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出植物保育第一步 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上路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踏出植物保育第一步 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上路

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系列報導1

2019年02月11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苗栗、宜蘭報導

一月份,中部山區飄著微雨,風大得讓人站不住腳,向前走更是舉步維艱。以之字形側走繞著山坡前進,儘管費時費力,到了稜線上,西北部丘陵、河川、聚落,到海岸的關係,盡收眼底。只是此行的目的並非飽覽美景,林試所的研究人員背負著受脅植物保種任務,在這片焦土尋找、採集台灣僅剩、族群稀少的植物,希望帶回苗圃透過繁衍技術,能為受脅植物增加族群數。

這片曠野,經過去年底一場野火紋身,放眼一片焦土,兩旁焦黑的殘枝底下,冒出一些新芽。堅固的碉堡杳無人煙,林試所研究人員卻視為寶貝,這層荒廢的外衣,提供珍稀植物的庇護。在研究人員指認下,庭梅(Prunus pogonostyla)、山芝麻(Helicteres augustifolia)、七日暈(Breynia officinalis)、台灣破傘菊(Syneilesis intermedia)等數種小小、不起眼的植株,露出完整的身影,野生的小葉葡萄(Vitis ficifolia var. taiwaniana)露出枯枝,根系卻牢牢地抓住土地;侷限分布於此的新竹油菊(Dendranthema lavandulifolium var. tomentellum)尚未開花。

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受脅物種庭梅。攝影:廖靜蕙
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受脅物種庭梅。攝影:廖靜蕙

以植物為主角 國家植物園方舟四年不打烊

台灣由於人口高度往城市集中、人口密度高,用地甚窘,開發的腳步也不斷從平原往山坡逼進,這過程排擠了原生植物的棲息環境。即使如墳墓、軍事用地這類未開發、限制使用之地,雖保留了重要的種原,但未來移防、殯葬文化改變等因素,可能改變土地的利用型態;在此之前,野外族群採集、保存必須搶時間,期待有朝一日重返棲地。

面對植物保育節節敗退的困境,全球保種議題如星火燎原,尤其是植物紅皮書所列的受脅物種,保育更是刻不容緩。以植物保種為主的「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也在今年初揭開序幕,以保存500種原生植物、保種率約55%為目標,期能迎頭趕上「全球植物保育戰略2020」(GSPC 2020, Global Strategy for Plant Conservation)制訂的75%的保種率。

有別於過去的國家植物園計畫,以架構植物園硬體設備為主,「這一次我們以植物為主角,並鎖定受脅物種。」農委會林業試驗所長張彬說。

農委會林試所長張彬表示,方舟計畫以受脅物種為主角,四年提升保種率達55%。林試所提供
農委會林試所長張彬表示,方舟計畫以受脅物種為主角,四年提升保種率達55%。林試所提供

今年開始連續四年(2019年初~2022年底)的方舟計畫,依據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評估為受脅的989種植物,進行遷地保育及區域珍稀植物就地保育。在林試所既有的200餘種原生植物種原上,再增加300種,以適地適種的原則,保存到各個植物園、民間種原庫,進行異地保種。

張彬表示,所內原來木本的保種率就比較高,延續70%受脅喬木保種的好成績,方舟計畫將以草本、藤本植物的活體植株保存為主,動員植物園組及各地植物園研究人員,進行全台、離島的受脅物種調查採集保種,尤以110種原生棲地完全不在保護區或國有林班地範圍內的植物為最優先。

「異地保種的目的,不只期望有一天這些種原能回到原棲地,也希望在氣候變遷的威脅下,當棲地崩塌消失時,為原生植物增加備分。」八八風災時張彬任職林務局台東林管處長,即使是原始、沒有人為干擾的大武山自然保留區,在風災侵襲下仍造成多處崩塌,其中一處崩塌面積高達256公頃,約十座大安森林公園。

「我們以為保護區相對安全,仍難敵極端氣候衝擊。」張彬解釋,異地保種就是保險的概念。

國家植物園化身方舟 承載保種重任

這項計畫以台北植物園作為統籌,串連6個國家植物園、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以及辜嚴倬雲保種中心等民間機構,並加入林務局幾座苗圃為基地,共同承擔稀有及瀕危植物保種復育;這不僅串連各植物園的參與、強化植物園保種功能,也由此區隔與一般公園不同之處。至於國家植物園的任務是什麼?不妨跟著研究人員的腳步,了解植物的甘苦。

春節前最後一周上班日,福山植物園苗圃裡,林試所福山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建融剛完成蓬萊胡頹子(Elaeagnus ohashii)形態數位記錄,隨即將手上枝條種到盆子裡,種植之前,他先將枝條上的花朵摘除,增加存活機會。照理說這時間不適合扦插,但只要有機會就要增加受脅物種繁衍機會。

福山植物園苗圃將肩負台灣東北部一帶原生植物種園。攝影:廖靜蕙
福山植物園苗圃將肩負台灣東北部一帶原生植物種園。攝影:廖靜蕙

蓬萊胡頹子在《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評估為極度瀕絕(CR)物種,野外植株也不多見,福山僅有的兩株,來自林試所植物園組助理研究員陳建帆野外採集,帶回台北植物園扦插成功後,備份到福山,種了半年就長得很好。它是胡頹子屬植物少數族群數量受脅物種,由於根系具有利用價值,野外採集壓力造成族群數減少。

和台北植物園相同,福山植物園肩負植物知識傳遞、收集保種、研究應用等重要功能,它們隸屬於農委會林試所,稱為「國家植物園」。植物是構成生態系的重要角色,也提供人類各項福祉;植物園顧名思義,是以植物為主角的展示、教育場域,間接提供遊憩功能。對植物園重視程度,也顯示國家生物多樣性的格局。

