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原生稀有植物 他們到福山植物園當志工好療癒 | 環境資訊中心

培育原生稀有植物 他們到福山植物園當志工好療癒

2019年04月27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新北報導
國家植物園肩負保種任務,苗圃也成種子園。這些工作需要龐大的人力投入,福山植物園的服務志工都做些什麼呢?跟著福山植物園服務志工,認識苗圃中的各項工作……

4月初的周一上午7:30,台北南港展覽館捷運站人來人往的5號出口,福山植物園幾位志工,熹熹(曾麗熹)、江桂蘭、鄭穎芝,在這裡等著搭志工熊爸(江以仁)的車子,前往園區進行每雙周一次的服勤任務。這天因為記者隨行採訪,集合時間較晚,平日志工們準七點出發,九點之前就能抵達福山。

保種苗圃在志工人力補充下,一點一滴更適合珍稀物種生存。攝影:廖靜蕙
保種苗圃在志工人力補充下,一點一滴更適合珍稀物種生存。攝影:廖靜蕙

植物園溫室裡,住宜蘭的志工張子文,也已到達。從每個人的裝扮,就知道他們對工作熟悉的程度:長褲、襯衫、防水耐髒的運動休閒鞋或球鞋,圍上圍裙工作服、戴著園藝專用手套。山區飄著雨,天空帶著青草味,既然是雨天,就以室內工作為主。

分株定植

這天大夥聚集大溫室,一開始先拆開兩大袋的介質土,拌上白色的珍珠石。志工們輪流用鏟子充分拌土,再細細的灑水,拌好的介質土,堆成一座小丘。

福山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建融說明一天的工作,幾位志工負責去年野外採集,播種長出根系的台灣三角楓,分株、定植。

熹熹先將台灣三角楓從盆裡,小心翼翼的倒出來,一眼可見根系細長完整。他仔細地將根系一株一株分開,分配到盆子中,一邊在標籤上註明名稱、出處與日期,再由熊爸、桂蘭負責覆土、壓實,完成定植,插上標籤,一排排小小的台灣三角楓植株,站上溫室架上,接受定時的水分澆灌。

志工們在土壤介質前分株定植或補土,分工清楚,各司所職。攝影:廖靜蕙
志工們在土壤介質前分株定植或補土,分工清楚,各司所職。攝影:廖靜蕙

台灣三角楓(Acer buergerianum var. formosanum)是維管束植物紅皮書評定為瀕絕(CR)物種,分布於北海岸跟宜蘭近海或溪谷中,它和大多數受脅植物有相同的命運:採集壓力、棲地緊臨人類活動的區域造成流失、破碎。

補土健診

鄭穎芝和張子文則是到幾座隧道網室,逐一檢查每個盆栽土壤狀況,把需要補土的盆栽帶回大溫室。那些盆栽需要補土?外觀上植株呈現往下陷,就可能是盆子底部的介質流失。

林建融解釋,長年澆水的過程,難免造成盆裡的土壤流失,造成植栽根系懸空;長時間根系懸空,植物一定越來越弱,無法吸到水的根毛就會死亡;因此必須定期檢視盆栽土壤情況,發現植物情況不好,會評估補土,避免因土壤不足而影響生長。

兩人先將植株與盆子分開,再補上新土,充實盆子內的土壤。過程中趁機整理植栽,拔草、清除乾枯、死亡的植株,讓盆內更清爽。

若是底部掏空,就難以從外觀判斷,這時須靠常年累月頻繁巡視的細心觀察。林建融每天都花一些時間在苗圃工作,檢查苗木狀況以及造成失敗的原因,從過程中慢慢累積實戰經驗,增加植物繁衍存活機會。

土壤掏空使得根系無法密合,植株逐漸變弱,此時就須細心地察覺、補土。攝影:廖靜蕙
土壤掏空使得根系無法密合,植株逐漸變弱,此時就須細心地察覺、補土。攝影:廖靜蕙

拔草

福山圍繞在自然環境之中,必須考慮野生物、水源問題,因此植物栽種完全不用藥;相對人力需求就非常高。苗圃最重要的工作莫過於拔雜草,志工總有拔不完的草;此外,苗圃雖不限制使用肥料,但幾乎不用,這隱含人力的考量,「施肥之後,雜草長得比目標植物好。」林建融說。

隔天上午,志工們投入溫室內雜草的清理,完全靠雙手。不要以為只有露天苗圃草長得快又多,溫室內無論地面、盆內、架上,各項植物欣欣向榮,只是有些非目標植物,就得視為雜草處理,過程須細緻處理,免得傷及無辜──目標植物。

鄭穎芝說,拔草的重點是除根,不能只清理地面上的綠葉,必須用手抓起根系,盡量清除,以延遲它生長的速度,而且,一根草也不容許馬虎錯過。桂蘭是幾位志工最資淺的,卻也服勤超過三年。他說,每次來總有拔不完的雜草,尤其夏天在大太陽底下工作,又碰到頑強的根,相當辛苦。露天苗圃偶爾還有小蛇來訪,是比較奇特的經驗。

每次拔草都要細心移除根系,每個角落都不放過。攝影:廖靜蕙

苗圃架上的草也要清理,一些雜草叢生、反客為主的盆栽,有時候分不清盆栽的主角是誰,就得按圖索驥,看插示牌,或者請教林建融。不過植物辨識大多難不倒熹熹,經過整理,盆栽中的主角終於露臉。

其實有些雜草不乏台灣特有種台灣附地草、原生種卵葉鱗球花等,但為了讓目標植物長得好,就得清除。不過,它們很快又會長回來了!

志工熹熹具有多年服勤經驗,他認為福山服勤深具療效。攝影:廖靜蕙

有療效的志願服務

一邊拔雜草,一邊跟著認植物,苗圃總是不斷有新的植物入住,趁機學習植物知識。對鄭穎芝而言,不斷學習新知識,深深吸引他。

志工們認為服勤具有療癒效果,尤其是拔草。熹熹說,每次來都讓身心靈都能放下,平常在其他地方擔任解說導覽志工,到福山讓他可以閉上嘴巴,只和伙伴聊聊天。他的成就感建立在讓植物活得更好;尤其是花期,觀賞每朵盛開的花,讓美充滿心中。

除了拌土、栽植、拔草外,志工也提供移床、出栽,以及植物園樹木修剪等服務。

福山植物園苗圃約有800多種、3000多棵植株,就在研究人員引導下,結合志工不厭其煩的親手操作,打造適合植物保種的基地。

福山植物園服務組志工與專職人員:左起鄭穎芝、林建融、江桂蘭、曾麗熹、陳亭宇。攝影:廖靜蕙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