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出海島人該有的海鮮文化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吃出海島人該有的海鮮文化

2010年10月14日
作者:張泰迪(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圍網漁船撈起人工集魚裝置聚集的鮪魚。2009 © Greenpeace / Paul Hilton如果你問討海人:「什麼東西最好吃?」,他會說:「自己抓的魚最好吃。」
如果你問農人:「什麼東西最好吃?」,他會說:「自己種的東西最好吃。」
如果你問我:「什麼東西最好吃?」,我說:「自己煮的菜最好吃。」

吃飯皇帝大

食物是生存的基本需求,我們甚至可以說人類文明的發展演化,是以食物為核心。傳統部落裡獵人享有崇高的地位,因為他們提供族人蛋白質的來源;世界幾個古文明的發源地,因為農業提供穩定的食物生產,而發展成龐大的帝國;同樣的也有許多文明,因連年飢荒而滅絕。「吃飯皇帝大」、「民以食為天」,食物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從人類學會直立以來,每天辛勤勞動只為求三餐溫飽,採集、漁獵、畜牧、農耕,人們生產自己所需的食物,與老天爭一口飯吃。獵人們小心翼翼保護獵場,農人們細心照顧土地,並用崇敬的心感謝上天賜與食物,絲毫不敢浪費。

工業革命後,許多人離開獵場離開土地湧入城市,人們不再直接生產食物,而是用勞力換取金錢,再購買食物。當金錢展現它的無所不能後,獵人們發現獵物也可以換成錢,然後購買先進的獵具,更有效率的打獵;在綠色革命後,農人們也發現金錢換來的肥料與農藥,大大增加產量,改變了以往看老天爺臉色的苦日子。於是獵場不再被保護,土地也沒人照顧,金錢換到的不只是食物,還有更好的生活。

關係改變

食物與人類的關係悄悄改變了。

我們學會如何在迷宮般的大賣場找到販售蔬果的貨架,卻對於這些蔬果是長在樹上或土裡一無所知,更別說是在哪裡?由誰?以及如何被種植出來的?空蕩蕩的獵場,獵物絕種後,獵人也跟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工業化養殖場,用極不自然的方式畜養動物,再毫無尊嚴地將他們屠宰。

食物不再是上天的恩賜,而是一門生意。

於是,我們對於吃下肚的東西越來越陌生...
我們吃下工業化種植的蔬果,讓土壤鹽化、自然棲地消失。
我們吃下工業化畜養的動物,破壞雨林、賠上健康。
我們吃下許多化工產品的食物添加物。
我們吃下一件又一件的黑心食品。

反省與食物的關係

終於,人們開始反省自己與食物的關係。

我們是不是該對自己所吃的食物負責,而不是由食品製造商決定我們該吃什麼。我們更不應該只貪圖便利、便宜而任由批發商從中剝削農民,間接傷害了土地。因此,當我們承諾要重拾和食物的依存關係時,表示我們必須花更多時間力氣,去購買(或生產)食物,就像有人推行有機農業運動、建立農產品產銷履歷,或成立共同購買合作社等方式,鼓勵大家做一個負責任的消費者,重新建立對食物的尊重。

很快的這一股風潮不但席捲全世界,也從陸地吹向海洋。

不同於幾乎被破壞殆盡的陸域,廣闊的海洋環境因範圍廣大、航行漁撈技術的限制,直到晚近才受到人類活動影響。但就像貪婪的獵人將獵物趕盡殺絕一樣,人類數十年來對於海洋生物的過度捕撈,加上沿海環境受污染等因素,海洋生態已經岌岌可危,更有科學家警告到2048年人類將無魚可吃,面對這樣的警訊,先進國家已開始推動「海鮮選擇指引」(Seafood Guide),透過食用對海洋比較友善的海鮮種類,以消費者的力量影響生產者(漁民),以維護海洋生態的永續。但事情真有那麼容易嗎?

如何挑選

釣起鮪魚的漁民。照片提供:綠色和平與挑選海鮮比較起來,挑選蔬菜容易多了。

選擇蔬菜時,我們會考慮在哪裡種的?碳足跡越少越好。用什麼方法種的?越接近有機農法越好。誰種的?有生產履歷或認證標章比較好。但挑選海鮮時,需要考量的複雜度遠超過我們想像。若是野外捕撈的海鮮,得考量捕撈方法對環境有沒有傷害?有沒有過度捕撈和混獲的情形?族群數量多寡與大小?性成熟年齡長或短?是不是珊瑚礁魚類?是不是生態金字塔頂端的高階物種?有沒有良好的漁業管理?若是養殖的海鮮,則要問是否為完全養殖?吃哪一種飼料?對環境有沒有影響?養殖用水來源?會不會影響到野生的族群?

 

看到以上這些問題,不禁讓人後退三步,我們該如何在研究所般的高深題目中做出正確的判斷呢?還是乾脆就完全照著專家提出的「海鮮指引手冊」就好啦!不過我們終究得要為自己的食物負責,完全聽信別人(不論是專家或者食品商)的意見都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問題在於不了解海洋

其實問題似乎出在我們對於海洋的不了解。

我們對海洋生物不夠了解,所以不知道他們的族群量、性成熟年齡、在生態系中的地位;我們對於漁民不夠了解,所以不知道他們是如何辛苦的把魚捕上來,也不知道不同的漁撈方式究竟怎麼一回事;我們對於海洋環境也不夠了解,所以無法判斷哪些棲地該受到保護,又哪些物種對於生態系至為重要。

在眾多的不確定中,漁民、專家學者各界唯一有的共識,是「人類確實對海洋資源造成明顯的影響,打破了海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想像」。漁民的漁獲量越來越少,收入不如以往,市場上的魚,體型也越來越小;學者專家更是頻頻提出海洋生態即將崩潰的警告。

人類身為食物鏈的一份子,必須倚靠海洋生物才有辦法繼續生存下去,為了不重蹈陸域獵場消失的覆轍,我們都應該及時行動,建立真正永續的海鮮文化,希望維持海洋生態的平衡。除了「海鮮指引手冊」提供消費的參考外,我們更需要積極的認識、了解海洋生物和環境,光知道挑選海鮮的原則並不足夠,因為有原則就有例外,況且對於好與壞的評斷,通常是比較得來的,標準也許會因地因時而改變。例如依照「底食原則」,不要只吃金字塔頂端的魚類(如黑鮪魚、鯊魚),因為他們種類多、數量少、生命週期長,而建議食用食物鏈底層的魚類(如鯖魚、沙丁魚),因為他們種類少、數量多、生命週期短,但這個原則卻不適用於「魩仔魚」,因為捕撈魩仔魚的漁法同時會捕到其他仔稚魚,產生嚴重的混獲,影響生態甚鉅。

到底怎麼挑選海鮮才能達到永續利用呢?也許沒有不變的答案,但每個享用海鮮的消費者都有責任去認識他的食物,吃出海島人該有的海鮮文化。

※後記:為了讓大眾更了解,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開闢了「看啥小魚可以吃」專欄(黑潮電子報)希望透過介紹海鮮相關的故事,邀請大家一起踏上這場旅程,並以崇敬之心感謝大海的賜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