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養蚵EPP浮具仍污染海洋 環團籲中央建立標準規範 | 環境資訊中心

新養蚵EPP浮具仍污染海洋 環團籲中央建立標準規範

2021年10月28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廖禹婷報導

雲嘉南地區沿海多從事牡蠣養殖業,使用的保麗龍浮具經過強浪拍打、破碎,形成塑膠微粒污染海洋,對此政府近年來加強推廣使用「EPP浮具」,不過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今(28日)表示,EPP材質同樣發生破碎情形,呼籲中央借鏡韓國、統一訂定浮具標準規範,幫助牡蠣養殖產業永續發展。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今(28日)公布從2018年開始展開的「台灣沿海塑膠微粒污染現況調查」成果。廖禹婷攝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今(28日)公布從2018年開始展開的「台灣沿海塑膠微粒污染現況調查」成果,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研究員溫珮珍表示,調查發現台灣東北與西南海域的塑膠微粒污染最嚴重,因此2019年6月到2021年3月開始針對兩海域進行四季監測。

溫珮珍指出,兩年的四季調查數據呈現一致,東北海域的塑膠微粒數量最多,且夏季是數量最多的季節。分析後也發現「硬塑膠」微粒占比最高,來源以生活廢棄物為主;另外,兩海域在夏季時的「發泡塑膠(保麗龍)」含量遠高於其他季節,呈現出嚴重的漁業廢棄物問題。

以EPP浮具替代保麗龍? 遇強勁海流依然難逃破碎命運

台灣沿海牡蠣養殖業主要分布在雲嘉南地區,蚵農長年來以保麗龍作為支撐蚵棚的浮力來源,不過因每年5、6月會有強勁西南氣流,導致保麗龍可能因強浪而破碎,碎裂的保麗龍再隨著水流被沖上嘉義、台南海岸,成為海岸污染的隱憂。

為解決此問題,近年來政府也開始推廣蚵農使用EPP浮具(發泡聚丙烯),不過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表示,原本預期EPP材質在製成浮具後會比保麗龍堅固,不易發生破碎問題,使用年限可延長至五到六年,但今(2021)年西南氣流強勁,密集的強降雨還是造成許多蚵棚被沖毀,而蚵棚上的浮具即使採用EPP材質也依然發生嚴重破碎情形。


台灣牡蠣養殖浮具類型比較。圖片來源: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提供


許多EPP浮具碎片仍出現在岸邊造成污染。圖片來源:晁瑞光/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地方自治規範缺乏測試 4000萬補助款購置EPP浮具仍未解環境危機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指出,台南市政府雖在2020年公告「EPP浮具及PE浮具公告標準表」,但僅針對兩種浮具的製作材質、體積、重量等項目進行規範,並無浮具耐受度標準,因此無從得知浮具是否能承受台灣西南海域的氣候條件。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林東良表示:「缺乏測試的情況下,中央和地方機關花費4000萬元補助蚵農購買5萬顆EPP浮具,如今EPP浮具破碎後的顆粒也被沖上岸,顯然替代材質無法解除環境危機。」

溫珮珍表示,韓國沿海養殖產業與台灣近似,但比對韓國2020年頒布的相關浮具規範可發現,規範標準當中除了基本的浮力、尺寸、重金屬以外,也加入浮具的耐受性並進行海洋環境暴露的模擬試驗。相較台灣,韓國的規範完整度更高,且直接由中央政府頒布與主導。

她提到,目前台灣以地方自治或與廠商合作的方式,無法開發出真正適合台灣西南海域氣候條件的養殖浮具。也呼籲漁業署應該統籌中央、民間團體與浮具製造業等,共同討論出一套包含材質、浮力、抗衝擊性、毒性物質含量、浮具耐受性等項目的完整規範。


韓國台灣浮具規範比較。圖片來源: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提供

為促進牡蠣養殖業永續發展 環團:應納入循環經濟建置完整規範

林東良表示,除了標準規範的建置以外,過程中也應該納入「循環經濟」的概念。他以去(2020)年海保署曾與嘉義縣環保局、台灣化學纖維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回收的蚵繩為例,政府透過有價收購的方式,回收使用過的尼龍蚵繩,再交由企業利用化學技術將蚵繩還原成尼龍的原料,完成循環再利用的目的。「循環概念其實已經被建立起來,是可以實際去執行的。」

他指出,現行對於浮具的思考只在於如何讓蚵農使用,但卻沒有考量到未來五到十年後浮具的去化過程,此外去化過程是否會造成污染也還是未知。「納入循環經濟的原因就在於,一個是它品質是否夠好、值得人民用納稅錢去補助,另外一個是它有沒有可能在循環經濟的架構下,讓材料可以不斷被循環使用。」

林東良也提到,政府目前在養殖牡蠣產業中投入的補助,絕大多數都著重在「替代浮具的更新」以及「獎勵回收」,但在「研究經費」、「研發替代材質」或「研發新養殖模式」的資源投入卻極少,使牡蠣養殖產業難以真正達成「永續發展」的目標。


造成海洋污染的各類塑膠微粒。其中硬塑膠來自生活中各式塑膠製品如包裝外殼、免洗碗盤,發泡塑膠則是來自漁業廢棄物。廖禹婷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