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石比瓷土多七倍 宜蘭員山「瓷土礦」引反彈 環評補件再審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矽石比瓷土多七倍 宜蘭員山「瓷土礦」引反彈 環評補件再審

2019年09月26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永侒實業公司預計在宜蘭員山鄉中華村及內城村的粗坑溪上游開發面積超過30公頃的礦區,本案因位處山坡地,依法須進行環境影響評估,有別於現勘時民眾多樂觀其成,今(26日)進行第一次專案小組初審會議前,當地數十位居民北上環保署陳情抗議。內城村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簡裕鴻說:「開發案要把400多公尺高的山挖掉一半剩下200多公尺,這些破壞再復育100年也回不來。」

最終環評委員決議本案需補件再審,補充資料包含鄰近的環境敏感點、施工方式等,也須釐清區內珍稀動物並依森林生態價值重新評估復育計畫,且要提出對鄰近社區水文、交通衝擊的減輕對策。有環評委員說,先給開發單位多做說明的機會,未來不應開發或怎麼做,後續再討論。

宜蘭員山鄉地方居民與地球公民基金會共同招開記者會,反對礦場開發。孫文臨攝

宜蘭員山鄉地方居民與地球公民基金會共同招開記者會,反對礦場開發。孫文臨攝

永侒稱開採瓷土礦 水泥副產品矽石卻比瓷土多出七倍

永侒實業本次申請礦區面積共計33.5公頃,其中約30公頃為礦區,4公頃為運送道路。申請開採範圍內可採瓷土礦量為334萬公噸,可採矽石量為926萬平方公尺,若矽石比重以2.5計算為2317萬公噸,瓷土與矽石比例約為1:7,估計可開採36年。「瓷土的市場需求量大,國內多仰賴進口,而矽石則可作為水泥廠的副原料,有利穩定國內工程供給。」

對於水源污染,永侒實業表示,新設礦區沒有洗選礦石,逕流排水井會設置過濾器,讓放流水符合甲類水體水質標準。「整個礦區的水源與下游灌溉水源不同,冷埤距離礦區也有將近1公里。」業者表示,每次開採不大於2公頃,且為避免裸露過大,也會立即回填植生客土。

至於運輸及噪音問題,業者指出,197輛次是來回重複計算,「而且是最大量,實際運作也不會道那麼多。」他們表示,開採工作會避開夜間,並且會敦促工作人員減速慢行,「倘若環評委員有要求,也不排除縮小規模。」

永侒實業董事長王秋郎認為,過去和未來永侒都會做礦業界的典範。孫文臨攝

永侒實業董事長王秋郎認為,過去和未來永侒都會做礦業界的典範。孫文臨攝

瓷土的故鄉 永侒實業強調回饋社區

永侒實業董事長王秋郎表示,過去一年間,回饋給社區老人營養午餐、木工教室等補助破百萬,「過去我們與社區的關係互動良好,對於學校教育、社區活動也都獲得民眾的肯定。」他說,永侒的新礦場規劃了樹木廊道、樹木銀行,期盼做一個國內礦業的典範。

尚德社區前總幹事張吉鴻說,自己在內城國小化育分校義務開設課程,「發現中華村原本是2000多人的村子,卻因為沒有在地就業的機會,現在只剩下700多人。」他說自己是森林志工,但希望地方除了有生態以外,也能有產業與工作機會蓬勃發展,讓中華村可以變成瓷土的故鄉,以此特色發展下去。

礦場申請區現況。擷取自環評資料

礦場申請區現況。擷取自環評資料

不知道每天200輛次砂石車行經學校、取水口 中華村民:遭到誤導

中華社區總幹事吳位三表示,學校很肯定永侒這幾年的回饋,「但不能之前幫助、未來傷害。」

他特別點出砂石車的行車路線問題,「中華村沒有自來水,我們都從行車路線旁的溪澗作為飲用水,包含學校學生也是如此,「未來一天200輛大卡車從溪流經過,這個水能讓孩子喝嗎?」他說,自來水問題沒有解決,行車路線一定要改,且每天200多輛砂石車經過校門前後,學生的上課品質也會受影響。

中華社區居民吳先生則指出,永侒規劃未來開採的有87%是矽石,只有13%是瓷土,「這根本就是一個水泥礦場!」他質疑,現在規劃的路徑根本沒有路,報告卻尚稱便利,「到底便利再哪裡?」他說,這段山坡度超過60度的山坡,因為路途危險、人跡罕至,才使得現在生態豐富,「到時候這些動物跑了、死了他們也沒有辦法再出來抗議、訴苦。」

中華村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明華拿出村民大會的聯署資料,表達反對立場。孫文臨攝

中華村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明華拿出村民大會的聯署資料,表達反對立場。孫文臨攝

中華村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明華則說,過去永侒實業避重就輕只提供片面的資訊,「我們一度誤以為永侒的瓷土礦開發可以解決長期缺乏資源、產業發展問題。」然而他說,居民後來才知道廠商編造的願景背後卻是破壞家園作為代價,「砂石路徑會經過中華村社區、緊鄰化育國小,每天上百輛趟次的砂石車將會造成噪音、廢棄、粉塵污染。」