串聯6座國家植物園 守護植物多樣性

台灣共有6座國家植物園,除了台北植物園、福山植物園,尚有蓮華池藥用植物園、四湖海岸植物園、嘉義樹木園以及恆春熱帶植物園。相較於一般民間植物園,更肩負達成全球植物園的理想,並與國際植物保育接軌。從歷史來看,台灣的植物園長久來即扮演物種收集以提供研究應用。

只是長久來,民眾易將植物園與公園混為一談,尤其是都會中的植物園,例如嘉義樹木園成群民眾經年累月跳土風舞造成土地夯實,或台北植物園大批民眾晨運影響不同需求的入園者等。

「植物園提供休閒遊憩功能沒有不對,卻不能因此影響植物種原保存。」張彬說,方舟計畫透過苗圃及園區環境改善,以及原生植物種原展示等,讓民眾了解植物園保種的功能,凸顯保種的艱辛任務,而使人們利用植物園的同時,願意為植物的須求退讓。

隨著民主意識的抬頭,植物園也不再是過去達官顯要展示個人搜奇的場所,轉身成為社會大眾觀察、學習植物之處;稍具歷史的植物園,更傳承當地文化風土,以及協助弱國生物多樣性與產業發展的任務。知名的英國皇家邱植物園(the 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新加坡植物園(Singapore Botanic Gardens),也指定為聯合國世界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文化遺產,其象徵的意涵隨之流傳。

張彬即指出,台北植物園、恆春熱帶植物園等國家植物園,同樣深具歷史價值,不但保留植物種原,還有因其獨特的地理位置,而設定的有用、熱帶植物保存目標,都是重要的印記。尤其林試所植物標本館(TAIF),至今仍是全台植物標本典藏最多之處,腊葉館百年建築更是古蹟,重新修復代表國家對這項任務的重視,同時回應世界植物園趨勢。

以30種受脅植物生育知識 讓保育更有效

瀕絕植物保種是保育的最後一道安全鎖,更重要的是,想方設法讓植物留在原棲地、維持充足的族群量。方舟計畫即肩負這項重要的任務。

場景拉回福山研究中心的苗圃裡,2013年發表的新種──太魯閣佛甲草(Sedum tarokoense)長得蓬勃,雖未及列入紅皮書評估,不過野外植株非常稀少,加上一年生的特性,保種相對不易。林建融則努力突破瓶頸,希望有機會收集種子、再次繁殖。

2013年發表的太魯閣佛甲草,未及列入紅皮書評估,已知野外族群稀少。攝影:廖靜蕙
2013年發表的太魯閣佛甲草,未及列入紅皮書評估,已知野外族群稀少。攝影:廖靜蕙

一年生植物對方舟計畫是很大的挑戰,因為各種植物有其獨特的授粉管道或昆蟲,收集植株時,若無法將授粉昆蟲也收集回來,就需人工授粉;人工授粉就得知道花的型態與構造。另外,太魯閣佛甲草野外的生育環境為何?它們周遭的野生物又具有那些特色?破解這些密碼,才有機會壯大野外族群。

方舟計畫中,即針對生育地完全不在保護區或國有林班地內的110種植物,評選其中30種,追蹤它們的棲地範圍、環境與族群變化,目標是提供保育行政單位,掌握受脅等級及畫設保護區的優先順序。

「希望透過有效的土地管理措施,讓原生受脅植物及其棲地,獲得充分、妥適的保障!」張彬表示,這項計畫打破行政疆界,跨單位分工合作,並邀請國內學者以生態氣候的概念區分為不同海拔、地理環境等9種區位,讓植物保育更加細緻有效。

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動員國內一流的植物研究人員,尋找受脅植物。攝影:廖靜蕙
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動員國內一流的植物研究人員,尋找受脅植物。攝影:廖靜蕙

尋找記憶中的里山植物

保護區外受脅物種,除了域外保種,社區居民也扮演要角,在研究人員指導下,就近照顧周遭受脅植物,包括加入培育、復育及監測工作。

張彬建議,社區民眾在聚會時,多聊聊環境的變化,回顧兒時常見的植物,現在還在嗎?還是很久不見了?透過口述回憶,追溯台灣早期鄉間景象,型塑人與植物共生的族群樣貌,這種資訊有助於研究人員評估植物族群趨勢。透過研究人員野外採集保種,部分植株與就近社區合作培育,或能結合永續利用,發展微型文化產業。

「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不但是研究人員的事,也是國家大事,並與全球植物保育接軌。」張彬說,最終的目的是將植物保育的好處分享給台灣社會,期待全民具備保育植物的心態,並將植物的知識、保育的技術根留社區。

保種小辭典
域內/就地保育(in situ conservation):在珍稀瀕危物種的重要棲息地和繁殖地,建立各種類型的自然保護區(自然保護/留區、野生動物保護區、國家公園等),實行就地保存。
域外/移地/遷地保育(ex situ conservation):即對嚴重瀕危的物種可以攜出原棲息地進行保育。
參考資料:國家教育研究院雙語詞彙、學術名詞暨辭書資訊網
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小檔案
此計畫於2019年元旦正式啟動,結合國內保育研究主管行政單位,農委會林業試驗所、林務局、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以及包括辜嚴倬雲保種中心等民間團體共同合作,以瀕絕植物保種為主要任務;它的基礎源自於《2017年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名錄》,目標是迎頭趕上「全球植物保育戰略」制訂的保種率,是台灣國家級保育計畫。
本文採訪計畫主辦機關林試所所長張彬,概略介紹方舟計畫的精神與內容,幫助讀者瞭解國家植物園的時代任務,以及方舟計畫。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