和螃蟹、牡蠣、其他野生物種的棲息地。西岸各州每年花費近五百萬美金用各種方法抑制歐洲蘆葦的生長:除草機、下毒、挖除、放牛吃草,甚至用塑膠布悶住。

另一個解決方案則似乎相對有希望一些。殺蟲劑可能導致當地動物和魚蝦生病或死亡。中國使用火燒的方式來抑制蟲害,但燃燒也會產生有毒的助燃劑和油等,因此有安全疑慮。

「日本大概無法大批出口寄生蟲的敵人,就算有大概也很貴」美國國家森林局的專員喬伊‧布羅斯(Joey Breaux)如此認為。

克隆寧和狄亞茲都正在籌備研究基金和整治的費用。州政府提供修復一個海灘的費用約40萬美元(約123萬台幣),但多數政府官員認為州政府已經資源匱乏,因此即使聯邦政府發出警告,實際行動支持的人仍寥寥可數。而路易斯安那州的海岸保護與重建協會不斷要求要提出研究證據。「該二單位其實有上億元的資金,但貢獻卻是最少」克隆寧說。

州政府等官方主要想要了解是否是氣候、環境因子、土壤組成、水位等其他因素,造成蘆葦死亡。但狄亞茲認為這項說法仍需要研究證實,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和金錢,他也不排除實驗結果也可能解釋不了什麼。貝克先生則表示整治這片土地需要相對的時間和金錢,但眼前兩者都沒有,因此他辭掉工作希望有更多時間協助現存的環境抵禦外侮。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