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嘉瑜沒投錯? 國土法強勢付委 新科立委紛紛表態 洪申翰、范雲惹議 | 環境資訊中心

高嘉瑜沒投錯? 國土法強勢付委 新科立委紛紛表態 洪申翰、范雲惹議

2020年03月16日
環境資訊中心 記者孫文臨報導

《國土計畫法》修正案上週在民進黨以人數優勢下,通過一讀送進內政委員會,表決共計100人出席,其中41人贊成退回、58人反對退回、1人棄權,國民黨、民眾黨與時代力量三個在野黨首次罕見團結投票要求本案退回。

除早已多次表達反對修法的民進黨籍立委林淑芬棄權外,新科立委高嘉瑜意外成為唯一贊成退回的民進黨籍立委,當下民進黨黨團幹事長鄭運鵬接受訪問時表示,高嘉瑜是「投錯票」而非跑票,然而高嘉瑜稍晚卻在臉書上發文吐露心聲,「落實國土三法是國土永續發展的根本。」至於是否投錯票?他則沒有正面回應,只重申社會各界對於本案仍有諸多疑慮。

此外,環團出身的新科立委洪申翰卻投下反對票與黨團決議一致,遭不少民眾批評是黨意凌駕民意,對此洪申翰也於臉書表態,「我支持期限該修法延長,因此,我當然也同意修法的程序可以往下走,不然期限過短的問題要怎麼處理?」他更反問質疑的民眾,「為什麼我對於『退回程序委員會』只能按下贊成鈕?」

DSC03440

立法院院會13日進行《國土計畫法》修正草案一讀,在民進黨人數優勢下通過付委。資料照,孫文臨攝

高嘉瑜「被」投錯票? 臉書訴心聲緬懷《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

高嘉瑜在13日投下贊成退回後,並無受訪,反而是民進黨團幹事長鄭運鵬緩頰,向媒體表示「他應該是投錯票」。然而,當天晚上高嘉瑜在臉書發文緬懷導演齊柏林,「齊柏林導演帶我們看見台灣的環境污染、廢水污染、海岸線退縮、土石非法開挖、地下水超抽和高山濫墾濫伐場景,這些都是台灣最醜陋,卻也最真實的一面。」

高嘉瑜認為,齊柏林用生命為我們紀錄台灣的美麗與真實,在大自然面前人類是脆弱渺小的,當土地被開腸剖肚、山林被肆意墾伐,「有一天,大自然終究會反噬,林肯大郡、莫拉克風災殷鑑不遠。」話鋒一轉,他提到,「國土規劃、產業政策與資源分配是嚴肅而被漠視的議題,台灣的自然資源極其有限,財團主導了產業政策,水資源貧乏、工業污染的問題還沒解決,山林美景成為財團的私有財,農地變工廠歷史共業還在。」

高嘉瑜說,「天災、疫情,都是人類違反自然生態的反撲,我們還沒學到教訓嗎?」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要謙卑,在開發之前,遵循程序正義、環評、永續發展、國土規劃的目標,按部就班,我們是人不是神,沒有誰有權利以「重大建設之名」凌駕在生態環境之上,落實國土三法是國土永續發展的根本。

最後他引述齊柏林導演的話,「在自然環境中,人類非常脆弱且渺小。如果人類無法和大自然和平共處,仍然到處掠奪,最後遭殃的,都是我們。」對此,本報記者進一步當面詢問高嘉瑜委員是否投錯票?他不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重申,「本案在社會各界仍有諸多疑慮,特別是政院版修法草案像是一張使用國土的過度空白支票。」


立法委員高嘉瑜。孫文臨攝

環團出身洪申翰反對退回程序委員會惹議  臉書2000字訴心聲難平眾怒

曾任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的新科立委洪申翰,投身環境保護工作多年卻成為讓本案通過一讀的委員之一,引起許多民眾到他的臉書留言質疑是「黨意凌駕民意」的橡皮圖章,對此,洪申翰也戲稱自己被鄉民出征,連續寫下兩篇長文、2000多字說明自己的立場。
 
