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千年藻礁 立委要求2周內公告保留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搶救千年藻礁 立委要求2周內公告保留區

2012年04月26日
本報2012年4月26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桃園縣觀音外海珍貴藻礁雖已依文資法列冊追蹤,4年來卻無進展,而不斷進行的工程更讓藻礁形同開腸破肚。無法坐視珍貴藻礁失落,民間團體與立法委員聯手搶救,週二(24日)於立法院舉辦公聽會。不分黨派5位立委一致通過,要求桃園縣政府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第79條劃設公告為自然地景保留區,否則由農委會辦理公告,並於二週內完成。不少立委也提及追究相關人員行政疏失。

24日立法院舉辦搶救藻礁公聽會。

寂靜的藻礁

台灣珍貴的藻礁海岸約有50公里,桃園縣原本有30公里的藻礁海岸,只是30多年來的工業開發,導致北桃園富林、樹林溪口的藻礁呈現一片死寂,僅剩觀音鄉小飯壢溪口以南到新屋溪後湖溪口以北約4公里的海岸仍有珊瑚藻造礁,是目前已知全台最大的藻礁存活區。這幾年本來曾出現轉機,在地方人士以及中央、地方政府的斡旋,依據文資法列冊追蹤,令人不解的是,3年來地方完全無作為,中央主管單位也坐視不管。

桃園觀音藻礁生態盎然(農委會特生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提供)

藻礁是由珊瑚藻不斷累積,生長緩慢,1年只能長出1公分,所築起的礁體是很多生物的家。長期調查西海岸藻礁的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博士在公聽會上指出,富林溪口藻礁看起來還在,底下已無生物;富林溪、樹林溪原本層層疊疊的藻礁現在卻空無一物,完全看不到一條魚。

工程以及監管失靈所造成的污水排放是藻礁殺手。劉靜榆指出,2007年中油挖管線偷跑,台電大潭電廠突堤,以及2009年為了防範突堤造成衍生的漂砂二河局興建的護堤,都是造成藻礁不可回復的傷害。

水患治理監督聯盟委員梁蔭民認為台灣生命力強,居然會有無生物的海岸,太令人驚訝。(攝影:潘忠政)水患治理監督聯盟委員梁蔭民表示,台灣生命力這麼強的地方,居然有很長的海岸是零生物,實在無法想像。目前藻礁面臨中油運輸管、大潭電廠凸堤、二河局河堤以及工業區廢水等威脅,縣府若說是中央設施非地方能管,但是工業廢水不能管嗎?他與多位立委也質疑為何桃園縣政府環保局沒有代表在場。

哀鴻遍野

這場公聽會一開始是由桃園縣政府農業發展局科長胡淑芬首先發言,他重申縣府3年來一直持續關心藻礁,只是台電突堤已經蓋了、沒有污水處理廠(環保署水保局簡任技正王嶽斌表示,有聯合污水處理廠)的工廠也已經存在了,對桃園縣政府有一定的困難;居民發起拯救藻礁,都聽到了,只是保育藻礁要站在怎樣的高度不是縣府能力所及。

對於藻礁現況,台灣溼地學會監事陳章波重砲轟擊,他認為藻礁保育太缺乏行動力,「都知道當地生物多樣性豐富,行動應先於研究。」中央卻與地方政府形成共犯結構。「以土地倫理概念,應尊重原有之動植物,無論是文資法或野動法,溼地保育法都可以,應思考哪一個最好用、最有效的。」

迷進黨立委鄭麗君。(攝影:潘忠政)不只是陳章波表達強烈情感,民進黨立委鄭麗君也對藻礁保育進度表示「同感羞愧」。他說,台灣珍貴自然資產都是民間多年搶救才會被行政部門重視,「這麼珍貴的文化資產應以國家力量以及角色盡力保護」,而行政部門卻站在民眾的對立面。

鄭麗君主張,當地應基於保護生物多樣性前提下通盤檢討,讓環境教育、劃設海岸溼地保護區與污染防治並進,最後進行整個產業結構調整。他認為縣府不該把責任丟給中央,至於延宕3年是否涉及行政怠惰,也應追究。