陳明華表示,中華村雖然是宜蘭縣重要水源地,然而卻沒有自來水可用,居民都是使用山泉水,「現在砂石運送經過我們的取水口,必然破壞飲用水質。」他強調,中華村人口外移嚴重,人口只剩700多人,礦區開發案隱憂被揭露後,短短兩天就蒐集到300多份的反對聯署書,「我今天來台北路上還有很多人打電話來說要聯署。」可見地方反對意見之強烈、堅決。

陳明華說,現在中華村營運的砂石場就有五家,還有一家礦廠,進出的砂石車已經威脅到老弱婦孺及孩童的安全,還有居民的用水權利。「如果環評要通過的話,應該書面承諾中華村民的生活安全與權益。」他表示,地方確實很希望活化,但是必須善盡社會責任,不能放任破壞。

內城村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簡裕鴻則表示,內城社區近年積極轉型發展生態旅遊與觀光,「現在卻要把一座403公尺的山挖到剩210公尺,把整座山挖掉一半。」他認為,礦場不只破壞景觀,更會破壞林木涵養的水源,影響下游友善農業的灌溉用水,「他們要挖36年復育4年,但破壞的這些自然資源可能100年也回不來」。

台灣友善米食協會蔡女士也認為,這個礦區有包含穿山甲、藍腹鷴、霸王勾蜓等17種保育類野生動物,是未來發展生態旅遊的熱點,「現在宜蘭縣正在擬定國土計畫,希望這個案子不要成為破窗效應,造成更多礦區的出現。」

內城村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簡裕鴻則表示,「要把一座403公尺的挖到210公尺,等於把整座山挖掉一半。」孫文臨攝

內城村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簡裕鴻則表示,「要把一座403公尺的挖到210公尺,等於把整座山挖掉一半。」孫文臨攝

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主任黃靖庭則表示,2014年就有一個類似此案的榮豐礦場環評,「當時發現11種珍貴稀有野生動物就被以『對珍貴稀有保育類動物之棲息生存具重大不利之影響』,認定不應開發,而本案目前就發生了17種,希望環評委員能做出合理的判斷。」

黃靖庭補充,目前《礦業法》仍在立法院修訂,新法將要求礦場關閉效應、經濟效益評估等,建議本案應該等新法落定後再審議。

颱風暴雨時如何達到放流水質標準? 開發單位竟回:「無法符合」

針對開發單位的樹木銀行規劃,林務局代表質疑:「種樹是適地適木,從空拍影片來看現況草木叢生,是不是要把現在的樹木移除?移植的方式?選定的標準?如何經營?」

林務局另一位代表則說,現在政府在推里山保育政策,這次的開發區域屬於中底海拔、沒有開發的生態良好區域,「礦場的開發是一種不可回復性的資源採集,雖然說會把樹木移植,但是動植物都是在這裡生存,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他說,大面積開採必然產生相當嚴重且不可回復的干擾和破壞,「雖然林務局的土地只有半公頃是國有林地,其他是國產署和私有地,但以林務局的立場不太樂見這樣的開發。」

開發單位申請礦區現況。現場雜木叢生,紅漆標誌為礦區邊界。孫文臨攝
開發單位申請礦區現況。現場雜木叢生,紅漆標誌為礦區邊界。孫文臨攝

環評委員李培芬提醒,生態方面還需提出更具說服力的資訊,「植物的生長需要一段時間,植生回填是緩不濟急,我的看法是做不到。」他表示,樹木不只是一棵樹木而已,而是一個生態系、一個完整的森林,希望能看到開發單位對整體森林生態價值的考量。

環評委員劉雅瑄則說,當地的四稜砂岩非常多,其硬度非常的高,「雪山隧道當時無法順利開挖就是因為四稜砂岩。」

劉雅瑄質疑,開發單位以乾式開採,如果未來真的遇到大面積四稜砂岩要怎麼做?要做乾式破碎的話,就會有更嚴重的空氣污染的問題,「現勘的時候我們不曉得當地居民沒有自來水而是飲用溪水,現場植被非常茂密,幾乎沒有裸露,但未來可能會有落石或是土石流的問題,暴雨的狀態下污水也是問題。」

環保署今(24)日進行本案第一次轉案小組會議,登記發言民眾達20位。孫文臨攝

環保署今(24)日進行本案第一次專案小組會議,登記發言民眾達20位。孫文臨攝。

委員吳義林則提問,對於書面上質疑的空氣污染影響分析,開發單位都沒有正面答覆,「放流水可能會造成河川的污染,正常不會超標,但暴雨跟颱風的時候,要如何符合放流水水質?」

對此,開發單位竟回答,此礦區暴雨、颱風時的放流水尚無法符合放流水標準,「常流水的情形是做得到,暴雨是做不到。」永侒實業如實回答,並表示,未來會同意做水塔、接水管供當地居民使用,避免溪水污染問題,「粗坑溪取水口是在放流水口的上游,是不同的集水區。」

宜蘭粗坑溪為自來水公司與農田水利會水源之一,圖為粗坑水壩。孫文臨攝
宜蘭粗坑溪為自來水公司與農田水利會水源之一,圖為粗坑水壩。孫文臨攝

業者也承諾未來行車時速控制在30公里下,「確實礦區坡度是高一點,但是依法現在還是可以開採。」

最終專案小組初審決議,本案需補正再審,補充資料包含鄰近的環境敏感點、施工方式(含瓷土與矽石開挖運送對於當地水文、交通、空氣等影響),也須釐清區內珍稀動物並依森林生態價值重新評估復育計畫,且要提出對鄰近社區水文、交通衝擊的減輕對策。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