洪申翰於13日發文指出,行政院國土計劃法修法的草案送進立院後,立即就與兩位民間空間規劃學者交換意見,「草案有兩個爭議,一個是縣市國土計劃的時限問題,另一個是否該把「國家重大建設計劃」放入得以變更的條文中。」
 
針對第一點,洪申翰說,現行時限規定將在今年4月30日到期,有些縣市還有不小的落後,要在規範中的期限完成很有難度。「學者都同意應該是可以修法延長,給大家多一點時間,因為有些縣市看似在時限內完成了,但其實在這個階段該處理的議題並沒有好好處理,都想拖到下一階段再來面對,這不是好事。」

洪申翰說,自己支持期限該修法延長,但不該不設期限,「因此,我當然也同意修法的程序往下走,不然期限過短的問題怎麼處理?」他反問,「為什麼我對於「退回程序委員會」只能按下贊成鈕?」他還說,「如果只要遇到跟自已意見不同的修法主張,就只能退回叫大家不要審不要討論,那立法院也真的可以關起來了。」

不過,民眾仍不買帳,仍有許多網友在其貼文下方留言「背棄理念,非常失望」。今(16日)洪申翰則再次發文表示,目前行政院版的國土計畫法修正草案已經交付委員會審查,會有不同的修法版本,也可以透過修正動議等方式,修改草案的內容,「我會在委員會中積極爭取我的主張,為國土計畫把關,讓更多好的意見能納入最後的條文修正。」

洪申翰說,檢視縣市國土計畫擬定過程,各地方政府提交的情況不同,而可能有所延宕。國土計畫的擬定應該謹慎,為了避免太過倉促草率衍生更多後續問題,需要延長一些時間,讓計畫審查地更完備,這是許多人都同意的看法。「但延長的時間不應該是無限期延長,不該以「一定時間內」完成來帶過。」他說,必須訂定合適且明確的期限。

洪申翰重申,在國土計畫法中,因應未來可能情境而預留彈性,可以討論,「但主管機關有責任說明清楚,要為「國家重大建設計畫」預留制度彈性的必要性與具體理據為何,才有可能開啟政策的理性對話。」他也主張,若要做「國家重大建設計畫」的認定,需要有外部專家與民眾參與的實質審議與聽證機制,不能變成空白授權,「已準備好修正動議的提案,會在委員會審查時提出,來修正讓各界有疑慮的條文。」

范雲也反對退回本案  「必須在到期前,讓法案在立法院有實質審議。」

社運出身的新科立委范雲這次也投下反對票而遭到質疑,他也在臉書重申立場「無法全盤認同行政院草案,但我也知道,必須在期限到期前,讓法案在立法院有實質審議、充分辯論。」他說,如果一切有爭議的法案都在程序委員會中予以杯葛,台灣的國會恐怕會倒退到第九屆之前程序上惡鬥空轉、難以實質討論的困境。

范雲表示,行政院版的《國土計畫法》草案引起各方討論,接到不少民間學者、環境團體給予提醒與建議。民進黨團即時討論如何修正行政院版的缺失,回應人民的聲音。「民進黨團也已經正式宣布,以「時程將屆,有必要延長;重大建設,正面表列」為原則。延長公告計畫的時限不可沒有明確規範,必須依照實際需求謹慎放寬;而「重大公共建設計畫」的條件也必須有所限制,不能空白授權,以免違背國土計畫要避免個案零星開發的立法原意。」

范雲說,自己對行政院版《國土計畫法》的立場,與洪申翰委員相同,「程序上雖未投票杯葛,但實質內容確實應該再斟酌。我主張,明訂期限、避免空白授權、必須謹慎評估。」之後委員會審議法案時,會到場表達意見,希望我們能共同珍惜第八屆跨黨派立委齊心促成的《國土計畫法》原意,與大家一同愛護台灣這片美麗的土地與海洋。

