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有什麼好學的? | 環境資訊中心

新加坡有什麼好學的?

2010年09月14日
作者:陳昭倫(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

經濟部工業局大動作購買平面媒體廣告版面,大幅刊登石化產業跟台灣生活息息相關的圖像。也將學者與各團體反對國光石化在彰化大城溼地設廠的論述,模糊成全面反對石化業的說法。同時吳敦義院長也透過數次的喊話,抱怨為什麼新加坡能夠在比台灣晚起步的石化園區,今(2010)年就能完成進入量產,而國光八輕卻要在各項環境影響評估報告被戳破,有可能胎死腹中。主流的平面媒體更將以一週專訪的方式,大力宣揚新加坡的好。這些舉動不免讓人感到好奇,新加坡石化工業的發展真的那麼的好,完全不會影響環境生態嗎?為什麼會成為吳院長口中念念不忘的楷模呢?

新加坡是一個熱帶島國,由1個本島和60個小島組成。新加坡經由2條堤道與馬來西亞相連,和印度尼西亞的廖內(Riau island)群島主島僅有一水之隔。 由於地理位置的特殊,新加坡原本擁有相當高的熱帶生物多樣性,特別是紅樹林與珊瑚礁生態系。例如:以珊瑚分布的珊瑚三角帶(Coral Triangle)熱點理論推算,新加坡應該擁有超過350種以上珊瑚種類的存在。根據世界資源中心的推算,全球健康的珊瑚礁的產值就高達2兆新台幣。然而,為了容納超過400萬的人口,新加坡自建國以來,不斷的以填海造陸的方式擴充土地面積,剷除大面積的紅樹林,圍陸填土造成沉積物增加,珊瑚陸續死亡,大面積的珊瑚礁消失於新加坡的沿岸。

因此,新加坡發展石化工業的過程中,也無法避免要填出更多的土地來容納由蜆殼石油(Shell)公司為主體的石化廠商的進駐。而位於新加坡本島外的裕廊島 (Jurong Island), 溼地與珊瑚礁就成為新加坡寄望經濟成長奇蹟下被犧牲的生態系。裕廊島填土面積高達1416公頃。根據新加坡大學鄒樂明教授的研究顯示,裕廊島這項填土計畫造成超過60%珊瑚礁的死亡消失,而剩下的40%珊瑚礁也生活在高沉積物、低溶氧垂死環境。而彈丸之地的新加坡,其填海造陸的土方則來自印尼的廖內島,也造成廖內島的環境問題和印尼政府的抱怨,未來正式營運後的空氣污染也會波及鄰近的馬來西亞。因此,新加坡的石化工業發展不僅是其國內的環境問題,也將造成東南亞國家間的國際政治問題。雖然有種種對於環境的破壞,新加坡政府至少誠實的表明發展石化工業是為了競爭國際市場,特別是中國未來的需求。相對的,我們行政院團隊ㄧ直以國內內需的藉口,掩飾與臺塑六輕競爭中國市場的事實,這ㄧ點就沒有學到新加坡的誠實。

反觀台灣,住在這塊福地上的台灣人比新加坡的人民幸運多了。第一,比起新加坡如彈丸之大的國土,台灣擁有更美麗且多樣的生態系與生物多樣性,值得我們大力的去珍惜。例如:台灣和新加坡都擁有珊瑚礁,雖然台灣的珊瑚礁也受到人為的干擾,但是墾丁、綠島和蘭嶼等地都是國際知名熱門的潛點。相反的,會有人揪團去新加坡休閒潛水看珊瑚嗎?第二,我們擁有更多的機會去為我們的環境去發聲,至少在民主的台灣,雖然不甚完美,至少我們還有可以攻防的環評制度、法律興訟和成熟的環保團體能為我們的生存環境去奮鬥。在新加坡,環評制度在ㄧ黨獨裁的專制政府操作之下,只是政府在搞建設和環境破壞下,包裝美麗環境毒藥的糖衣幫手罷了。這些都是新加坡人想都想不到的基本生活權利,只是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許多島民不知珍惜罷了。

分析至此,我想新加坡實在沒有什麼好學的,不是嗎?

作者

陳昭倫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專長海洋生態及演化、珊瑚礁生物雜交與種化、系統發育分析、無脊椎動物保育遺傳領域。期待有那麼一天東沙環礁能夠成為台灣大堡礁,工作站人員不再為枉死的綠蠵龜愁眉苦臉,而是對著滿堂聽眾講述著保育成功事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