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保育自治條例》通過的下一步,專家期待正面效益:配套與合作是關鍵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石虎保育自治條例》通過的下一步,專家期待正面效益:配套與合作是關鍵

【深度報導】

2019年12月20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劉如意報導

《苗栗縣石虎保育自治條例》(下稱《條例》)通過以後,帶來的助益為何?對於族群的延續能否發揮效用、石虎的命運真的將有所不同嗎?深度分析《條例》修法內容後,我們進一步訪問保育專家學者、民間團體及推動修法的議員。

整體而言,外界仍可期待《條例》帶來正面效益——未來能透過《條例》規範,在工程案開發前先行檢視與評估,以維持棲地完整性、減少路殺機率。不過,民間團體仍提醒,「關鍵還是取決於縣府的態度。」

卓蘭大橋「石虎之鄉」意象。圖片來源:貓徑地圖王小明。
卓蘭大橋「石虎之鄉」意象。圖片來源:貓徑地圖王小明。

《條例》法律效力有限 失敗的石虎公園如何能不重蹈覆徹?

苗栗縣議員曾玟學指出,因目前《條例》所規範的對象僅限於苗栗縣政府及轄下所屬機關,並未包含地方自治機構。以年初倍受爭議的卓蘭濕地公園開發案為例,因為中央經費挹注對象是卓蘭鎮公所,並不在《條例》約束範圍內。

雖然《條例》的法律效力有限,不過曾玟學認為,仍可期待正面效益。他表示,未來最理想狀況是縣政府成立「石虎保育推動小組」後,諮詢對象不限於縣府主辦的公共工程,其他鄉鎮的開發規劃、甚至私人工程,也都能主動找小組諮詢。

石虎保育協會秘書長吳佳其則表示,目前有關的設置要點與配套機制都尚未出爐,都還有機會為《條例》添柴加薪,為石虎保育提供更多助力。舉例來說,目前《條例》對於應諮詢專家的公共工程規範,僅限於開發面積,但除了數字以外,像是預定開發地的環境現況、生態調查資料、乃至開發影響評估與減輕對策等,都還有著墨空間。

除此之外,未來有哪些學者、組織團體可以進入石虎保育推動小組、設置要點如何規範,也會是焦點之一,「關鍵還是取決於縣府的態度。」

吳佳其提到,有些公共工程的開發範圍可能小於目前條例所規範的1公頃、1000公尺,例如前瞻基礎建設的水環境改善計畫,不過這些案件受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規範,會主動向專家徵詢意見。她認為,未來若能不限公私部門、不限開發規模,以獎勵的方式鼓勵開發單位主動向專家諮詢,對於石虎保育會有更為積極的效應。

生態學者肯定地方自治保育進展 滾動式檢討與跨局處合作才是關鍵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認為,地方政府以積極且具要求性的自治條例來加強瀕危物種保育,是保育的一大進展。

針對苗栗縣議會通過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苗栗縣長徐耀昌表示,很榮幸苗栗可以創下全國第一。資料照。孫文臨攝。
針對苗栗縣議會通過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苗栗縣長徐耀昌表示,很榮幸苗栗可以創下全國第一。資料照。孫文臨攝。

「不過,重點是未來如何具體落實。」裴家騏說明,例如許多縣市都在自治條例中明文禁止餵食野生動物,然而缺乏執法能量,法規的效力有限。他認為,《條例》通過後,實務上的推動成效如何,將是未來檢視的重點。

裴家騏指出,對民眾的溝通與宣導工作是關鍵的一環。他建議在政策宣傳上,不應只強調有哪些政策項目,更要告訴民眾「我們做到了什麼」,同時也藉由成效檢視,不斷滾動式修正保育計畫。

保育工作應提高層級  上位總體規劃「直到石虎不再減少」

裴家騏也建議,在石虎保育議題上,應有更上位的完整石虎復育總體規劃,以總體規劃搭配地方層級的《石虎保育自治條例》,擬定更具體的保育行動計畫與策略,搭配滾動式修正,「直到石虎數量不再減少,甚至回升。」

他強調,「瀕危動物要脫困,需要跨行政區域與跨專業的合作。」他指出,地方政府的保育業務,目前都是層級較低的處室在負責,但是保育工作有許多涉及跨局處職責,需要有較高位階的主持人溝通協調。

石虎的棲地與人類高度重疊,圖為誤捕後野放的石虎。苗栗縣政府農業處自然生態保育科提供。
石虎的棲地與人類高度重疊,圖為誤捕後野放的石虎。苗栗縣政府農業處自然生態保育科提供。

曾玟學也指出,石虎保育有些部分必須要中央層級才能協助,像是開發案的環評把關、生態給付的資源挹注、路殺的減緩措施與系統等。他認為較務實作法,是中央政府針對瀕危物種訂定相關法律與保育措施,並且地方政府能夠配合中央政策與財源規劃上的資助。

石虎保育預算花在哪? 地方與中央須同心協力

對於有媒體報導指出,國民黨籍議員韓茂賢於預算審查時脫口而出「想刪石虎預算」,對此韓茂賢解釋,當時是回應在野議員針對小額度預算在進行審視,而他認為應該從大筆預算監督。

韓茂賢補充,剛完工不久的140縣道,預計又要花1億4000萬元做友善石虎的道路規劃,有些設施甚至要打掉重作,他覺得可惜,才會有這樣的言論。韓茂賢建議,未來的友善道路改善措施,可以優先考慮加裝圍網、設置涵洞等預算較低的作法,避免將既有道路設施拆除、或是類似石虎天橋這些效益不大的設施。

吳佳其提醒,目前中央政府對於石虎基礎調查與生態給付部分是相當支持的,但到底可以做到多大的規模、能夠持續多久,以及如何減少開發案件等,都是未來值得關切的。

「石虎保育不該只是苗栗縣政府的責任,而是全台灣的責任。」裴家騏説,他期待目前也有石虎分布的台中、南投,也能跟進苗栗,期望藉由更多的保育行動,讓石虎族群增加、擴散,「當石虎在台灣的分佈面積越大,族群脫困的可能性才會增加。」他指,中央政府對於石虎的復育規劃應該也要開始進行,長遠來看,中央跟地方政府應該是合作一起來推展保育計畫。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