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珍貴「海女」工具開箱 台灣極東漁村 罔市阿嬤的煩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超珍貴「海女」工具開箱 台灣極東漁村 罔市阿嬤的煩惱

2019年09月23日
整理:陳文姿(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超珍貴「海女」工具開箱來了!這些使用多年的工具,都是屬於現年77歲、居住在台灣最東邊漁村馬崗的「海女」——陳罔市阿嬤。阿嬤從12、13歲起跟著媽媽採集紫菜,歷經結婚生子,由於丈夫早逝,採集海草、石蚵成了拉拔六個孩子長大的方式。

一起跟著這些有溫度的工具,來聽聽阿嬤的故事、馬崗的故事。


馬崗漁村海女罔市阿嬤的紫菜、石花、石蚵採集工具。攝影:陳文姿。

畚箕:放紫菜的工具,前方有鐵片,讓畚箕更耐用。
白色網子:放採集來的石花菜。採石花菜時需要潛水,網子要綁在腰間以防漂走。
木柄尖尾槌蚵刀:退潮時,石蚵露出海面,以鎚子敲下蚵殼,再以刀片挖取石蚵。
白色塑膠桶:裝石蚵用,裝滿約有2斤多。
防滑膠鞋:潮間帶行走必備。


海女採集石花菜裝備。攝影:彭瑞祥。

馬崗聚落位在台灣東北角、臨近三貂角。除了出海捕魚,採集海中的石花、紫菜、石蚵、海膽也是當地居民的生存之道。石花菜生長在近岸海底的石頭上,採集時需要潛水,台語叫「藏水」。紫菜長在浪花拍打處的岩石邊,水深較淺,不需潛水,彎著腰就能採到,當地叫「站山」。

採紫菜看似容易,實際卻很凶險。10月起,東北角進入採紫菜季節,也是東北季風增強的時刻。海男海女彎著腰在浪花拍打處工作,一不小心,就會被浪打到海裡。阿嬤指著自己的手,她曾被浪打到而跌落海中,被岩石劃開一道很深的傷口。


尖頭錘上的凹痕不是人體工學設計,而是經年累月握出來的痕跡。攝影:陳文姿

天然石蚵附著在海邊岩石,可以利用退潮時採集。農曆3月底開始採集,4、5月最肥美。先用尖尾錘敲下蚵殼,再用刀片挖取石蚵。使用超過30年的小鐵鎚,在木柄上有著淺淺的凹痕,這是阿嬤手握的痕跡。

採集石花菜的時間是夏天,靠的是潛水的功夫,幸而這個季節的風浪較小。但是,從曬乾、搓洗、再曬乾、再搓洗,要曬上七個回合才能賣出。日頭曬在石花菜,也曬在阿嬤身上。

靠海吃海,但海洋動植物採集有季節性,在沒有收入的日子,阿嬤兼差做家庭代工,做12朵花可以拿到5元,做12打拿到60元,記憶留在阿嬤的腦海裡。

罔市阿嬤讓大家看採集回來的紫菜|林必修1

罔市阿嬤讓大家看採集回來的紫菜。圖片提供:林必修

罔市阿嬤與馬崗居民的煩惱
聽到馬崗、認識罔市阿嬤,是在新北市政府的文化資產審查會上。馬崗面臨開發危機、居民被要求拆屋還地,當地的石頭屋保存跟海女文化都面臨威脅,因此集力申請文化資產保留。
馬崗先民百年前來此拓墾定居時還沒有地籍制度,也沒有「土地所有權」。後來,國民政府開始土地總登記。居民不知情的狀況下,土地反而被登記在他人名下。近年財團打算在此開發,默默收購土地。不少居民直到被要求搬遷、拆屋才知道土地已經轉手,甚至有居民被告上法庭。
阿嬤很憂心,她家的地已經被買走了,如果被趕走,未來該住哪?遠離熟悉的海,生活會變成怎樣?
馬崗目前仍有五、六位海女,最年輕的20幾歲,海女文化的傳承如何繼續?當地特色的石頭屋是否會被拆毀?在馬崗石頭屋聚落建築文資審查失敗後,這些問題亟需關注。
 
20190921 馬崗訪調

馬崗的石頭屋聚落未能通過文資審查,三戶繼續以歷史建築物專案申請保存。攝影:陳文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