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海討公道 台塑越鋼事件三年後 7875位受害者來台提告求償1.4億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跨海討公道 台塑越鋼事件三年後 7875位受害者來台提告求償1.4億元

2019年06月11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2016年,台塑集團越南河靜鋼鐵廠因海洋污染事件,引發居民大規模抗議,遭越南政府重罰新台幣162億,成為越南史上罰金最高的公害污染案件。然而,當地居民表示並沒有得到賠償,成千上萬的受害民眾向越南政府控告台塑卻被駁回,更有不少抗爭者因而被捕入獄遭受迫害。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與多個公民團體今(11日)於台北地方法院遞交訴狀,代表7875位原告提起跨國訴訟,控告河靜鋼鐵公司股東及董事共24人,共計求償新台幣1.4億元,並前往台塑股東會陳情,要求台塑停止污染、復原環境。

對此,台塑河靜鋼鐵公司總經理張復寧僅表示,越鋼已於2016年8月支付5億美元,作為中部四省漁民的損失補償,並依越南政府要求其統籌辦理發放作業。

P_20190611_095932
環境法律人協會與多個公民團體陪同受害民眾前往地方法院,控告台塑集團越南河靜鋼鐵公司。孫文臨攝

營業額上看25億美金  台塑越鋼污染受害者補償僅台幣2萬元且多數人一毛未領

2016年4月,越南中部沿海的河靜、廣平、廣靜、承天順四省的沿海發生大量魚群死亡的海洋污染事件,同年5月,越南當局的調查報告指出,台塑越鋼違反53項規定,污染蔓延超過200公里海岸線,導致超過100公噸魚類死亡,並對台塑越鋼開罰5億美金(約台幣162億元),成為越南公害污染史上罰金最高的案件。

事後,台塑越南河靜鋼鐵公司火速繳交罰金,董事長陳源成並出面向越南人民道歉,強調會立即改善相關污染防治缺漏,通過檢驗後才會點火啟用河靜煉鋼廠。三年過去,台塑越鋼河靜廠內的兩座煉鋼爐分別於2017年與2018年點火啟動,每年營業額上看25億美元。

然而,越南天主教崑嵩教區的退休主教黃主教卻說,當地民眾多年來並沒有獲得賠償,且海洋環境也沒有恢復,原先捕魚維生的他們沒有了漁獲,生活陷入困境,估計有18萬人的工作權受損,50萬人的生活受到影響。

「污染的不只是海水,還有土地與空氣,更傷害了當地人民的生活。」黃主教說,人民仰賴教會的救濟,在越南多次組織抗議卻遭到當局政府的鎮壓,多位抗議者被暴力毆打、逮捕入獄,居民聯合提起的各種訴訟也紛紛遭到駁回,當地政府持續包庇台塑越鋼的污染行為。「這已經不只是災害,而是一種罪惡。」他強調,希望台灣獨立的司法體系,能還給受害者一個公道。

P_20190611_102826
7875位受害者,聯合控告河靜鋼鐵公司的股東及董事共24位被告,求償新台幣1.4億元。孫文臨攝

受害民眾訴:「越南法院退回控告,政府暴力鎮壓抗議民眾,多人被捕入獄。」

「我呼求各位的支持,請與我們同行,爭取公平正義及健康的生活。」阮神父說,他所屬教堂僅距離台塑河靜越鋼廠1.8公里,污染事件對於當地民眾的生活造成毀滅性的破壞,已經過了3年海洋卻沒有恢復生機,漁獲量銳減逼迫原先的漁民賣掉漁船,到外地甚至是外國打工求生。他痛訴,「台灣來的跨國公司,把成千上萬個家庭打碎,這是難以恢復的傷害。」

另一位受害者阮先生說,家裡原先以捕魚維生,大量的漁獲行銷國際市場,但污染事件發生後,海裡的漁獲少了,就算捕到一些魚,也因為擔心污染的緣故而沒有人願意收購。他指出,「當地很多跟我一樣的漁夫為了生活,只好賤賣家裡的漁網和漁船,到外國來工作,我們想念家鄉的父母,我們也不想要離開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但我們沒辦法,我們求助無門只能流落他鄉。」

阮先生說,其實兩年多來很多人站出來和平抗議,但卻被越南政府暴力鎮壓,還有人因此被判刑十多年。他說,「如今大家都很害怕站出來,我也很害怕,但就算遮住臉,我也要鼓起勇氣,幫那些無法發聲、不敢發聲的人說話,讓大家知道我們所受到的痛苦與屈辱,請台塑把正義還給我們。」

