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托特尼斯 英國永續城鎮轉型的發源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山城托特尼斯 英國永續城鎮轉型的發源地

2010年09月03日
本報2010年9月3日英國托特尼斯訊,蔡錫昌、莫聞報導

氣候變遷與產油高峰(peak oil)逐漸在英國成為廣受矚目的焦點議題,而這兩個議題猶如表土底下的樹根一般糾結纏繞、彼此相互關連,也因此「轉型」或「升級」成為政府、企業、社區乃至於個人等不同領域的人們所亟欲解決的問題。記者此行參訪英國,是要深入了解轉型城鎮(transition town)這個日漸盛大的草根運動,它成立的宗旨是讓在地居民與其所在的城鎮在面對後產油高峰與氣候變遷所帶來的生活劇變,例如:日漸高漲的物價與油價、食物短缺、能源危機等等,提早做好相關的準備。

這項運動是由羅勃‧霍普金斯(Rob Hopkins)所發起,他是一名大學講師,專長為樸門永續農藝(permaculture)、自然建築等。在起初之時,轉型城鎮只是霍普金斯領導學生所從事城鎮韌性(resilence,意旨城鎮本身面對外界壓力而能自給自足的能力)的研究工作之一,而後則進一步與霍普金斯居住的小鎮當地行動者進行串連,並凝聚社區共識、研擬並推動各項城鎮改造計畫。

這個小鎮就是托特尼斯(Totnes),位於英格蘭西南訪,位於英倫南方大港普利茅斯鄰近的一座小型山城。托特尼斯是這個草根轉型運動的發源地,由於他們的用心耕耘與經營,吸引其他英國城鎮甚至其他國家的人們前來吸收經驗,將同樣的理念宗旨、運作模式複製到各自的生活場域中來親身力行,整個轉型城鎮的效應猶如漣漪般將社區改變的動力一波波地向外傳遞,試圖從根本建立更強韌的社區耐受力來迎接我們所面臨的危機。

記者在托特尼斯的山城小道上梭巡之際,迎面而來一位頭髮略帶花白的自行車騎士引領我們抵達「轉型網絡」(Transition Network)的辦公室,原來,這位騎士便是「轉型網絡」兼「托特尼斯轉型城鎮」(Transition Town Totnes)的共同發起人之一簡格蘭德(Naresh Giangrande)。由於托特尼斯正是「轉型網絡」的發源地,兩者辦公室實位於同一座建築。

「轉型網絡」辦公室小小的病不起眼,但可感受到這邊是運動的起源地,會議室內的牆上掛著開放空間會議所作出的心智圖,預視著未來的發展方向。

另一位共同發起者布蘭昆(Ben Brangwyn)也在訪談現場,他自我介紹說,原來在IT產業工作,後來則是因為環境意識的關係毅然求去,全力投入於「轉型網絡」的籌組工作。

布蘭昆表示,「轉型」是一種設計的概念,其中一部分是建基於樸門永續農藝的理念──重新檢視生活中的每個組成元件,然後依照最符合永續發展的原則來做篩選、重新配置。而其中以社區的層次來看,首先要做到的就是重新建立社區的關係,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重新變得更為緊密,而這部份是從共識的凝聚開始。

布蘭昆表示,他們有自己的「轉型推廣大使」深入到每戶人家的客廳,跟這些在地居民分享如何做到日常的節能減碳的各種方法(例如:減少食物里程、提昇建築效能:隔熱等等),並從這些看似細微的地方開始引導每戶人家了解到更大尺度的危機(例如:氣候變遷、產油高峰),以此讓大家從小處的節能省錢做起、在大處的危機意識上有共識,然後整個聚落中的人才會因為有這層要解決大尺度問題的關係而有更密切的往來。

布蘭昆介紹說,接著就是要重建當地的韌性,在以往城鎮有自己的腹地可以自給自足,但現今社會由於仰賴各個企業所提供的各種服務(食物、能源、水、各式各樣的商品:鐘錶、家具等等),因此人們早已喪失如何「去做事情」的能力,所謂的做事情是指:自己種食物、自己動手解決各種問題(如:焊接、修車等)、自己做需要的東西(家具、金屬裝飾品等),這些東西在三十多年前還被上一代的人所視為理所當然,而如今的我們唯一會做的就是雙手在鍵盤上飛舞著打字,但一旦沒有了這些大公司所提供的服務或是改天真的沒有石油可用的時候卻是十足的生活白痴,完全沒有求生的能力。

因此,技能重建(reskill)的工作對他們來說別具意義。一方面這樣做除了能重拾當地的韌性外,在透過街坊鄰居慷慨地彼此教授對方各種技能的過程中,也能重拾社區的感情;而他們也與週遭的學校有合作關係,可以讓鎮上的居民有更好、更具系統的知識來源可以來學習。「skilling up,power down」,重拾生活技能,自然能減少能耗,布蘭昆如此表示。

另外一點對於成功建立轉型城鎮據關鍵性影響力,是建立經濟上的自給自足,而此地是藉由發行當地流通的貨幣來達成──TP(Totnes Pound)。雖然托特尼斯是個頗富知名度的度假山城,有著旺盛的旅遊、觀光所帶來的財源,但是由於使用的是國家貨幣,因此一旦這些商家對的全球性大企業進行各式商品的採買時,貨幣又流出去回到國家經濟體系當中,而不是留在當地繼續循環。

布蘭昆舉了個例子來說明當地貨幣的重要性,在2008年的時候由於石油價格上漲讓英鎊明顯貶值,而在此時持有TP的人卻可以免受大環境原油物價的波動而享有相對穩定的生活品質,因此布蘭昆認為與其說TP是一種完全取代英鎊的措施,倒不如說它是一種互補性貨幣(complementray currency),也就是國有貨幣仍有其必要只是需要當地貨幣來做為一種類似緩衝的中介,避免大環境變動影響到當地經濟的發展。

儘管現有的TP還不是全鎮公認的流通貨幣,而且跟英鎊的匯率還不是完全等價,但經過他們的努力已經可以在鎮內的70個店家使用TP,其中部分商店甚至打出使用TP享有折扣的方案,希望透過這方式來響應城鎮轉型的各種努力。

至於簡格蘭德,他自介自己是名美國人,原是燈光師,自從首次接觸到產油高峰相關議題後,彷彿深層的求知慾與危機意識促使他做更深入的現象探討,於是因緣際會遷徙到托特尼斯,一住就住了30多年,現在擔任教育訓練的相關工作,並提供轉型網絡中其他單位的諮詢窗口。

簡格蘭德表示,若我們期待生活有所轉變但卻又仍舊維持原來的生活模式,那是根本就是癡人說夢不切實際。因此行動與理念必須同步前進,而他在此地的工作就是要確保理念教育與實務教育同時並進。

簡格蘭德也表示今年10月有中國顧問公司邀請他到台灣、上海等地發表關於城鎮轉型的演講,並帶領工作坊來促使與會者來共同發想。目前他仍在與對方敲定相關細節,並表示他的原則是儘量減少碳足跡,而這樣長程的旅途勢必排放不少二氧化碳,為了讓這趟未來可能成真的旅途更具效益,簡格蘭德表示,由於這次我們的拜訪讓他覺得若能有半天的時間與台灣本地團體聚會,或許能對進台灣的永續轉型有所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