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在毀林最嚴重的省份 阿根廷將打造專供中國的養豬場 | 環境資訊中心

選在毀林最嚴重的省份 阿根廷將打造專供中國的養豬場

2020年10月15日
文:費爾明・庫普(阿根廷記者)
阿根廷正力圖成為豬肉生產大國,然而環保人士卻擔心擬建的養豬場帶來嚴峻的環境後果。
得益於中國的巨額投資,阿根廷有望成為豬肉生產大國。圖片來源:Laura Gil Martinez / IAEA(CC BY-NC-ND 2.0)

阿根廷希望在11月底前與中國達成協議,在該國北部省份建設25個工業養豬場,從而在六年內實現豬肉出口翻倍。但非政府組織已經就此發出了警告,稱此舉有可能會帶來森林砍伐、土壤污染、水資源枯竭、溫室氣體排放等諸多後果。

該項目投資約38億美元,政府聲稱可創造五萬個急需的工作崗位。所有養豬場建成後,預計年產量將達90萬噸,年出口額為250萬美元。

「我們希望在同一地區,利用生產的玉米來養豬。這些養殖場還將配備冰箱和生物分解器,以及廢水和廢物處理廠。」阿根廷外交部國際經濟關係部長若爾格・內姆(Jorge Neme )說。

拉丁美洲國家中,阿根廷的豬肉產量並不算高,每年只有60萬噸左右,其中95%供應國內市場。今年到目前為止,已出口1.8萬噸,其中60%出口至中國。但當局政府卻看到了潛在的商機,認為可以利用阿根廷廣袤的土地和充足的糧食供應,來擴大牲畜生產。

2020年上半年,中國的豬肉產量2000萬噸,同比減少1/5左右,帶動了豬肉價格的上漲。為了滿足需求,中國擴大了豬肉進口。作為拉丁美洲最大的豬肉生產國,巴西和墨西哥發揮了重要作用。

交易細節

由於最後一刻增加了關於環境保護的內容,該協議的簽署有可能會被推遲到11月。當兩國政府最終確定協議內容後,將於11月舉行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首次召開面對面會議。

儘管尚未正式公佈,但協議草案已被社會和環境組織分享到社交媒體上。草案強調了兩國之間的緊密關係,並確保將「尊重環境、遵守自然保護法律」。

該項目大部分投資,來自中國資本家與阿根廷生產商成立的聯盟。目前阿根廷中部地區的豬肉產量佔全國總產量的近七成,而新的養豬場卻將全部建在查科、聖地亞哥德爾埃斯特羅、卡塔馬卡等北部省份。

阿根廷目前有十個專門出口中國的工業豬場,其中七個於2019年11月開業。此外,還將在六年內投資新建25個專供中國的養豬場。

每公斤豬肉需要6000升水。因此,我們不僅出口豬肉,還出口水資源。
——索萊達德・巴魯蒂,新聞工作者、反對該協議的發起人之一

根據非政府組織自然環境與資源基金會(Fundación Ambiente y Recursos Naturales,FARN)的估計,要實現該項目年產90萬噸豬肉的目標,就意味著「生豬存欄」要增加1000萬頭,需要額外生產200萬噸玉米和75萬噸大豆作為飼料。

該協議的支持者之一,工程師胡安・烏切利(Juan Uccelli)表示:「生產的這些豬肉都專供中國,不僅不會影響國內市場,反而會增加就業機會、創造附加值。」「我們不會砍伐森林來建豬場,我們會保護環境。」

對阿根廷政府來說,該項目可以在失業率較高地區的大城市中心外創造就業機會,並且可以從對中國銷售大豆和玉米,轉為銷售價值較高的豬肉。

中國則能夠以較低的成本生產豬肉。根據Uccelli的測算,目前阿根廷豬場每公斤豬肉的生產成本為0.85美元,而中國的成本為1.70美元。即使中國研製出了非洲豬瘟疫苗之後,進口豬肉也仍然會比較划算。

無論如何,豬瘟疫情尚未得到解決。不久之前的7月24日,重慶市又在一批運輸途中的生豬中發現非洲豬瘟疫情,這批生豬共24頭,其中發病4頭,死亡1頭。

質疑之聲

從環境角度對養豬場項目提出批評的聲音與日俱增。社會和環境組織認為,項目計劃的豬肉產量將使阿根廷的水污染和土壤污染達到新高。

「工業豬場相當於在一大片土地上集中了各種潛在的病原和污染,對人類來說是一個危險,」新聞工作者、反對該協議的發起人之一索萊達德・巴魯蒂(Soledad Barruti)表示。 「每公斤豬肉需要6000升水。因此,我們不僅出口豬肉,還出口水資源。」

巴魯蒂及參與這項運動的組織,將該項目與1996年阿根廷引種基改大豆相提並論。引種基改大豆給阿根廷帶來的是森林砍伐、農藥污染、以及溫室氣體排放。如今,該國60%的耕地都種上了基改大豆。

他們表示,集約化養豬也會帶來類似的結果。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不利後果,比如豬的生活環境過於擁擠,抗生素的過度使用,以及有可能產生新的人畜共通傳染病(從動物傳播給人類)等。

綠色和平阿根廷森林項目協調員埃爾南・賈爾迪尼(Hernán Giardini)說:「在近幾十年來森林砍伐最嚴重的省份建這些養豬場,會對森林造成更大的壓力,因為這將大大增加玉米和大豆等飼料作物的需求。」

根據FARN的測算,該豬肉項目的投資將使阿根廷豬肉行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增加一倍。此外,在整個生產過程中將需要約120億升飲用水,這還不包括沖洗清潔等用途的水。

該投資計劃也受到阿根廷豬肉產業鏈內的質疑,他們發現該計劃沒有將當地的中小型原材料供應商和養殖戶包括進來,這將給當地產業鏈帶來影響,他們說。

布宜諾斯艾利斯省中小型豬肉生產商代表亞歷杭德羅・拉馬基亞(Alejandro Lamacchia)表示:「不接受上門的投資當然很荒謬,但如果不好好處理投資帶來的一些問題則無異於自殺。」「我們要麼從協議中受益,要麼最終承受負面影響,這完全取決於交易的細則。」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阿根廷引來中國養豬業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