P_20190611_104110
律師代表進入台北地方法院遞交民事起訴狀。孫文臨攝

新南向政績? 台塑以Formosa為名輸出污染  摧毀越南成千上萬個家庭

台塑受害者正義會(JFFV)副會長裴南茜說,「如果台塑有對污染行為負責、賠償受害者、努力恢復海洋生態,我們不會特地來到台灣提告、抗議。」他表示,雖然越南政府有補償少部分受害者,但補償金額只有新台幣2萬元。他指出,台灣政府近年來推動新南向政策,許多越南民眾也很樂意看到台商把資金、工廠帶到越南。

「但我們不希望看到,最後新南向帶來的竟是台灣不要的污染。」裴南茜認為,台塑集團用福爾摩沙Formosa作為名字,原本是一個很美麗的名字,而且台灣又民主、自由得到國際的尊敬,不過台塑卻對污染事件充耳不聞,引起越難民眾的抗議,他們抗議的不只是台塑,更是台灣的企業。他強調「台灣政府與民眾不該漠視企業在外,搞壞了福爾摩沙的名稱。」

正義會代表律師Philippe Larochelle則表示,這起污染案件已經由環境公害演變成人權侵害。「當地政府還要求他們捕魚改為務農。」他說,世界人權宣言明定,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職業的工作權,然而這些受害者卻因污染事件,被迫離鄉背井到外地外國去工作,家庭破碎又被勞務仲介層層被削。

Philippe Larochelle痛批,越南政府不僅沒有保護當地居民的基本人權,還跟台塑集團聯手迫害人民表達的自由,逮捕抗議人士,箝制言論自由。他說,「台塑政府樂於躲在越南威權政府的後面,忽視這些危害及自身的企業責任」。

P_20190611_133610
受害者與環保團體於台塑公司股東會前召開記者會,呼求台塑不應躲在越南政府背後。孫文臨攝

律師:「台塑是台灣之恥 政府不該放人企業在外破壞環境、迫害人權」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專職律師黃馨雯今年2月親自深入中越省分,與受害人見面並蒐集證據。「台灣人真的不了解,自己國家企業,對越南人民的衝擊有多大,對越南的環境、海洋做了什麼。」他說,「當那些受害者在我面前沉痛哭訴時,身為台灣人,我真的感到非常羞愧。」

此外,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張譽尹表示,「台灣發生過RCA公害案件,我們努力向國際企業的污染工廠說不,去爭取台灣人權利與公平正義,我們知道跨國企業污染的狀況是多麼可惡的事情,如今卻換成台灣的企業到別的國家,去傷害那裏的人民,去破壞當地的環境,台灣政府不該放任這樣的情形。」

張譽尹說,「身為一位台灣人,我們必須做些事,去告訴越南人民以及國際社會,告訴他們台灣是會反省的國家,台灣是一個亞洲民主與法治的典範,台灣不會對自家跨國企業所造成他人的痛苦坐視不管。」他將擔任本起民事訴訟的委託律師,替受害民眾向越南河靜鋼鐵公司,及出資的台塑集團、中鋼集團、日鋼集團等24位董事高層,起訴請求賠償生命、健康、財產及工作人格權。

對於民事訴訟,張譽尹說,「預估最快2個月才會知道地方法院是否審理,管轄原則、法律適用行為地、證據的取得等都是未來主要的法律攻防與困難。」他指出,本案是國際矚目的案件,也是台灣向國際展示自我的機會,呼籲政府應在行政上給予原告必要協助,法院並秉持公正無私的態度受理本案。

對此,台塑集團河靜鋼鐵公司,僅發出新聞稿稱:「責由本公司於2016年8月支付5億美元作為中部四省漁民損失之補償,並依越南政府要求由其統籌辦理發放作業。而河靜鋼鐵公司自正式投產二年多來,所有廢水及廢氣排放值均符合越南政府法規排放標準。」台塑代表認為,民眾求償應針對越南政府而非台塑集團。

P_20190611_141111
台塑集團河靜鋼鐵公司代表出面接收起訴狀繕本後,隨即離去。孫文臨攝

P_20190611_101616
律師團所擬的民事起訴狀。孫文臨攝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