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意見發表會】劉月梅盼替下一代守護藻礁 謝志誠提「當高鐵遇上水雉」共存願景 | 環境資訊中心

【公投意見發表會】劉月梅盼替下一代守護藻礁 謝志誠提「當高鐵遇上水雉」共存願景

2021年12月02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兩週後就是1218公投日,「珍愛藻礁」公投第四次意見發表會今(2日)登場,正方代表、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劉月梅呼籲投下同意票,「把大潭藻礁留給下一代,讓全世界看見台灣守護自然環境的實際行動。」

反方代表、行政院政務顧問謝志誠則認為,保育與開發可以共存,請大家放心投下不同意票,讓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三接)能留在大潭繼續興建,能源轉型政策可以持續往前。

公投第4次意見發表會,珍愛藻礁公投。中選會提供

行政院政務顧問謝志誠(左)、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劉月梅合影。圖片來源:中選會提供

第20案「珍愛藻礁」第三場電視意見發表會
日期:2021年12月2日
正方代表:劉月梅(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
反方代表:謝志誠(行政院政務顧問、經濟部核能發電後端營運基金管理會委員)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即北起觀音溪出海口,南至新屋溪出海口之海岸,及由上述海岸最低潮線往外平行延伸五公里之海域)

替環境發聲 劉月梅:把大潭藻礁留給下一代,讓全世界看到台灣

曾是高中自然老師的劉月梅說,自己時常帶學生到野外踏查,「大自然是非常好的教室,提供給人五感一個整體的感受,自然生態與周邊的環境緊密連結,」他說明,那裏的風聲、水流聲、自然環境的狀態,課本、博物館或其他地方都無法取代,「大自然不只有生態功能,也讓人們生活的層次能往上延伸。」

劉月梅說自己在2009年才第一次看到藻礁,蹲在潮池旁,就可以看到旁邊有很多螺、寄居蟹,還有小螃蟹都那棲息,每一個細小孔洞都有很多的生物在生活,「突然一隻手掌大的兇猛酋婦蟹出現在我眼前,我深深被感動。」後來她經常到藻礁跟小朋友一起進行夜間觀察,也在許多孩子的眼中,看到大自然的感動。


大潭藻礁的生物多樣性豐富,保育團體經常帶領民眾到藻礁進行生態觀察。本報資料照,孫文臨攝

劉月梅擔心,如果把三接蓋在大潭藻礁海岸,這邊的生態就會被破壞,我們會損失一個珍貴的自然教室,讓下一代小朋友缺乏接觸大自然的機會,「如果大潭藻礁蓋三接,這裡會變一個水泥建造的人工港口,輪船不停地進出,空氣中瀰漫著天然氣或油氣的味道,聽見的都是輪船的噪音而不是大自然的聲音,我以後就不會想帶著孫子到這裡。」

「我想跟孫子一起走在大潭藻礁欣賞落日,感受自然的風、自然的海浪,我可以跟孫子分享潮池裡的豐富生態,也可以跟孫子們說,2021年的時候,我們多麼努力為了守護大潭藻礁。」劉月梅期望用公投守護大潭藻礁,把台灣珍貴的環境生態留給下一代,也讓全世界的人看到台灣永續發展、保護環境實際行動。

公投第4次意見發表會,珍愛藻礁公投。孫文臨攝

劉月梅希望可以將大潭藻礁留給下一代,不要讓三接破壞了藻礁生態。孫文臨攝

投身環保運動30年 謝志誠:不同意南電北送、不同意繼續燃煤

「興建三接不代表會破壞藻礁,三接並沒有提案方說的這麼可怕。」行政院政務顧問謝志誠認為,再外推方案,不浚挖、不填方、沒有排放污水、黑煙、也沒有噪音,且1.2公里長的簍空棧橋讓海水自然流動,「成大水工所模擬顯示,不會造成突堤效應。」

謝志誠指出,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執行長邵廣昭也認為,沒有證據證明蓋三接一定會破壞藻礁,三接退出後,大潭藻礁的生態也不一定會更好。

謝志誠表示,自己從1993年開始投入環保運動,反對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也用十年時間參與921大地震災後重建,2013年退休後,則持續關心中南部減煤和空污的影響,「面對三接遷離公投,我選擇不同意。」

謝志誠強調,不同意並非否定藻礁的生態價值,而是不同意讓減煤努力倒退,不同意中電、南電北送的問題持續,讓中南部鄉親的健康持續受到空污威脅,「讓三接在做好藻礁生態保育,繼續留在大潭,是最理性的選擇。」三接順利完工才能滿足北部天然氣供應能力。

公投第4次意見發表會,珍愛藻礁公投。孫文臨攝

謝志誠強調,三接不會破壞藻礁也會有凸堤效應,還能降低燃煤空污。孫文臨攝

最後,謝志誠引述繪本《水雉的浮葉》,講述高鐵興建時,經過水雉的珍貴棲地,所幸在各方合作下,造就出20世紀開發與保育共存共榮的美麗故事,他說明,水雉可以與高鐵共存,三接也可以與藻礁共榮。

謝志誠提到書中有一段話,「眾人齊心誠實面對問題,同心協力思索解決,讓事情往好的方向前進。」他希望民眾投下不同意票,讓三接與藻礁,可以成為21世紀開發與保育雙贏的故事。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