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意護航的空城 | 環境資訊中心

一意護航的空城

2013年11月18日
作者:廖本全(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系副教授、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

長期以來,都市計畫與區段徵收一直被台灣社會當作土地開發與炒作的最好工具,但卻也成為許許多多安居樂業的善良百姓聞之色變的夢魘。近年來,這種充斥炒作暴利和體制暴力的野蠻遊戲,卻是變本加厲、越玩越大。

桃園機場,圖片來源Buddy8d

近日在內政部火熱審議的「擬定桃園國際機場園區及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案」(簡稱桃園航空城計畫),計畫面積4791公頃,是有史以來最為龐大的新訂都市計畫,其徵收面積達3707公頃,預定徵收15000戶以及46000人的家園。這個超級的區段徵收案,預料最終也將在土地炒作之後,成為歷來最大規模的空城。

黑心的計畫

桃園縣的都市計畫早已嚴重失控。在極化(過度與低度)的發展下,導致許多都市計畫區人口發展率極低,也造就了超過15萬戶的閒置住宅(住宅閒置率21%),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沒有新訂都市計畫的需求,更沒有大規模徵收的必要性。

但這個計畫,是馬英九總統在選舉時高呼的「愛台12建設」,又是地方政客與分肥利益集團覬覦已久的大肉,這才是開發真正的必要性。

於是,以增設第三跑道為由(虛假的名義),交通部圈地開發(炒作)蛋黃區(桃園航空城機場園區建設計畫),其後,桃園縣政府加碼圈地,開發(炒作)蛋白區(桃園航空城附近地區建設計畫)。不管蛋黃或蛋白,都已超出原來的第三跑道需求,這種所取遠大於所需的計畫與徵收,就是以剝削人民財產、搶奪人民家園,來圖利地方政客的黑心計畫。簡單的說,都市計畫是假的,土地炒作是真的,而更真實的其實是:邪惡、貪婪與黑心。

瘋狂的審議

所有的計畫都必須遵循公正、公開與民主的審議程序。但桃園航空城計畫是由內政部(營建署城鄉分署)負責規劃,又是由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簡稱都委會)負責審議,內政部既是球員又是裁判。於是,內政部藉由議事的安排與操控,「瘋狂的」召開都市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會議,其目的並非為了審議,而是為了快速的「跑完程序」,為高層的政治決定達成目標。

日前(11月5日)行政院副院長毛治國指示「加速推動(航空城),務依都委會專案小組審查意見儘速補充修正計畫,俾以期在本(102)年底前完成都市計畫審議工作。」這就是政治決定,補充修正計畫都是虛假的形式,行政院真正的要求就是「年底前完成都市計畫審議工作」。事實上,這個指示老早就已下達內政部,「年底通過」成為內政部唯一且明確的目標。

於是,行政程序與行為被扭曲了。於是,內政部都委會很忙,忙著配合政治的決定,忙著召開充滿不正義的會議。

9月24日內政部都委會連續召開兩次專案小組會議(第1、2次),開啟了緊湊審議程序的幕簾,至10月22日召開第6次會議,1個月內連開6次會議,創下內政部都委會飆速審議的記錄。但這還不夠密集,記錄還會被創新。從10月29日第7次會議,到11月14日召開第14次會議,半個月連開8次會。這還不夠,11月14日又已預告,11月19日及21日上、下午將分別召開15~18次會議。這種瘋狂的審議行為,目標其實很單純,就是「完成審議」。

都委會很忙(盲)

於是,內政部都委會很忙,忙著安排(這其實是一種「設計」)一次又一次的議程。忙到根本來不及完成會議紀錄(截至11月14日為止,僅完成5次會議紀錄),忙到委員根本沒有時間參與會議(依據會議紀錄,總計17名委員,第1次會議9人出席,其餘2~5次會議,出席委員含主持人皆僅2~3人),忙到忘了通知土地所有權人參與(其實是拒絕參與,所以根本不用告知),忙到根本已經喪失委員會的功能,而成為中央(內政部、交通部)與地方(桃園縣政府)串謀的場所。

為了「完成審議」的目標,內政部都委會也很盲。盲到漠視人權、民主與公義的價值,盲到背離都市計畫的根本精神,盲到讓委員的權利與責任喪失,也盲到讓土地所有權人與公民的基本人權完全淪喪。這就是制度暴力。

保障基本人權,是民主社會裡國家機器正當性的來源。而人民對於土地基本權利(家園、居住、工作、生存等)的要求,以及參與的權利與反對的權利,都只是民主社會裡人民最基本的權利。因此,任何公共政策的決策過程,都應有公平的參與權利,以及反對佔領土地、剝削人民的權利。

桃園航空城讓內政部都委會現出原形,這根本不是專業的審查,而是政治的附庸。這,還能稱做「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嗎?

當制度失能,無法規範土地炒作、不能約束浮濫徵收,於是,悲劇就不斷的發生。從大埔朱阿嬤、張森文先生,到桃園航空城的呂老先生,他們都不是第一人,也不會是最後一人。浮濫的圈地徵收一日不止,貪婪的土地炒作一日不停,人間悲劇不會止息。

玩很大的桃園航空城,恐怕必須整個社會一起站出來才能喊停。而您,可願意?