立委張曉風則表示「太悲哀」,應該為藻礁默哀1小時,此事原本3分鐘就可理解其寶貴生態,並立即、理性決定進行保育,卻10、20年任其破壞。

他認為溼地、藻礁是無法替代的。對於2007年中油通過環評,他痛批環保署不過是橡皮圖章,不是低頭族是點頭族,缺乏專業堅持,「若不保護環境,就沒有機會把資產留給後輩子孫了。」

被遺忘的海洋客家文化

這片仍有活力的海洋,除了藻礁,更孕育了全台難得的海洋客家文化。陳學聖表示,一般人只講客家「山」的文化,卻忘了此處海的文化。新屋鄉僅存一位耆老會吹海螺,此地也是自然魚場,具備極珍貴的文化資產。

民進黨立委吳宜臻也於10日在立法院提案,要求中央盡速完成保留區劃設公告。他說,新屋、觀音鄉80%是客家族群,也是全台唯一具備海洋文化的客家族群,是桃園也是台灣最獨特的文化。他認為長期以來的工業開發思維縱容不法,使得文化保存毫無作為。

林務局保育組組長管立豪也表達,無論使用哪種法令保育都站在贊成、支持的立場,至於由國家或地方公告也可以協調。

河口監測現在做起

在場許多學者都保達支持的決心,包括特生中心主任湯曉虞、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廖運志都認為當地保育優先。出身觀音鄉的中央研究院院士廖運範即表示,觀音污染30年,怵目驚心,已非幼年時魚米之鄉,對於污染問題如此嚴重,連藻礁都無法生存,他建議應調查此地民眾癌症比例。

目前海洋污染情形十分普遍,環保署北區大隊隊長表示,2007、2008年造成藻礁破壞已告發2次分處30、150萬,也加強污染稽查管制,4個河川上游污染每個月至少要20次稽查。陳學聖也說,桃園工業區創稅全台灣最高,如果要認真執行污染防治,所有工廠都要關門。他認為,現況也是桃園工業困境,他要民眾多給支持,多給具體建議,同時也建議從藻礁為核心向上溯源,從相關流域做起,清乾淨再往外擴散。

環保署水質保護處簡任技正王嶽斌表示,觀音工業區2008年有污水處理功能不足問題,擴廠後的新設備遲遲未運作,造成污水偷排,雖已提告罰1.3億,最高行政法院也勝訴,但仍在更審中。近年環保署也持續以滾動式檢討討論放流水標準,希望能逐步改善放流水標準,保育海洋。

公聽會也做成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應督導桃園縣政府環境保護局加強稽核桃園縣沿海、河川工業廢水排放污染問題,並應於觀音、大園、環科、桃科等四大工業區放流水排放口,以及小飯壢溪、樹林溪、富林溪、老街溪、南崁溪五條溪河口裝設全天候水質監測系統,並上網公告即時監測結果。

難以面對的現況

公聽會做成的第三項結論是要求經濟部國營會儘速邀集台灣電力公司、中國石油公司、水利署、學者專家及環保團體、當地居民,針對觀音藻礁海岸周邊突堤、海堤造成之漂砂效應,提出有效之解決方案。

桃園縣政府水務局副局長邱峰旭及表達,海岸邊的建設都來自台電、中油、二河局,屬於中央,地方管不了。國營事業部視察吳國卿則說明,大潭電廠2009年支付經費,由二河局以生態工法蓋海堤,若遇損毀,以致民眾擔心颱風來影響周邊土地,再由中油、台電付錢修復。而中油管線已埋在3公尺以下,不會影響藻礁。

即使藻礁議題近日吵得火熱,仍有工程動到千年藻礁。永興社區發展協會副總幹事葉斯桂即於現場「報案」,他說,新屋海邊藻礁一帶,因泥沙把水門卡住,為了疏圳,直接在藻礁開挖水道把沙排出去。此言一出,引發現場騷動,與會的經濟部水利署第二河川局副局長張耀澤表示不知情,將現勘了解實情。

再列國家重要溼地

不過陳章波認為,文資法雖能保留藻礁,但無法和經濟並存,是行不通的;而溼地保育法還早得很,因此他建議以《野生動物保育法》劃設保護區,以唐白鷺為保護對象,間接保護藻礁。

現場,田秋堇也要求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海岸復育課課長李晨光承諾,將此地公告為國家重要溼地,李晨光表示將列入考慮。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