民眾黨立委蔡壁如、邱臣遠錄影片喊火大不爽「民進黨太過傲慢」

此外,國會第三大黨民眾黨立委蔡壁如與邱承遠則錄影片,大喊對於民進黨輾壓民意、強行付委審查火大不爽。蔡壁如說,2016年通過的《國土計畫法》分為全國國土計畫、縣市國土計畫、功能分區圖三階段各間隔兩年,「目前有八個縣市完成,為什麼另外10個縣市無法完成縣市國土計畫?監察院也糾正了內政部,內政部有責任要督導各縣市將它做完。」

蔡壁如說,做完以後要做根本原因分析(RCA),釐清各縣市做不完的原因。他批評,兩年都做不完了,現在行政院給他「一定期限」那就是沒有期限。

針對增列「經行政院核定之國家重大建設計畫」,蔡壁如說,目前的國土計畫法已經有公共利益、公共建設,不管是國防或地方建設都涵蓋進去了,「國家重大建設,必須要有60天,讓民眾可以將意見提供給政府,這個行政程序沒有做,在大家防疫的期間,行政院又要偷渡這個修正法,而且用多數輾壓民意、專業、價值。」


立法委員蔡壁如。孫文臨攝

民進黨稱國家重大建設限文化、農業、新能源三類  邱顯智批「太離奇。」

時代力量黨團總召邱顯智則在臉書指出,「行政院的盤算是,趁著大家忙著審查紓困振興條例,趕快把修正草案送出來,看能不能低調闖關。實際的結果是,想要掏空整個國土計畫法的修法提案,逃不過人民的眼睛。再加上缺乏保母的張景森大政委大放厥詞,很快的,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定要反對的鳥事。」

邱顯智說,過了兩週,民進黨黨團發現苗頭不對,要替行政院版找台階下,拋出「正面表列」提議,把可以繞過國土計畫法的國家重大建設,限定在新能源、文化、農業這三大類。「這更讓人看不懂了。本來的重大公共設施或公用事業,依照內政部的解釋,就包含能源類,加上一個「新」字,到底有什麼差別?到底是有什麼神秘的新能源建設計畫,非得要用國家重大建設才能繞過國土計畫法?」

「文化、農業就更離奇了。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文化建設,需要大規模變更用地才能啟動,是要蓋影城嗎?還是要蓋歷史遊樂園?要變更地目的農業類國家重大建設又是什麼?國家級養雞場?」邱顯智表示,「如果都不是,那為什麼要修,叫行政院撤回爭議很大的15條,純粹修正公告期限就好了。」
 
邱顯智意有所指地提到,「兩位素來站在進步立場的不分區立委,也要為了有苦說不出的投票寫奇怪的文章,說奇怪的話,折損多年累積的品牌形象。找優質不分區來當表決器,這是民進黨的初衷嗎。」他呼籲民進黨不要為了這個莫名其妙的修法,做莫名其妙的事。「時代力量會推出黨團版的修法版本,阻擋國土計畫法的修惡!」

國民黨新科立委洪孟楷重申「守護國土 不要趁疫打劫」

國民當新科立委洪孟楷則在臉書寫下,「《國土計畫法》修正草案被質疑是以「國家重大建設之名」行幫財團炒地皮之門,卻仍在多數暴力優勢下,全案交付內政委員會審查。」他要求,政府不應「趁疫打劫」,因為政院版的國土計畫法再修正案,空白授權國家重大建設,與原本保護國土的理想背道而馳。

「想請問蔡總統,已故導演齊柏林透過鏡頭讓世人看見台灣的美麗與哀愁,過去蔡總統出席齊柏林紀念展與頒發褒揚令時,不是說過齊柏林看見了台灣問題,如今再修法不怕讓美麗的福爾摩沙被濫炒地皮弄得殘破不勘嗎?」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