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響水大爆炸 是人禍非意外 為何事故屢屢發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江蘇響水大爆炸 是人禍非意外 為何事故屢屢發生?

2019年03月26日
整理:林琪娟(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中國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的「陳家港生態化工園區」(簡稱陳家港化工園區)為江蘇化工企業主要集聚地之一。21日下午2時48分左右,園區中的「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簡稱天嘉宜)工廠發生大爆炸。根據中共官方25日最新消息,事故已造成78人死亡,救治傷患617人 ,其中21人危重傷、73人重傷,523人輕傷。

一直至26日,消防人員仍在進行善後處理,包括對儲罐區洩漏的酸性液體進行散撒石灰粉等中和處理的工作;27日為事故頭七,官方也舉辦隆重的儀式為罹難者致哀。

江蘇響水爆炸事件

江蘇響水天嘉宜工廠爆炸,炸出一個大坑。圖片來源:影片截圖,擷取自新京報影片

此次大爆炸引起兩岸熱烈討論,民眾傾向於認為,這次爆炸本是可以被阻止的「人禍」。不管是陳家港化工園區還是天嘉宜,都存在安全問題多年,此次爆炸是問題長期沒被解決導致的人禍。

爆炸、毒氣、污染環境,安全問題不斷

陳家港化工園區此前早發生過多起重大安全事故。例如2007年,江蘇聯化科技有限公司爆炸事故,8人死亡;2010年,江蘇大和氯鹼化工公司發生氯氣泄漏,30餘人中毒;2011年5月,南方化工廠重大火災,並於7月26日再次發生事故,發生爆炸並引發火災等等。

而園區內本次發生大爆炸的天嘉宜工廠,也是「前科累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張勤岳,曾因污染環境罪被判刑。2012年,天嘉宜因不當處置化學廢料100餘噸,嚴重污染環境被裁罰100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466萬)。2017年,因違反環境污染和公共安全管理的相關規定,遭到響水縣環境保護局處罰。2018年2月,因涉及13項安全隱患,被前國家安全監管總局發函督促整改,存在安全隱患包括:生產裝置操作規程不完善、無巡迴檢查制度、現場管理差、動火作業管理不規範、苯和甲醇裝卸現場無防洩漏應急處置措施等等。而在2018年4月,因化工園區的水污染問題,包含天嘉宜在內的化工園區工廠遭到環保部門勒令停工,可是在同年8月提交環保整治改善報告後,園區內的天嘉宜工廠再度復工。

由此可知,不管是化工園區還是天嘉宜,都存在問題已久,且事故一再發生。然而,既然天嘉宜的黑歷史劣跡斑斑,為何長年來卻總是能度過難關?為何問題始終無法被解決呢?根據媒體綜合報導與輿論,總結出以下幾點。

政府監管不力、扭曲的政績觀、有關部門「以罰代管」

媒體報導,有輿論批評當局監管不力是釀成此次悲劇的主要原因。中國國務院江蘇響水天嘉宜公司「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調查組召開的第一次全體會議也指出,事故暴露出江蘇一些地方未確實吸取教訓,在改進安全生產上不認真、不扎實,走形式、走過場。中國媒體澎湃新聞特約評論員余寒批評道,「說到底還是因為心存僥倖,從職能部門的監管到企業的管理都出現了懈怠,導致整改不力,漏洞沒有及時填補。」

中國媒體《湖南日報》朱永華指出,此次事故背後不僅是涉事企業對安全生產的漠視,也與當地政府「扭曲的政績觀」有關。 2011年,響水縣民眾聽聞「化工廠要爆炸」,發生「萬人奔逃事件」,當地官員卻要求居民「不要怕」,甚至提出「寧願被毒死,也不願窮死」之類的口號。官員追求「帶血的GDP」、對安全生產隱患的視而不見,是重大安全事故發生的罪魁禍首。

多維新聞上的李止戈也指出,事故的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有關部門「以罰代管」,在開出處罰後便沒有下文,並且沒有對存在安全隱患的企業進行長期的追踪和監管,而對企業的後續整改匯報也採取一貫的聽之任之的態度。同時,在企業的日常生產中,相應的監管部門沒有對其進行有效的安全隱患排查,使得長期存在的安全隱患最終釀成了慘烈的事故。

江蘇響水大爆炸 是人禍非意外 為何事故屢屢發生?

江蘇省消防救援總隊,在響水爆炸火災現場。圖片來源:江蘇消防新浪微博

媒體輿論被管控,監督功能或喪失

據《紐約時報》和《金融時報》的報導,大量民眾對當局的網際網路審查行為表示不滿與批評,並指響水爆炸的一些新聞報導和社交媒體發布的信息被審查機構迅速刪除。

如果對媒體、輿論管控沒有那麼嚴格,是不是就可以在問題發生的當下立刻被發現、被解決呢?媒體《新京報》的佘宗明表示,難阻止網民的思維沿著「輿論監督有保障-問題會及時被揪出-事故也許能避免」的鏈條發散。

早在2007年響水發生爆炸事故後,一篇引發廣泛關注的「響水經驗」文章,就用半真半假的官方語氣記錄了當地政府如何在爆炸發生後,阻撓中國新聞媒體記者採訪的「先進經驗」。記者李潤文談「響水經驗」的文章則對其形成了印證。據李潤文講述,2007年,他和新華社記者劉某都遭遇了當地官員安排濃妝艷抹女子為其按摩的情形,但遭其拒絕。據其披露,除了色相利誘外,當地阻撓採訪手段還有武力威脅、軟禁和重金收買記者等。

然而十多年過去了,中國政府疑似沒有解除對媒體輿論的嚴厲管控。根據媒體報導,多年關注陳家港化工園區污染情況的民間環保志願者張文斌,這次響水大爆炸當天下午便抵達現場觀察環境污染狀況,但在25日上午,卻被警方從酒店帶走。張文斌表示是被響水警方傳喚,因他涉嫌「尋釁滋事」,而警方主要詢問他在網上發布關於響水爆炸核心現場的內容。

江蘇響水爆炸事件

張文斌的朋友圈截圖。圖片來源:張文斌友人

民眾質疑政府造假響水爆炸環境監控數據、死亡失蹤人數

除了上述原因,中國政府的公信力喪失,民眾不相信政府說法、不相信政府處理災害事件的方法,或許也是事故頻繁發生的原因之一。根據媒體大紀元的報導,網民紛紛質疑官方發布的死亡和失蹤人數的真實性。社交媒體上熱傳的天嘉宜化工廠俯視圖,顯示爆炸中心區域有二十多棟樓被炸空。上海企業家胡力任對大紀元記者說:「那地方我去過兩次,幾千人(死亡)不太可能,化工廠人不多的,這次區域大,我估計真正死亡人數應該在500人左右,不過殘疾的會非常多,特別是聾子會非常多。」而早前,多名受訪者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對官方公布的失蹤人數是28人表示質疑,有家屬在各大醫院看到的情景是,尋親的人比醫院的人要多得多,可謂人山人海。

民眾也質疑起中國官方公布的環境監控數據。根據媒體中央社的報導,儘管響水縣鹽城市官方23日上午在發布會稱,持續進行的環境監測資料表明,「目前各項檢測指標已處於正常範圍內,群眾飲水未受影響」。但民眾似乎並不相信,一名黃姓民眾說,從事發當晚開始,超市裡面的水都被搶光了,沒有熟人還買不到。網民在網上發布稱,水受污染了,不能喝了。

作者

林琪娟

也可以叫我卡滋。世界長什麼樣子,一部分是由自己決定的,希望這個世界可以對生命溫柔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